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让我恼怒让我忧
    我不想那样做,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随着方雅的引导,将手按在她那双无与伦比的丰满上。

    方雅口中发出一声长长叹息,身体扭动得更加厉害,而且面上迅速泛起一阵阵潮红。

    于是,我的冲动也随之迅速升温,即将处在爆发的边缘。

    也许是因为不能将姬瑶花的秘密说出来,憋在心里过于难受,也许因为一夜奋战的结局竟会这样无奈,因此我的胸口那里好像压着一个巨大的石块,需要我通过和女人进行搏杀将它碎成粉末。

    喘息中,我的双手狂暴地动着,抱起方雅向卧室方向走。

    想到方雅的身体状况,又念及我即将再次回到西京离开她一段时间,于是心中的不忍和伤感便更加强烈,恨不能现在就占有她。

    虽然这次是她主动挑起我的**,但方雅此刻却羞得不行,双手捂在脸上轻轻叫,“枫,枫哥,咱们不去床上,就在这里好吗?沙发上,桌子上…哪儿都行,就是不要去床上。”

    我一愣,意识到方雅应该想起之前她铺下那块白布,说什么要留下从少女变成小妇人的见证,而我在看到那块白布的时候,顿时联想到很多很多,从而心情大坏,并没在那晚要了她的身子…

    看来方雅是怕我在床上和她第一次爱爱的时候,因为存在心理阴影,从而再一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就有些心疼她,抱着方雅,吻住对方的嘴好一会,才说,“丫头,你傻啊,我怎么会让我们的第一次在厅里完成呢?我会在你的床上,在带着你处子体香的被窝里,在你每天抱着睡的布衣熊面前,要你!!!”

    这句话说的是那样坚决,以至于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前天晚上我会生出逃避要了方雅的念头,而现在,却不但没想过躲开她,甚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剑及履及。

    方雅羞得根本抬不起头,只是轻轻捶打我的胸口,而拳头却是那般无力…

    脱去她的衣衫,再褪下方雅的外裤,我将她放进被窝里,转而起身去拉窗帘。

    转过脸,看到方雅已经将头藏在被子里不敢探出,我笑笑,将窗户隔着窗帘拉开一道缝,点上烟,默默抽起来。

    心潮起伏,这一刻的我有些迷乱,似乎又回到曾经和林芬分手,以及几次和岚澜闹别扭的那种烦躁和不宁里。

    所不同的是,此刻的烦躁中带着几丝忐忑和冲动,因为我知道,几分钟后,我将会把被子里那个美妙无暇的身体压在身下,而在彼此的婉转吟唱中,一起攀上宣泄的高峰…

    我连着抽了两根烟,精神缓过来一些,又挥手将烟味向窗户外使劲搧了几下,终于爬上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只是…当我的手攀上方雅胸口的那对巍峨时,却苦逼地发现,丫头竟然这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不知道有没有过去七八分钟,两根烟而已,竟然睡着,并且样子很香甜!

    我凝视着她,不忍将方雅在这个时刻扰醒,这一夜她太累太累,不断在和后方老家那边联系,为我做了她能做不能做的所有一切。

    良久,方雅的呼吸越来越均匀和有节律,俏脸红扑扑的,就像一个个刚刚开始成熟的苹果。而她上身的衣衫早已脱掉,下面只穿着一条小内.内,上身不着寸缕,让自己的玫瑰绽放在空气里。

    我有些迷醉,有些感慨,但**却一点点开始消退,觉得就这样看看她抱抱她也不错,何必一定要行**事,做那鱼水之欢呢?

    或者,我是不是应该找到一个更好更合适更幸福的时刻要方雅,而不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彼此身心俱疲的突兀上午,忽然就莫名其妙彼此拥有了呢?

    将她揽住,方雅一条白皙光滑的胳膊顺势搭在我胸口,我靠在床头,再次点起一支烟,却不敢大口抽,只是每次轻轻啜一下,吐出淡淡的眼圈,生怕惊醒了怀里的家人。

    她的娇躯火爆青春、肌肉充满弹性,我甚至觉得比起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几个女人,方雅的肌肉最坚实,也最具动感。

    我的手插在她那一头短发里,一绺绺挑起又放下,脑海里开始回忆这段时间我的生活。

    想着想着,竟然觉得参加工作这几个月的转变是那样匪夷所思,这一百多天里,我所遇到的诡异事情恐怕比很多人一辈子遇到的都要多!

    造成这一切的是因为我的性格、我的工作性质还是我开始变得戏谑人间的念头?

    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些从来没想过的痛苦、浪漫、欢愉或者灾难,真真实实在我身上发生着,有些已经结束,比如大长腿和墨镜男他们的俘虏实验,以及昨天发生的女犯群殴案。有些仍在发酵,比如牵扯到我姐夫,并且让我的父母姐姐不得不出去躲灾的乾通水处理集团窝案。

    脑海里就像在过电影,我抽着烟,轻抚方雅的肩头和秀发,默默想着心事。

    一阵困意袭来,我开始抑制不住打哈欠,继而又在这种哈欠连天的暗示下,忽然觉得身体是那样疲惫,而且意识也已经不再清晰。

    倒头,几乎在脑袋刚刚沾到枕头的同时,我已经酣然入梦。

    …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头疼欲裂,发现自己和方雅竟然一气睡了个对时,整整十二个小时。

    甚至觉得自己的脸都开始浮肿,而方雅却仍然像一只可爱的小猫般,蜷缩在我怀里睡得香甜。

    我轻手轻脚将她放到床上,起身,披上一件衣服上厕所,继而又拿出手机看了看。

    毕竟我俩在这一白天里算是与世隔绝彻底失联,我觉得有必要看看有没有谁给我打电话以及发短信。

    然而电话没有,短信却不少。

    我低头摆弄手机,一条条分辨哪些是广告短信,哪些是无聊短信,哪些不重要,哪些重要。

    几乎在第一时间,我就看到几条来自西京的短信,只是那个给我发短消息的人却令我有些意外。

    一条条点开,我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又很快涨得通红。

    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甚至连从鼻孔里喷出的气息也似乎带着火星子。

    老子,怒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