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1章 你到底图什么呢?
    “江队,如果我可以帮到你呢?”

    我盯着对方,良久才开口问,“你说什么,帮到我?你怎么帮?”

    “办法并不止一种!”

    姬瑶花冲我笑,身体稍稍前倾,说,“江队,我随便说两种吧,比如在南亚甚至箱港、泰湾,有些富豪就是有三妻四妾的!那个奥门赌王,大家都知道他有几个姨太,还有某些演员,家里大小老婆住在一起…再比如,阿拉伯国家法律允许一夫多妻,只要你能获得那里的国籍,这些还是问题吗?当然,你可能会说那些让你难以选择的女人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那么江队,我想问问你,如果她们和你是真爱,能够有机会生活在一起,对方为什么还要多想这些?接受不了这种选择的女人,你还有必要为她伤心伤情,失魂落魄吗?”

    我被姬瑶花近乎妖化的歪理邪说惊得目瞪口呆,但却不得不承认,的确,她说的倒是一种办法。

    我甚至想,如果这时候我让那些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做出选择,谁会接受这样的条件?

    郝茹、乔小娥一定会同意,事实上,对于她们这种宽厚柔弱性格,以及身世苦难的女人来说,只要能跟我在一起,名分不名分的根本不重要。

    而洪蕾、晨晖则属于可能最终会接受的类型,毕竟洪蕾已经认同小娥嫂子的存在,而晨晖更是知道我和另外几个女人的纠葛,却始终不离不弃,全力在帮我。

    那我最爱的岚澜呢?对我痴情到可以不计生死的程瑶馨,还有方雅和始终没有和我捅破窗户纸的陈倩以及燕然,她们呢?

    我有些意外,似乎别人我都拿不准,但却知道,岚澜,她一定不会同意的。

    岚澜的占有欲太强了,甚至比程瑶馨还要强烈,她…几乎就是我能肯定那个绝对会表态拒绝的女人。

    见我失神,姬瑶花便微笑道,“江队,怎么样,你是不是动心了?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这个或者其他任何我能帮到的忙,你…放下深究那些案子,大事化小怎么样?”

    听她终于说起案子,我忽然回过神,却发觉身上早已冷汗淋漓。

    “姬瑶花,你别做梦了,这几起案子我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我定定心神,又道,“既然你能有办法解决,我相信自己也会有办法解决!听着,现在不是你和我谈条件的时候,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条件好谈!你要做的就是坦白从宽,尽快交代自己的罪行!”

    见我忽然翻脸,姬瑶花有些意外,道,“江队,你真的不要再考虑考虑吗?还有,你自以为已经了解事实真相,所以迫不及待跳出来想要将这件事搞大…但是江队,如果我告诉你,你所知道的其实还差的远,你会怎么想?甚至于,我可以再多向你透露一点点,这几桩案子牵扯到一些人,某些你和我都得罪不起的人,你又会怎么想?江队,不要再钻牛角尖了,这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骂了隔壁的,她姬瑶花这是在干嘛?在威胁我吗?真以为我江枫是吓大的?

    顿时,我的脸阴沉下来,指着对方骂道,“姬瑶花,你啥意思?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几句话就吓尿?草,老子告诉你,我江枫曾经被职业杀手暗杀过,更因为身受重伤住院好几次,是在鬼门关打过转的人!你特么张开嘴红口白牙说几句我就认怂了?做梦吧你!”

    我骂得怒不可遏,说得口沫横飞,而姬瑶花只是看着我,面色似笑非笑。

    良久,我说完,她才开口道,“说够了没有?江队,你这样正是一种外强中干心里没底的表现!事实上,如果你有足够的底气,你犯得着跟我说这些吗?江队,省省吧,好好想一想,大家各退一步怎么样?还有,我不会让你太为难的,这次群殴案,我会给你一个能够体体面面交差的说法,也不会为沙山女监造成任何不利影响!江队,为什么明明可以选择皆大欢喜的结局,你却非要弄成鱼死网破的局面呢?”

    太踏马能说了!

    我真心佩服,姬瑶花如果不去当演说家都是屈才。

    我沉住气,告诉自己不能乱了阵脚,冷笑道,“皆大欢喜?姬瑶花,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和你皆大欢喜?我特么欢喜个屁!还有,你以为在公安口和司法口向我施压就能达到目的?切,老实告诉你,我江枫也不是没根的主儿,我的底牌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大!姬瑶花,以前的案子已经判了,我不想指手画脚,但我会将最新情况如实上报警方,相信他们会对假药案和你杀子未遂案重新侦破审理,会还给社会和受害人一个公正的结论!而你竟然告诉我大事化小,那好,我到要问问你,群殴案受害的女犯人,她们该怎么讨回公道?金苗家的二哥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就白死了吗?”

    姬瑶花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道,“江队,怎么说你好呢,你还真是个倔脾气!这样说吧,你可以继续查案,可你怎么查?谁能证明我姬瑶花有罪?就凭王红、金苗和毛小花的口供吗?好,即便我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即便我疏忽了被人什么发现端倪,可证据呢?你们狱方量刑定罪的证据呢?在哪里?还有,那几个受伤的女犯人你完全可以提审啊,我倒要看看你能从她们嘴里得到什么!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不但一句有用的话都得不到,甚至她们还会主动要求不要深究,这事儿算了…另外,你说到金苗二哥,我想问你金苗二哥怎么了?你现在去打电话问问,看他是不是已经回家了!行了吧,江队,都说民不举官不究,案子的主要当事人都不会追究,你为什么还要死死抓住不放?江队,我很好奇,你到底图什么呢?”

    终于,我被姬瑶花的一连串质疑问住,更惊讶于姬瑶花话里的内容。

    难道群殴案受害女囚真的不会追究,相反还要为她姬瑶花脱罪?

    金苗二哥也根本没有出任何问题?

    而,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我特么的,我江枫到底图什么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