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回西京
    掀起窗帘一角,我望着已经万家灯火的t市,胸口燃烧着烈焰,想要立即打电话回去问个清楚。

    然而,当我开始摩挲手机键盘,却犹豫了。

    因为给我发信息的这个人身份很特别,而且专门在短信里告诉我,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和他直接联系。

    想了又想,我蹑手蹑脚回到床前,将被子为方雅掖了掖,穿好衣服去客厅给她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

    “雅,我有急事要回西京,明天你上班的时候帮我续假,江枫。”

    有些恋恋不舍向卧室方向望了又望,忽然觉得方雅已经在我心里有了一席之地,并且属于位置相当重要的一个。

    也许因为她的健康状况并不算太好,也许因为方雅的性格比较起来更适合相处,也许…

    我想着,觉得自己在找理由,可真的需要理由吗?

    喜欢或者恋上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理由或者那种只不过为了说给自己听的借口的。

    苦笑着,我将字条放在茶几上最醒目的位置,并且又将马昕的电话号码发给方雅,这才意识到,其实刚才完全可以通过短信或者微信的方式留言给她的。

    心乱了吧?

    也许,我对自己说,乱就乱吧,反正我的生活从来就没有安宁过。

    …

    去往机场的路上,我分别接到方雅、邱梦和岚澜的电话。

    方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我千万要保重,并且说已经和马昕联系了,过几天会去看看检查结果,会找专家复诊。最后,在哽咽声中方雅说,“枫,你一定要保重自己,不要像在沙山时候那么较真,有时候生活并不局限于非要分出对错是非,怎么过都是过,保重自己,我等你回来陪我做手术。”

    我黯然,只是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邱梦则很直接问我在哪里,我回答道,“梦姐,我现在去往飞机场方向。”

    “去哪里?”

    “有急事,回西京。”

    “哦…那你自己小心,记着,你还欠我一顿饭!等回到t市,地方我选,钱你掏!”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过请邱梦吃饭,但还是很爽快应承下来,因为经过一天半的接触,邱梦给我的印象很好,是个可以交往的朋友。

    岚澜的电话则再次令我百转肠回,毕竟被那个隐凤谭菁菁纠缠之后,我和岚澜就始终没有进行认真沟通,那些误会也没有说清楚,如同一道天堑横亘在我们之间,只是在雾气浓重的时候显得不太清晰,而只要春光照耀,就清清楚楚出现在那个位置。

    似乎,从来没有消失过!

    虽然因为姬瑶花案,我和岚澜的关系好像重新恢复正常,但我和她都明白,有些东西已经变了味道,而有些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听说我突然要赶回西京,电话里,岚澜沉默良久才说,“枫,我希望你能顺利解决家里的困难,重新投入t市的工作中…我想你应该知道,我需要你,沙山女监需要你,郝茹…也需要你。”

    我不明白为什么岚澜会在最后加上茹姐的名字,只是觉得和她说话的口气甚至不如和方雅自然以及亲切…

    我们,我和岚澜,历经百转千回,并没有出现柳暗花明,终究开始陌生。

    …

    赶上最后一班航班,我揉着脑袋,想着上次从魔都回西京,正是在同一个航空公司的班机上结识了晨晖,被她泼了一身水,从此竟然有了一段未来不可期的缘。

    忽然有些想念晨晖,于是在飞机起飞前,我给晨晖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已经准备回西京,让她保重自己也照顾好我的家人。

    最后,我不由自主加上一句话,“晨晖,你对我江枫对我们江家的恩情,我永世不忘,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会陪你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很可惜,我没有等到晨晖的回复就被迫关掉手机,并且将对她和父母的思念藏在心中,随着飞机藏身在夜空和白云里。

    昏昏沉沉,我似乎睡不醒,两个小时不到的旅程,我几乎完全处于昏睡状态。

    甚至我的鼾声引起一名空姐的注意,她至少两次推醒我,并询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没有高空反应。

    看着她娇媚的容颜,恍惚中,我以为晨晖又巧笑嫣然站在我面前说,“先生,你的神态你的样子,很像我以前的男朋友…”

    往事如烟。

    生活传递给我太多需要珍惜的时刻和太多需要爱惜的人,但我却顾不上,从而只能在奔波或者操劳中,憔悴了容颜并且累了心。

    …

    抵达西京,从仙阳机场乘坐机场大巴回到市区,时间已经来到深夜十一点多。

    我思索着,原本想找一个宾馆随便对付一夜,却终于忍不住打车来到洪蕾在西京新买的那套公寓。

    那里,有一个淳朴健美,对我一往情深却从来不会主动表达的好女人。

    小娥嫂子,我想她了。

    当乔小娥看到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扑进我怀里,而是站在门口,丰腴的身体不断颤抖,眼泪奔流。

    她张着嘴,凌乱着秀发,红肿着双眸…

    这一刻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思念情人的农村少妇该有的憨态。

    我伸出手,对这个心里从来不设防的女人轻声叫,“嫂子,小娥嫂子,我回来了。”

    她却开始向后退,哇地一声哭出来,冲进卫生间,死死关上门,任凭我手忙脚乱跑过去拍打,却死活不开。

    我脱下外衣,去厨房洗干净脸和手,又去卧室亲了亲已经睡熟的胖丫,这才重新回到客厅,点上一根烟,默然抽着。

    十几分钟后,乔小娥终于推开卫生间的门,出现在我面前。

    秀发高高绾起,俏脸上薄施粉黛,甚至还描了眼影涂上口红。

    穿着最性感的内衣,小娥嫂子将她那无与伦比矫健丰满的娇躯在我面前充分展示。

    轻轻呼唤我的名字,“枫啊,额的枫,来,来吧,今晚让额再次幸福,再一次成为你的女人!”

    我的心开始燃烧,在方雅身上没有倾注的**重新蓬勃。

    我喜欢这样的女人,喜欢乔小娥的毫不造作,喜欢她爱意和憎恶永远表现在脸上的性格,喜欢小娥嫂子想要我就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的做事风格!

    我知道,这一夜,注定迷醉…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