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闻听惊变!
    老黄几个都别过脸,这一幕太虐心,谁也不想看。

    我苦着面色赶忙扶起两位老人,心中不禁恻然。

    生活的苦难让他们陷入这种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绝境,虽然知道那些钱拿着不安心,却也只能继续在这样忐忑不安中煎熬,只为了能挽救自己小孙子的一条命!

    宽抚对方,我说,“大爷大娘,我会联系最好的医院给孩子看病,所有的医疗费用你们不必管,都由我来出!放心吧,好日子总归会来的,苍天有眼,不可能永远让你们活在黑暗里。”

    两位老人于是抹着眼泪,连声叹气,“唉,警察同志,我们没本事,儿子没了,儿媳妇不干正事被关在监狱,唯一的孙子又是这样…有时候想想真是没有活路了啊!”

    我点头,感受到生活给他们带来的苦难,于是伸手分别握住对方两人,“相信我,好吗?”

    老汉抬起头,看着我问,“警察同志,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们?还有,你哪儿有这么多钱?”

    “钱是我辛辛苦苦赚的,来得干干净净!”

    我解释,“要不然,组织上早把我抓了,对吧?至于我为什么要帮你…大爷,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并没有那么多爱心,看到谁可怜就会伸手拉一把。这么说吧,现在狱方认为王红和一桩很严重的案子有关,她是当事人之一,更是最主要的证人,我们希望她能够向政府坦白。”

    “啊?丫头又犯罪了吗?作孽,作孽啊~~~”王红的婆婆再次哭起来,老泪横流。

    “大娘,王红的问题不大。”

    我只好将事态严重性降低,又道,“不过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态度也不好,不愿意向警方交待,导致我们的工作无法顺利展开…”

    对方总算明白我的意思,互相看看,老爷子说,“警察同志,你是想让我们去劝劝丫头吗?”

    “对!”

    我没有想着耍滑头找托词,因为面对如此悲惨的一家人,我利用王红的公婆和孩子来给她施加压力,在某种程度上,与其说是拯救,不如说也是一种变相的胁迫。

    但我没办法,我江枫只是一个小人物,在这样的生死关头,我只能不择手段。

    好在我坚信自己这样做能够让王红和她的家人更好,而不是让他们在淤泥沼泽中越陷越深。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跟我们走一趟。”

    “啊?去…去哪里?”

    “监狱,沙山女监,见见王红,好好劝劝她!”

    …

    回去的路上,黄猛的哥们,那个在t市另外一个区当刑侦中队长的壮汉亲自开车,我则抱着王红的孩子,和她的公婆挤在后座上。

    黄猛坐在副驾驶位,对我说,“江老弟,这是我铁磁儿,战鹰冷强!”

    “强哥你好!”

    我连忙打招呼,冷强没有回头,从后视镜对我笑笑,“兄弟,你刚才做的够仁义,我冷强服气!”

    “我…”我有些赧然,笑笑说,“顺手的事儿,算不了什么。”

    “不,不是这样。”

    冷强的性格似乎并不像他的姓氏一样,反倒挺健谈,对我说,“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你老弟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纯粹是为了公家的案子…我冷强不傻,我懂!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帮助一个犯人家庭,不容易啊,真是仁义!”

    我担心王红公婆听着下不来台,连忙道,“我刚好做点儿生意,手里有几个钱,所以这些数目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冷强不说话,点点头,良久后才道,“猛哥说你为人仗义豪爽,是好朋友,今天算是让我看到了!江枫兄弟,以后要是看得起我冷强,咱们有空多坐坐,亲近亲近。”

    我一听,心想,冷强也不像黄猛说的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可为什么从部队转业十几年,才混到一个刑侦中队长的职位呢?

    顾不上多想,我回对方,“没问题,那感情好,我正好有个哥们也是退役特种兵,不过他人现在还在西京,等他来t市,咱们一起聚聚互相认识一下。”

    说到这里,我突然有些想念猛将哥,那个伸手强悍,为人讲究的大哥,好像有段时间没和我联系了吧?也不知道家里老娘的病好点儿没有,钱够不够用?

    胡思乱想着,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消息,梦翔问我,“枫哥,还有我的事儿吗?要不我先回去了?”

    我直接给她打电话,“梦翔,你先别走,天也快亮了,你和我们一起去沙山女监吧,我还有事情要你办。”

    挂断手机,黄猛从副驾驶扭回头,冲我坏笑,“兄弟,刚才那个送钱的妹子长得可真水灵,是不是你的新相好?”

    “滚蛋!”

    我骂道,“人梦翔丫头是我合伙人,我全靠她搭理生意呢!”

    “啧啧,”黄猛砸着嘴,“还是年轻力壮英俊潇洒占优势,我咋没有这么漂亮的合伙人呢?”

    “你有生意吗?再说了,你敢和漂亮女人成为合作伙伴?嫂子不阉割了你!”

    几人便笑,凝重的气氛也总算在一阵笑声中变得舒缓。

    我却知道,真正的战斗现在只不过刚刚开始,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等着我…

    回转沙山女监的路上,我又连续接到几个人的电话。

    传来的消息有好有坏。

    好的包括,方雅告诉我,她一直在和老家那边联系,动用所有关系将方方面面麻烦一溜够,终于挖出一条线索:金苗的家人存在偷税漏税情况,并且在已经具备相对丰厚且稳定的收入来源后,还曾冒领、多领了几个月的贫困补助。

    我微微摇头,心中十分清楚,这些劣迹并不能为难金家,迫使金苗就范。但方雅又告诉我,她在追查金苗家情况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甚至可以称得上诡异的现象---金苗家里有一个人,很长时间没都有出现在亲友面前!

    我立即问方雅,“是谁没出现?”

    “金苗二哥,也是和金苗关系最好的亲哥哥!”

    我顿时警觉,思忖着问方雅,“方科,你是不是从中觉察到什么了?”

    “嗯!”

    方雅的声音有些酷寒,冷冷道,“从老家那边反馈回来的信息,我怀疑,金苗二哥人已经没了,并且死了有一段时间!”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