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她的目的是什么?
    姬瑶花问我的同时,我也在自问。

    似乎被她这么一说,我还真不清楚自己图什么了。

    之前,如果我努力查清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还原案情一个真相,那么现在已经真相大白,姬瑶花其实已经变相承认她就是那个幕后主使,剩下的只是需要核实一些细节而已。

    比如,她安排谁给王红和金苗的家人送钱,毛小花又是如何被收买的,当时启动群殴案的准备工作和事发全过程全景描述…而这些已经不是我江枫该做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狱侦科来处理。

    至于假药案和姬瑶花杀子未遂案,就像我说的,已经被定性的陈年旧案,我江枫没有资格指手画脚,能做的也就是将某些最新案情进展移交t市警方,最后由公安口和检察院重新走程序审理…

    而我和姬瑶花谁都没说,但却彼此心里很清楚的关键一点:群殴案的影响和后果,也似乎忽然变得没那么重要。

    如果受害女犯自己都表态不追究,而我们沙山女监事后也不会因为此事被t市政法委和监狱管理局的有关领导问责,那这桩案子也将最终成为一起犯人之间发生纠纷的普通事件来处理,而不会上升到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高度…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恍惚,发现自己忙活一整宿,提心吊胆不知道掉下几多毛发的工作,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其价值甚至低得可怜。

    我有些烦躁,真心想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事件走向会变成这样的状态。

    姬瑶花一直在观察我,见我面色凝重,就又说,“江队,其实我非常非常非常佩服你,甚至有种在你面前甘拜下风的无力感。”

    连续用了三个‘非常’加重语气,姬瑶花的脸上露出欣赏、遗憾、后怕和无奈相互组合在一起的复杂表情。

    “江队,其实你已经达到目的了,我放弃对沙山女监发难的念头,而且也会郑重向您承诺,只要你江队在沙山一天,至少三监区就不会乱,我不但不会再给狱方添麻烦,甚至还可以帮着管教维持犯人秩序,保证三监区在半个月内成为沙山女监包括一二三四监区以及出监监区、入监监区在内的六大监区标杆,怎么样?”

    见我拧着眉头点烟,姬瑶花伸手又向我要了一支,幽幽道,“江队,您是管教我是犯人,您代表正义我代表邪恶…所以我们之间的战争从来就不平等。那好,我认栽了!江队,您赢了,我会动用一切力量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不让狱方为难,也不会再有任何‘受害人’追究,您看,这样可以吗?”

    我被她说的几乎哑口无言。

    真是分不清楚,到底是我在审她姬瑶花,还是对方在劝服我…

    我的沉默并没有让姬瑶花退却,也没能动摇她继续说服我的念头。

    “江队,如果您愿意听,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女犯群殴案的现状以及给沙山女监造成的坏影响。首先,有犯人受伤。其次,监狱管理局甚至市委某些领导已经有所耳闻,很可能对沙山女监问责。最后,有些影响不太好的消息已经从监狱流出,可能在媒体舆论方面不利于沙山狱方。至于另外两桩案子,其实和本次群殴案没有直接关系,最多属于狱侦结果的附属品,并不重要。江队,是不是这样?”

    我微微点头,想听听她姬瑶花还有什么足以蛊惑我心的‘高见’。

    “好,我们一条条摆平。犯人受伤没错,但毕竟没死人,而且我可以保证她们绝不会追究,甚至那几个家伙还会担心狱方深究,所以不是问题。再说上面的领导,他们的态度您应该能感觉到---并非催着尽快破案,相反,是不是一直在控制、在压制?上面其实希望这件事不要继续发酵,能够在小范围内了断最好,因此你们也不用担心。最后,那些散布到网上不利于沙山方面的言论,我想江队那边已经处理干净了吧?不然你不会这样虽然不满却依旧能沉住气和我说话,是不是?”

    “是。”我没有否认,而内心已经被姬瑶花的精明和强悍逻辑推理能力震撼到极点。

    “所以你还有什么必要继续追查下去呢?该清楚的都已经清楚了,江队,我会推出几个犯人揽下这件事,让沙山女监方面能够体体面面向上峰交差,这样还不行吗?”

    说到最后,姬瑶花的口气竟然有些萧瑟和懦弱,几乎已经在求我高抬贵手,放过她。

    我沉思,总觉得没想明白一个地方,却一时不清楚哪里有问题。

    诚然,按照姬瑶花的说法,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件可能导致沙山女监高层集体地震的群殴案,其隐患已经基本消除,而之前所担心会换掉包括陈监、岚监在内的某些领导,现在看来这种情况也不会再出现。

    可,我在这件事情里究竟得到了什么,又损失了什么,我怎么就那么不明白呢?

    再次沉默,良久之后我说,“姬瑶花,我有一点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策划这样一个群殴案?我想你很清楚,如果不是我全力破案,令你们现在很被动不得不妥协,此刻沙山女监早就乱成一锅粥,恐怕很多人都会下台…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如果那几个受害女犯人真和你有深仇大恨,你完全能找到更狠毒、更隐秘的方式一个个解决,那样一来,你不是相对更安全吗?”

    说着说着,我忽然明白了,一直困扰我,令我几乎难以喘息的并非群殴案本身的细节,而是,姬瑶花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寻仇报复?绝壁不是,至少不会仅仅如此。

    以前或许我会这么想,但现在,我宁愿相信母猪能上树,也不会相信姬瑶花的目的如此单纯…

    我的身体向前探,和姬瑶花那精致妩媚的俏脸相距只有几寸距离,我甚至能够看清楚对方眼角出现的细细鱼尾纹和面部肌肉最轻微的跳动。

    “姬瑶花,如果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我或许会接受你的条件!”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