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全部作废?
    “什么?卧槽,你说什么?”我大吃一惊。

    方雅竟然说金苗二哥死了?这消息真的假的啊,如果是真的,她二哥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死于谁手里?

    我敏锐地察觉到,金苗二哥的失踪,很可能成为冲垮金苗心理坚冰的最佳突破口。

    “我说金苗二哥很可能死了!”方雅又重复了一遍,“江队,我得到的消息称,金苗二哥的失踪的时间很微妙---就在他们家买房子并且大哥、二嫂被人安排工作之前的数周!”

    我不说话,脑海中飞快转着各种念头。

    有些疑问再一次涌上心头:金苗二哥失踪,金家报案没有报案?是否从公安口得到过案情反馈?还有,如果金家清楚自己的亲人被人谋杀,他们就真的能够做到完全没所谓,生生吃了这个哑巴亏?

    玛德,那可是一条人命啊,对金家来说,更是一条至亲的命!!!

    而害掉这条命,是不是姬瑶花手下的人干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不怕有朝一日金苗知道事实真相,反水找姬瑶花拼命?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方雅我马上到,让她千万核实这条消息的准确性。

    心里清楚得紧,毕竟现在已是深更半夜,方雅找的熟人不可能动用全部关系,那边能查到的信息不见得能够保证准确和完备。

    比如,存在一种可能,就是之前金苗二哥的确失踪过一段时间,但并不是被人杀害,而是因为某种原因离家出走,于是金家在当地警方备案,但最近金家二哥又回来了,而销案流程还在走…

    诸如此类的假设还有很多,我必须让方雅尽量核实消息的准确性。

    十五分钟后,我们一行重新回到沙山女监,邱梦和岚监早已等在监狱大门处,帮着办了手续。于是,警车熄灯灭火等在外面,冷强和黄猛以及王红的公婆孩子,则与我一起,在岚澜那辆奔驰改装车里悄无声息进入沙山女监。

    安置好老人孩子,在三监区的管教休息室,我和邱梦、岚澜、方雅、张队以及黄猛和冷强紧急碰头,几方各自将目前取得的进展和遇到的阻碍一一告知与会众人。

    我先说了王红家的情况,总结道,“我认为,只要二老和孩子能够和王红见面,并且将我们警方怎么对待她家人的过程原原本本和王红交交心,她就算不会立即交待,恐怕也会有所松动!”

    邱梦点头,“我同意江队的意见,事不宜迟,我建议立即提审王红。”

    “等一下。”

    我苦笑,“邱监,你着什么急啊,等大家把情况说完,汇总以后好好合计合计在说。”

    “我能不急么我?”邱梦瞪我,“这都几点了?眼看着火烧眉毛,群殴案还没有多少眉目,就算我相信你的判断,当她姬瑶花是幕后黑手,可证据呢?人证物证口供,定案的三大要素,我们一个也拿不到,搁谁谁不急?”

    “行了,梦姐,我只会比你还着急!”

    我没好气道,“是我在陈监面前做的保证,也是我拍着胸脯跟费大秘那边说最晚到中午十二点,我江枫一定给他一个合理的交代!你说,你能比我还要急么?”

    “费大秘是谁?”

    “费翔,市委一把手杨书记的生活秘书!”

    当我亮出费翔的名号,邱梦终于不再急着提人审讯,只是若有所思看了看我道,“江枫,行啊你,竟然连市委书记秘书的路子都能走通!”

    “不是我走谁的路子,”我反驳,“是真相必须要让市领导掌握,绝不能姑息养奸,掩盖一切罪恶,给不法分子充当保护伞!”

    “那…成吧,我先说。”

    “行,梦姐你来。”

    邱梦拿出一个本子,不断翻动着讲,“按照江队之前给我分配的任务,我们再次提审了负责监狱视频监控的值班狱警,据她交待,的确有人收买她将经过加工后,断章取义的视频和截图分别发给t市监管局监督岗和几个知名网站,但犯罪嫌疑人却拒不承认收买她的人和沙山女监有关系,按照她的说法,她和雇主是通过一个叫王力的人搭上线,在网上进行担保、付款,交易双方并没有见过面…我们的判断,其说的应该基本属实,不过那个所谓的‘王力’很可能是化名,最终查下去也将会落得一个‘查无此人’的结果,对破案帮助不大…我要说的就这些。”

    我点点头,掏出一张纸,从上面划掉一条,转向众人道,“方科那边的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相信你们知道的比我还要早,那就先不说这个…岚监,你那边呢?情况怎样,顶不顶的住?”

    岚澜清了清嗓子,“我这边暂时没有再接到来自局里的电话施压,不过陈监倒是找到张队她们,转给我一句话。”

    “陈监?她怎么说的?”

    “陈监只说了一句话:放心大胆干,只要别弄死人,出了任何事都由她陈淼顶着!”

    我一愣,默然了好几秒钟才道,“老大就是老大,真特么有气魄!”

    岚监的消息算是好事儿,不过,紧接着从景瑜和张队那边传出的回馈,却令我再次感觉到窒息。

    按照景瑜的说法,她师兄已经联系不上了,对方恐怕担心自己被牵连进去,甚至直接关掉手机,摆明了不想再帮我们沙山女监。

    而且,监狱医院紧急从家里叫来几名精神病方面的的专家,将要对毛小花重新进行精神鉴定,并且作为初次诊断的报告留档存底。

    听完,我冷笑,“骂了隔壁的,丫们真是步步紧逼啊,那是不是说,瑜姐师兄曾经做出的一切精神病鉴定就算全部作废了?”

    “这不好说!”景瑜苦笑,“不过对于精神病方面的诊断,由于并不是太容易定性,一般来说一次诊断结果的确可以不算数的。”

    于是,沉重的气氛便随着景瑜的话开始慢慢充斥在三监区管教休息室里,大家都明白,毛小花那边算是暂时动不了了,我们这帮人必须将赌注压在王红和金苗身上!

    赢了进一步,海阔天空。

    输了退半步,万劫不复!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