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拉开帷幕,行动!
    安排好一监区过来二十名管教,同时让监狱防暴队分别补上秦姐那边的空缺,并且亲眼看着今天三监区上大值的管教被全体隔离,我心里稍微踏实下来。

    岚澜已经从主办公楼赶过来,见我和秦队正在说话,上前问,“江枫,你这样动作是不是太大了?不符合监规啊!”

    “那怎么办?她们…”我指了指被软禁在管教休息室,一个个垂头丧气或者忿忿不平的三监区当值管教说,“我信不过她们。”

    “唉…”

    岚澜叹气,“不是说守株待兔,等着看谁和金苗、王红她们接触呢吗?你这又是想干啥?”

    “等?”

    我冷笑不已,“老子等不了!岚监、秦姐,现在我们的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你们说,如果对方就是没人来通风报信,赌王红和金苗不敢向狱方交代,我还有别的办法吗?跟这儿等死?”

    两女都不说话,互相看看,秦队道,“岚监,就按照江队说的办吧,反正您也发话了,我们也都过来了…现在再说什么也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岚澜无奈,“是啊,江枫,人可都给你调来了,后面必须拿到确切详实的证据,否则我可下不来台。”

    我明白岚澜的话其实是说给秦队听的,于是态度端正地配合着,“向领导保证,一定完美完成任务!”

    …

    我并没有继续在三监区停留,甚至没有呆在沙山女监,给包括黄猛在内的各方分别打出几个电话,最后告诉黄猛,市局那边就按照政法委常务副的要求先停停,让他带着几个可靠的公安干警出来,和我约在某处碰头。

    我则要了岚澜那辆奔驰c改装车,一刻不停,在天光还没有发白的凌晨,狂奔而出。

    轿车被我开出suv的感觉,彪,疯狂飙车…

    二十五分钟,我已经从沙山女监赶回t市市区,和黄猛汇合。

    “手续带来了吗?”我问。

    “没!”黄猛苦笑,“特么现在几点?你给老哥留时间了吗?我去哪儿办手续?”

    “警官证呢?”

    “这肯定随身带啊。”

    “好,有它就够了。”

    我点点头,又问,“让你查的王红家里地址核实了吗?”

    “在这里,你看。”

    黄猛将一张纸递给我,并说,“正好那边归我一铁磁儿管,我愣是把他从床上叫起,提前看看情况。”

    皱起眉头,我问,“人可靠吗?你有没有告诉他千万小心,不能惊动任何人,我担心王红家附近也有人盯着。”

    “比我还可靠!”

    黄猛怼我,“特么我哥们特种兵战斗英雄退伍,在部队就是侦查连长,到地方后破获大案小案无数,要不是为人不善搞人际关系,职位早就上去了。”

    “好!”我立即道,“现在我们立即赶过去。”

    黄猛上了我的车,他带来的几个公安兄弟则在后面紧紧尾随。

    几分钟后,黄猛电话响起,接通,正是他那个铁磁儿打来的。

    “猛哥,果然有桩子看着。”

    “什么?”黄猛一惊,问,“你们…没暴露吧?”

    “暴露了!”

    “啊?”

    “不过,他们连球毛都没来得及抖三抖,就被哥几个全部下了家伙。”

    黄猛看向我,低声问,“那边动手了,不过消息应该没传出去。”

    “没事儿,该抓就抓!”我将改装车开得飞快,一边说,“反正我的目的就是控制住王红家人。”

    “兄弟,你…唉,咋说呢,是不是动静太大了?这可是私自行动啊!”

    我侧了侧脸,冷笑道,“怎么,猛哥你怂了?活了这么大岁数,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你该比我懂吧?自古华山一条路,既然上了我江枫这条船,现在想下也下不去了!”

    黄猛开始沉默,良久后憋出俩字,“贼船!”

    …

    说服王红公婆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顺利,两位老人见到黄猛出示的警官证,立即蔫了。

    大娘抹着眼泪,哭哭啼啼道,“老头子,我咋说的?这钱来的不正经,总要出事儿…你看,遭报应了吧?”

    我心知老两口就算不知道谁安排王红孩子治病,谁给他们这么多钱,但,自己儿媳妇被关在牢里,而且一惯混迹社会干些不法勾当,她王红能有什么不得了的富豪朋友呢?

    用脚后跟想也知道那些钱来路不正。

    老汉叹口气,对我们说,“警察同志,我们没啥好说的,钱都花了,只剩下几万块,这还是留着给孩子下次出问题救急用的…要是你们让我退钱,那就是把我们一家三口往绝路上逼啊!”

    我连忙走上前,温声道,“大爷,我们大半夜赶过来,不是为了逼你们,更不是想要让你们赔钱,相反,我来就是想着帮你们帮孩子的!”

    “你?帮我们?”

    “对!”我苦笑,“是不是觉得警察就没有好人了?大爷,我跟你说,国家、政府的干部队伍的确存在一些祸国殃民的蛀虫,但那些人终归是少数,极少数!我希望你能相信我,相信组织。”

    王红的公婆对视着,良久对我说,“反正钱没了,我们也赔不起…警察同志,你们就看着办吧。”

    我只好继续笑笑,宽慰对方,“不会有人让你们赔钱,好,万一有人为难你,要钱我出,孩子治病我来安排!”

    说着,掏出手机拨过去问,“到哪儿了?”

    梦翔的声音传过来,“马上,马上到,五分钟吧。”

    “好,钱带来了吗?”

    “带了,不过老大,就算这两天正好是周末存不进对公账,可现在大多数客人都是电子支付的,我把所有流水都拿上,手里现金也只有十几万…”

    “没事儿,”我又问,“卡呢?”

    “五十万的卡带着呢!”

    “好,一会儿快到地方联系我,我安排人接你!”

    转过身,我对王红公婆说,“大爷、大娘,你们都听见了吧?我不知道他们给你家多少钱,但我已经让人带来十几万现金,还有一张存了五十万的银行卡!这些差不多能够你们还账用了吧?不够的话,我还会让人送来。”

    老两口看着我,目瞪口呆,半晌,忽然一起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哭诉道,“警察同志,警察大哥,你…你们就是我孙子,我们家的恩人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