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想蒙混过关?
    我们进去的时候,王红的儿子已经坐在她怀里,很亲热地脸贴着脸在说着什么。

    我有些惊讶,不由叹息,果然血浓于水,母子毕竟是母子,王红和她儿子这么快就能打成一片亲的跟什么似的。

    见我进来,王红的公婆连忙起身,站在那里搓手,表情很尴尬也很感激。

    我对二老笑笑,“大爷大娘,辛苦你们了。”

    对方忙道,“不辛苦,不辛苦,谢谢政府,谢谢。”

    我听他们已经随着王红的口气喊我政府,心里不由有些伤感,急忙摇手,“话不能这么说,我江枫代表不了政府,我只是一个小管教。”

    又看了王红两眼,我叹口气,说,“大爷大娘,希望你们刚才的话对她有所触动,如果王红愿意配合狱方,我个人做得更多一些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两位老人便连声保证,不过也没有再称呼我为政府,老汉说,“江队长,我们都和丫头说清楚了,你是大善人,有一副好心肠,你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王红也说了,她愿意配合政府,老老实实交待问题。”

    “是吗?”我喜出望外,觉得这张亲情牌真是没有白打!

    这时候,王红也抬起头看我,眼圈有些发红,显然刚刚哭过,她说,“江队,我只能和你一个人讲。”

    我明白她的意思,却又想,其实既然已经准备交待问题了,有任何顾虑终归需要面对,对我一个人说和向景瑜和其他狱警一起坦白,又有什么不同?

    我也没多想,冲景瑜和另外几人示意,“你们先带孩子和老人出去,我和王红单独聊聊,对了,把监控打开。”

    我还是存着一个心眼儿,担心王红会出什么幺蛾子。

    孩子从王红怀里恋恋不舍离去,不过他显然比同龄的幼童要懂事,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家伙虽然哭得泪眼婆娑,但并没有赖在王红怀里大喊大叫,而是一步三回头,不舍地跟着爷爷奶奶出了门。

    王红跪在地上,哭得完全成了泪人。

    她砰砰向着两老一小离开的方向磕头,很快,额头乌青,起了好几个大包。

    我拦住她,“王红,不要再这样了,我明白你憋屈的时间太久,你一定有太多情感需要发泄,但你没有别的选择,能做的就是配合狱方交待你的问题,以后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减刑出去。”

    叹口气,我又说,“你儿子多可爱啊,我看着都心疼…王红,别再学什么谍战片里的特务负隅顽抗了,那样对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

    等到预审室只剩下我和王红两个人,我点上一根烟刚想抽,王红却说,“江队,能不能给我一根烟!”

    她的目光是那样凄凉和可怜,我不忍心拒绝,想了想将自己嘴里那根烟递过去,自己重新点上一支。

    王红狠狠抽了几口,那种贪婪的模样就像一个瘾君子饥渴好几天总算找到毒品。

    我冷冷盯着对方,一言不发,等着王红主动交待问题。

    直到一支烟抽完,王红又坐在椅子上发了好半天呆,突然冲我喊,“江队,政府,我要立功,我要检举!”

    我一惊,被她几乎歇斯底里的喊叫吓了一跳,不过心情却非常激动,麻痹的,总算等到王红交待问题的这一刻了!

    “你说!”

    我掏出录音笔想要录音,她却说,“江队,你们已经刚打开监控了,如果你还要录音,那我就不说,打死也不说!”

    我明白她还是有顾虑,而且发现王红的心思很缜密,她应该了解过,这种监控并不能很好接收音频信号,只要说话人的声音放得很低而且有意含混不清调整语速,那么外边的监控设备只能将图像比较好地截取录制,声音效果恐怕就没那么乐观。

    我真想发飙,妹的王红,都到了这个时候,丫还在跟我耍心眼儿!

    不过还是忍住,我叼着烟,将录音笔关掉冲她示意,重新撞进口袋。

    “现在可以说了吧?”

    果然王红向我凑近,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几乎像是对我耳语。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头探过去,就听王红说,“江队,我检举我揭发!”

    “说!”

    “挑唆我以及给我钱,安排给孩子治病的是黄雅莹,就是她指示我、金苗还有毛小花打人,造成群殴事件。”

    草,真是黄雅莹。

    可惜,我们已经猜到是这个家伙,但丫的却不在沙山女监,此刻完全脱离我们的控制。

    想了想,我冷笑道,“王红,少踏马避重就轻,怎么着,以为我们狱方好糊弄吗?以为我江枫是吃素的?你别跟挤牙膏似的,我问什么你才说什么,把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王红就看我,提高嗓门道,“江队,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主动坦白,检举揭发还有错了?”

    “真当我江枫傻?”

    “我不懂您的意思!”

    “草!”

    我终于怒不可遏,揪起王红的脖领子,“麻痹的,王红,你的心还是肉长的吗?你就算自己这辈子废了,可难道真不为老人和孩子考虑考虑。”

    王红被我勒得喘不过气,脸也憋得通红,却还在磕磕巴巴坚持,“江队,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都交待了,你们去抓她啊!”

    我狠狠盯着王红,揣测对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这个女人,丫的顾虑究竟是什么!

    我不相信王红没有被打动,她刚才抱着儿子,以及后来对着公婆下跪,肯定不会是伪装出来,那么,王红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在拖呢?

    暂时想不通,我便道,“王红,黄雅莹的情况我们早就掌握,你以为拿她说事儿就算坦白?告诉你,虽然我江枫不是三监区管教,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但我也知道黄雅莹在上周三已经出狱!我为什么会知道?你说!”

    王红愣了,显然没料到黄雅莹已经在狱方的怀疑名单上,我早就掌握她出狱的情况,

    我冷笑,“王红啊王红,你以为抛出一个我们看不到抓不住的黄雅莹就能蒙混过关吗?妄想!我告诉你,该掌握不该掌握的,我都知道,我就是想从你嘴里得到最后的口供,说,给老子说!”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