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要谋杀谁?
    如同正在偷晴的男女被人当场抓了现行,我和邱梦等人一下僵住,所有人齐齐转过头,盯着黄猛和冷强。

    过了足有三四秒钟,我才意识到需要开口说点儿什么,于是问,“猛哥,你在说什么?”

    “麻痹的,我说总算苦尽甘来,老天爷开眼了啊!”

    “几个意思?”

    “监狱医院那边的人…”

    黄猛大口喘着粗气,说话都不太利索,“哦,那边…特么出事儿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连忙招呼黄猛和冷强坐下说,掏出两根烟递给他们,问,“猛哥、强哥,慢慢说,先抽根烟缓缓。”

    “玛德,”黄猛叼上烟狠狠抽了两口,抑制不住地兴奋道,“兄弟,踏马的简直绝了!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苦笑,“你就说吧,稳住喽。”

    “刚才我给一个交警队的哥们打电话,正好他今晚值班,也管着从t市到东河县这一段,我让他想办法在收费口拦住对方的车,当然,gps很容易定位的…”

    “然后呢?”我不想听黄猛絮絮叨叨,神情就有些着急。

    “那边满口答应没有问题,很快告诉我,监狱医院的车还有十几分钟就会达到某个收费站,他会通知那边值班人员想办法以超速、套牌、或者检查车辆的理由把车拦下。结果可倒好,还没过五分钟,我哥们给我打电话了,说监狱医院的车出事儿了!”

    “什么情况?”

    “焚烧!天,我想不通,车辆还能在行进过程中燃烧?兄弟,你听过这种情况吗?”

    我知道车辆会在特定情况下自燃,也的确可能出现在行进过程中燃烧的现象。

    但这种情况太少见了,属于万中无一的特例,没想到竟然在今晚这个非常特定的情况下出现。

    难道真是老天开眼了吗?

    觉得很不正常,我先点点头,又面色凝重道,“车辆燃烧除了有人放火就是自燃,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但很罕见。”

    “对啊!”黄猛猛拍大腿,“我当时也蒙了,问我哥们到底怎么个意思,对方说他的人正在赶往现场,他再有十几分钟也会赶到。我和强子就在楼下抽烟等着,因为怕没有信号,可把我们老哥俩给冻的…”

    我打断黄猛卖好,说,“别扯没用的,过了今天我请两位哥吃大餐,快说吧,后来呢?”

    “我哥们每隔几分钟给我一个电话,几乎全程遥控直播了…后来你猜咋滴,麻痹的,车辆起火原因没查出来,人员也没有上伤亡,但却从监狱医院的车上查出一样东西。”

    “是什么?”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明白接下来黄猛的话应该是最关键的要点。

    “我哥们说是…”黄猛看了看已经围过来的一群女人,咬着牙说,“氰化物!”

    “啊?草!”

    我蒙圈了,监狱医院来沙山女监给女犯人做精神鉴定,为什么会带着氰化物?

    那是什么东西?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药,比眼镜王蛇的毒液还要猛烈一万倍,含服状态七秒致死,注射三秒钟要命的剧毒!

    骂了隔壁的,他们带氰化物来干什么?

    我想着,邱梦却脱口而出问,“天呐,氰化物?监狱医院的人带氰化物来干什么?他们,他们要谋杀犯人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不知道…”

    黄猛苦笑,一口接一口抽烟,又说,“不过不管原因是什么,我们已经掌握主动权了不是?只从对方非法携带氰化物这一条,我们就能将他们拘了判刑!”

    “对,一定要严惩!”

    景瑜似乎更气愤,也许和她是狱医有关系,因此对于违禁药物的敏感远比一般人更甚。

    “医院一般不会配备氰化物,那东西应该是实验室和药检中心才有的,他们怎么搞到的?”

    我说,“瑜姐,现在不是追究对方怎么拿到毒药的时候,你们想想,带着氰化物来沙山,监狱医院这些家伙想要干什么?他们针对的是谁?”

    “还能有谁?毛小花呗!”

    邱梦愤愤道,“监狱医院来人就是对毛小花做精神鉴定的,可带着氰化物和精神鉴定有毛线关系?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所以我认为,对方就是冲着毛小花来的,如果一旦因为某种原因,毛小花无法被认定精神有问题,那么他们就会找机会杀人灭口。”

    张队和景瑜点头,岚澜沉思,方雅不说话,我则叼着烟仔细琢磨。

    会这样简单吗?

    不可能!

    很快,我已经断定事情绝不像邱梦说的那样简单,因为这样做风险太大,而对方此刻明显占据上风,完全没必要铤而走险!

    难道对手不明白,使用这种剧毒杀人,虽然猎物肯定无法逃过,但法医却能很快给出准确验尸报告,到时候是个人都会怀疑是监狱医院的人下的手!

    这不成了作茧自缚自我暴露?

    可,为什么他们要带氰化物进来,针对的如果不是毛小花,又会是谁?

    我仿佛看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一点点揭开谜底,而操纵这一切的那个幕后黑手,也会因为自己的目的逐渐达到,或者警方开始接近事实真相而变得焦躁不安。

    那么,这次监狱医院车辆起火岂不成了推动案情发展的催化剂。

    我们没想到,恐怕对手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大意外!

    针对的,究竟是谁?

    我沉下心思,不再想着找姬瑶花去虐她,开口说,“诸位,说说我的意见…我认为必须立即审问监狱医院的那帮家伙,审出他们携带氰化物的目的,想要谋害的是什么人!”

    “还能什么人,女囚呗!”

    “只有女囚吗?会不会是…”方雅看了看我,忽然呼吸急促起来,面露担心。

    我心里一动,问,“对,方科说的对,也许对手并不是要针对女犯人,他们可能想要收拾另外的某些人,比如被我控制住的涉案狱警,又比如和她们始终不对付,非要挖出事实真相的正义一方!”

    冷着脸,我嘿嘿笑着,“聚焦到一点,比如,我江枫!!!”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