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绝不认怂
    我脑门嗡地一下,头皮发炸,就像被人用榔头砸进去一根钢钉,从顶梁向后脑疼到几乎麻木。

    好半天我才稳住心神,问,“猛哥,你慢慢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市里政法委的常务副,人家电话直接打到市局领导这边,指示说这件事儿现在我们公安口不方便出面,必须有t市司法部门出具的联合调查文件才能继续…麻痹的,上面叫停了啊!”

    我不语,电话那头,黄猛似乎在拼命吸烟,喘了几口大气道,“兄弟,真不是老哥不给力,特么实在顶不住了!你想,再怎么说我黄猛也是公安口的兵,老大的老大发话了,我能不听吗?还有,这大半夜的,对方电话直接打给市局领导,而且措辞严厉,你说,要不是真动了怒,能这样沉不住气么?”

    我伸出手,胡乱在身上四处摸着找烟,方雅默默走上前,从桌子上将我的白娇子拿来,抽出一根,塞进我口中,啪地为我点燃。

    方雅用眼神示意,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我却顾不上搭理她,大口抽着烟,脑海中思索着对策。

    “喂,兄弟,你在听吗?拿个主意啊倒是!”

    我没法和黄猛说什么,又沉默几秒钟,终于道,“行,我知道了…猛哥,谢谢你!”

    “啊?”

    黄猛问,“就这么算了?”

    “那还能咋样?”我苦笑,“现在半夜三点,我总不能再去骚扰费翔吧?再说了,你不是说就算费大秘出面也不见得管事儿,可能得让杨书记发话,可…特么的,我现在敢找大老板?我作死啊我!”

    “可…”黄猛语气消沉,语调却仍旧透着一股不甘心,问我,“那咱就这么稀里糊涂认栽了?我现在咋办?”

    “认栽?”我冷笑,“认,认他麻痹!”

    动了动嘴唇,我将凝结成条的烟灰弹掉,“猛哥,你现在停止一切查案工作,去休息…不过你的人不要离开市局,随时等我信儿!”

    “老弟,你是想?”

    “没想啥!”我恨声道,“老子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

    挂断电话,我独自一人走出三监区管教休息室,来到楼梯转弯处,一遍遍数着折回往复却又平淡无奇的台阶,心思却翻转不停。

    显而易见,对方出手了,人家开始反击!

    甚至我猜测,官方出面做最后的阻拦,应该也是姬瑶花团伙儿早就想到的后手。

    后手,也就是说埋伏---当女犯群殴案能在监狱捂住,我们沙山女监方面认了,最后吃个哑巴亏,调离或者直接撤掉几个高层,那姬瑶花背后的人就不会出面。

    而若是像现在这样,我江枫或者某些别人非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那么,就会有人蹦出来百般阻挠,最后让我们的调查不了了之或者自己打自己脸。

    总而言之,对方决不允许事实真相轻易揭示!

    于是,惊讶沮丧之余,我对黄猛遇到上面的阻力没有感到太过意外,觉得要是没人出头搞事儿反倒不正常了。

    然而,既然对方已经出牌,我又该怎么接上这一手牌呢?

    又过了几分钟,张队过来找我,举着步话机说,“江队,岚监问你在不在。”

    岚澜?她这时候找我干嘛?

    我有些烦躁,却不能对张队的话置之不理。

    接过,我按下对讲问,“岚监,您找我?”

    “江队,你们那边有结果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

    “什么叫快了?”我似乎能感觉到岚监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开始皱眉头,因为她的语气明显有些焦躁。

    “怎么了?”我问,隐隐猜到岚澜那边也发生某些状况。

    “嗯…是这样,”岚澜似乎在斟酌怎么和我说,“江队,如果现在还没有结果,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先放一放?”

    “放?”我顿时怒火直冲印堂,“岚监,请您说清楚了,究竟是您的意思还是上面谁的意思?有人给你打招呼了吧?”

    “…你别问了!”

    “我踏马的还就要问!”我火大了,压抑半天的怒气喷薄而出,“岚监,我能说我没听见你说的话吗?”

    “江队,你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知道吗,工作没意思生活也没意思!”

    “你…”

    “得!请您别说了,我听不进去!”

    我松开发声按键,良久,步话机里才再次传来岚澜的声音,在我的沉默烦躁和张队大气不敢出的寂静里,显得如此幽幽,“江队,你现在来我这里一趟,我需要当面和你沟通!”

    …

    我和岚澜的这次对话戛然而止,三监区值班队长张姐问我,“江队,你看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我…”

    我张了张嘴想要骂人,却最终只能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该咋办?我知道个屁啊!”

    “要不…”张队有些不敢看我,“要不就像岚监说的那样,先等等?”

    “不行!”

    我立即否决,“绝不能等!张姐,金苗现在还没撂,她在等着有人为她通风报信!对了,这都快半小时了,有没有什么人和她接触!”

    张队想了想对我说,“除了我们两个管教警告金苗好好想清楚自己的问题,坦白从宽老实交代,暂时还没有发现异常。”

    “嗯,”我点点头,“盯紧了,现在双方就是在博弈,看看谁先沉不住气!张姐,我过去找岚监,你记住了,没有我的话…这样吧,没有邱监首肯,谁也不能改变我们继续查案子的大方向,不能停下来,绝不能,明白吗?”

    “...好!”

    我和张队回转管教休息室,一进门,邱梦、方雅和景瑜就站起来,看向我的目光所蕴含的意味各不相同,但却都有一丝担忧紧张的成分在其中。

    来到邱梦面前,我笑笑,故作没所谓地道,“梦姐,现在是您担当一方统帅,坐镇三军的时候了,怎么样,怂吗?”

    “说吧,想让我干嘛?”

    “谁的话也不听,咱该干嘛干嘛!”

    我的语气陡然凌厉,“梦姐,岚监那边可能也遇到了阻力,我现在过去一趟…记住,我不在三监区的时候,计划照旧,盯住谁会接触金苗,嗯,还有王红和毛小花,全部看住喽,一刻也不能放松,有没有问题?”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