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拦截、换组
    我清楚如果毛小花被认定精神异常对我们沙山女监意味着什么,同时也对姬瑶花一方的狠辣以及安排周全感到恐慌。

    到了这时候,东方已经发白,我等不了,没有那么多时间。

    “监狱医院的人还有多久能到?”

    “不知道,说是已经在来的路上。”

    皱起眉头,我狠狠抽着烟,问岚澜,“对方和谁联系的?”

    “我电话线拔了,他们找不到值班监狱长,直接找到陈监头上。”

    “哦…”我点点头,“陈监怎么说?”

    “她也不好说什么,本来给犯人看病就是监狱医院的职责所在,最不济也应该通过监狱管理局指定的定点医院做检查,我们私下找大夫其实已经违规。”

    叼着烟,我陷入沉思,默然良久后又问,“有没有办法拦住他们?让监狱医院那帮家伙没办法进来?”

    “这个…”

    岚澜和邱梦对视一眼,一起摇摇头,“恐怕不好办吧?他们能够连夜过来,肯定等到上面认可的,说不定手续都办了,咱们没道理拦人家。”

    “咱们做不到,可有人能,对吧?”

    我冷笑,转向黄猛和冷强,“猛哥,强哥,你们的人能不能动用?”

    “兄弟,你想干什么?”

    黄猛慌了,“别啊,我带人私自过来心都悬着了,你还想让我的人出面拦人?”

    “真不行?”

    “不行!”黄猛苦笑,“老弟,你这么干真能扒了老哥身上的皮。”

    “换种方式呢,也不行?”

    “什么意思?”冷强问我,“小江,你直说,我听听。”

    “明着不行来暗的,我的意思只要能拦住监狱医院那边,耗到案子出眉目,吓死他们也不敢再做违心鉴定,谁特么不嘀咕自己要担责任?”

    “你想咋整?”

    “制造车祸、违章,或者被人寻衅闹事儿…两位哥,别告诉我这些你们不擅长!”

    黄猛和冷强对视,慢慢点点头,道,“这行,可以干!”

    “那还不赶紧安排啊,查,查对方的车到哪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把车拦住,人扣下,就算帮我江枫大忙!”

    冷强和黄猛于是跑到三监区楼下找信号打手机,我则和另外一众巾帼女将继续商讨案情。

    “张姐,你说说吧,情况怎么样?”

    我去找王红公婆之前,安排张队做了一件事,非常重要的事儿!

    “我们查阅过王红、金苗、毛小花等人的出工记录,倒是发现一些蹊跷的地方。”

    “说说,快说!”我来了兴致,捏着烟的手开始微微发颤。

    “这几个月里,金苗三人都曾要求过调整出工时间和分组。”

    “什么?”

    我大惊,“草,这不是胡闹吗?监区能同意?”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等一下,我看看。”

    张队拿出一张做了记录的纸,在上面不断寻找,“三月二十三日,王红说来例假,是痛经,请求将出时间调整到半小时后,去…十三组。”

    “十三组?原来她是第几组?”

    “一直是十组。”张队见邱梦不解,解释道,“犯人出工劳作,由于工种不同,而且人数众多,我们都会将她们分组、分时进行安排,并不是同一时间下生产区或者劳作区。”

    邱梦点点头,“原来这样啊…”

    皱着眉头,我问,“张姐,三月二十三日的出工记录还有没有?十组去了哪里?十三组呢?都有哪些犯人?”

    “十组下了轻工区给手机壳上色,十三组去的是捆扎区。”

    我一愣,“不对啊,王红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吗?十组的工种明显比十三组轻,她干嘛要求去那里?”

    “这…”张队面露难色,嘟囔着,“我怎么知道…草,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排的!”

    “接着说,还有什么发现?”

    “四月五日,金苗要求去换组,说她们组有人欺负她,干不了。”

    “去的哪个组?还是十三组?”邱梦紧接着问。

    “不是,”张队苦笑,“邱监,您可能还不知道,监区每几天就会有犯人从入监队分配进来,而且也会有人去出监监区等待刑满释放。因此犯人流动性并不小,因此每个月我们都会对监区里的犯人重新分组!”

    “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大变动,大部分女犯还会按照原来分组进行安排,比如一个监室在一组,或者属于某个管教直管的女犯人分在一组。但事实上一两个月下来,小组成员出现变化的情况还是很常见的,甚至有时候能换掉一半犯人。”

    “那…”邱梦还是不解。

    张队便又解释,“邱监,这么说吧,四月份的十三组和三月份的十三组并没有任何必然联系,也许里面的犯人已经换掉不少了。”

    “啊?那…”邱梦茫然,“那岂不是说金苗要求换组并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张队摇摇头,“这个…不太好说。”

    我却没心思再向邱梦解释,又问,“张姐,还有什么?”

    “四月十五号、五月二十五号,毛小花和同组犯人动手,关了禁闭之后重新调整劳动分组。”

    “是她主动要求的?”

    “不是,是咱们三监区管教分配的。”

    “张姐,这几次调整你经手了吗?”

    “没,江队,你也知道我们监区里的管教见天多么辛苦,要不是你今天特别要求仔细查,我还不真没注意她们几个要求过调整分组的情况。”

    我点头,叹口气,“是啊,存在一定时间间隔,并且还不是张姐你当班…这事儿算不到你头上。”

    “还有六月十八号、七月十五号、九月二十三号…”

    张队又念了四五个时间点,都是毛小花、金苗和王红要求调整分组的日子。

    我冷笑,“骂了隔壁的,历时半年,一共不超过十次调整,再分到不同犯人头上,说多吧也不至于太扎眼…行,真行,姬瑶花是个人物。”

    说到这里,邱梦终于问我,“江队,我还是不明白,既然分组不存在人员固定性,而且每个月都要进行这样一次分组,为什么你要让张队专门查?”

    “对,”我点点头,“是没有固定性!可是梦姐,要是王红、毛小花、金苗这几次换组的组员里,始终有那么几名囚犯呢?比如,都曾经换到和姬瑶花一组,你说,这里面就没有问题了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