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不得了的女人
    几分钟后,我和景瑜一起来到三监区的隔离区。

    这里不同于禁闭室,但性质却比较相近,都属于只能单独呆着,不可以和其他女囚一起关押的禁地。

    三监区的隔离区有四个房间,里面摆放着桌椅板凳,条件比禁闭室好很多。

    姬瑶花已经被带来,张姐几人看着她,谁也没有说话似乎特意在等我。

    和姬瑶花四目相对,我开门见山直接问,“单独和我说还是当着大家的面一起说?”

    “单独。”姬瑶花面无表情,回答的很简单。

    “行!”

    我转过身对张队和景瑜等人道,“张姐、瑜姐,你们先出去,我和姬瑶花单独谈。”

    于是众人纷纷离去,景瑜还特意拍了几下我,说,“稳住了,姬瑶花不好对付。”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点上烟问对方,“要不要来一根?”

    “谢谢,我一般不碰那东西。”

    “你就算想抽也没机会吧!”我冷笑,“姬瑶花,你要端正自己的态度,现在可不是你在外面风光的时候,你是在押服刑犯,又是女犯群殴案的重要嫌疑人,给我老实点儿。”

    姬瑶花笑笑,忽然道,“既然我没有多少机会抽烟,那是不是这次就不该拒绝江队的好意?行,给我来一根。”

    两人开始吞云吐雾,我注意到,姬瑶花抽烟的动作虽然多少有些生涩,但并没有出现初次吸烟者那种被呛到或者觉得难受的状态。

    “以前抽过?”

    “偶尔吧,不过我并不喜欢抽烟。”

    “那为什么还要问我要?”

    我们就像两个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谁也没有先开口说案子,似乎就在隔离区的房间里比拼看哪一方更能沉得住气。

    “因为我现在想抽。”

    “不过好像最开始你并没有抽烟的**?”

    姬瑶花就笑了,笑得灿若星辰,“江队,你最开始不是也没接近事情真相吗?”

    “对,”我盯着对方,她无与伦比的美貌并没有让我产生一丝心旌摇动,回她道,“所以任何事情都会出现变化的,所不同的就是渐变和突变的区别,对吗?”

    她微笑着迎向我,“江队,和聪明人说话总是很简单,不用费心思去解释太多没有意义的东西…说吧,说说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江队,刚还说和聪明人打交道很简单呢,怎么,非要我说得那么直白吗?”

    “姬瑶花,你真想知道我的条件?”

    “对,你可以提,我尽量满足。”

    事实上,当姬瑶花让我开出条件的那一刻,我相信双方已经彼此心知肚明,这次女犯群殴案就是姬瑶花主使,是她在幕后操控一切,而我所代表的狱方已经快要接近事实真相。

    于是我说,“姬瑶花,你怕了,终于怕了!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你难道不想和我说说那几个案子吗?”

    “什么案子?”姬瑶花问。

    “你担心我有录音?”我笑笑,“姬瑶花,你很谨慎,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我并没有准备录音!我希望咱们这次谈话是一次交流而不是审讯,你应该知道,如果我在预审室或者审讯室提审你,性质就不一样了,到时候你会很被动。”

    “我已经很被动了。”姬瑶花苦笑,“我承认,千算万算,我没有算到沙山女监还有你江队这样头脑清晰极其聪明的人。”

    “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江枫有几斤几两自己很清楚!行了,姬瑶花,你还不打算坦白交待吗?”

    对方沉默,不过很快就再次开口,“江队,还是先说说你的条件吧,钱?要多少?或者女人?什么样的?校花、模特还是女明星,你可以说!”

    “姬瑶花!”

    我顿时沉下脸,冷笑,“你不觉得自己太可笑了吗?这是最后一次,听着,我不想看轻了你,否则,我会认为我的对手太弱而忍不住想虐你!”

    我的威胁似乎对姬瑶花毫无用处,她浅笑着,看我,“江队,你在说我浅薄吗?那好,我问你,人,尤其是男人,活在世上最想得到的是什么?金钱、权力和漂亮女人,对吧?而足够的钱会让你尽情拥有这些的,相信我,开出你的条件,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姬瑶花,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对我赤果果的贿赂?别的不论,就凭你刚才说的这番话,我就可以在你头上加一条企图贿赂国家执法人员的罪名。”

    “江队,你觉得我会在乎吗?”姬瑶花不笑了,只是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玩味,“我始终认为人都是有**的!江队,不妨聊聊你的**吧,你最想得到什么?你对生活有哪些向往?我听听能不能帮到你。”

    我很不想回应对方这个话题,因为我对人生有什么诉求根本不必和她姬瑶花说。

    丫姬瑶花算什么东西,貌美如花心如蛇蝎,她不配和我谈什么人生,谈什么理想。

    不过姬瑶花的声音似乎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惑,我有些犹豫,但还是禁不住回答她,“的确,每个人对生活都有想法,有期待,但是姬瑶花,我为什么要和你说?你确定能帮到我吗?”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陡然一惊,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被姬瑶花主导了谈话方向。

    就听对方说,“江队,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能不能帮你?好,就算我不能,但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随着她的话,我心底某些困惑忽然被触动,脱口而出道,“行啊,那你告诉,怎么才可以娶十个八个老婆?怎么才能将混乱的情感理顺?”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姬瑶花说这些,但我就是说了,似乎姬瑶花身上有种魔力,能够让人敞开心扉将自己内心深处的隐忧告诉她。

    我有些后悔,甚至有些羞臊,特么我江枫好歹也是心理学的专业人士,怎么在和姬瑶花对话的时候,始终占不到上风?

    姬瑶花抬起手,将鬓角有些凌乱的发丝理了理,脸上瞬间散发出一种光彩夺目的氤氲,美得宛若仙子,让我几乎觉得她在用自己的美貌诱惑我。

    她的声音也变得似乎来自天际,清清幽幽飘飘荡荡道,“这就是你的困惑?江队,如果我说可以帮到你呢?怎么样?你能回馈我什么?”

    顿时,我呆住。

    并不是对姬瑶花本人有什么想法,没错,她应该算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但还不足以让我为了她而违犯监规国法。

    我之所以被震撼,完全是因为她的话!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