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晴天霹雳
    “还是姬瑶花?”邱梦有些不相信,问我,“可你在审问金苗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吗?你说指示她的人应该不是姬瑶花,所以对方才会那样肆无忌惮,完全将脏水泼到姬瑶花身上,从而制造错误狱侦导向,为狱方破案造成困难…”

    “没错,我是这么说了!”我点点头,“而且我还相信,当时那一刻金苗并没有说谎,收买她、和她直接接触的人,应该不是姬瑶花。”

    “那?”

    “姬瑶花没有出面,并不代表其不是幕后推手!梦姐,你要知道,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对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狡猾!”

    我欠起身子,示意邱梦给我揉揉肩膀。

    原本只为给这段沉闷的时间找点儿调剂,并没想着邱梦真的会给我按摩,我甚至做好准备迎接邱梦的娇斥。毕竟景瑜和方雅都看着呢,而我和邱梦的关系虽然经过这次同患难变得近了一大块,但终归没那么熟悉。

    却没想到,邱梦却大大方方站起身,伸出娇嫩的两只小手,开始非常认真地为我揉捏起来。

    一时间,怎么描绘呢,我只能说,舒服的不要不要的,爽的一塌糊涂!

    “哎,再加点儿劲儿!对,就这儿!”

    我索性拉了几把椅子拼在一起,直接趴上去,“梦姐,给来个全身的!”

    “全身…我…我不会!”

    我没抬头,但似乎已经‘看见’邱梦的俏脸羞得通红。

    然而很奇怪,邱梦并没有因为我的孟浪而发飙,嘴里说着不会,却开始试着在我脊背和腰间按了起来。

    于是我更舒服了,如坠梦中,同时也想不明白邱梦为何会对我这般照顾。

    对面,侧着头,我看到方雅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心道小丫头吃醋了…

    想着让邱梦停下,却又舍不得中断这难得的享受机会,犹豫中,邱梦好像没有控制住力道,按在我腰间的手猛然用力…

    “哎哟~~~”

    我疼得一激灵,龇牙咧嘴高声叫着,“梦姐,卧槽,你这是要谋杀亲…你这是要我死啊!”

    邱梦吃吃地笑,“德性,看你还敢占梦姐便宜!”

    我不敢再让邱梦拿我宝贵的腰肾练手,苦笑着叫景瑜,“瑜姐,你是医生是专家,还是你来帮我放松一下吧!”

    景瑜的面色顿时有些发红,看了看邱梦,有些踌躇。

    邱梦便道,“谁还稀罕给你揉啊!真当自己是块宝了,哼!”

    说着,直起腰,笑嘻嘻坐在椅子上喘气。

    我正想着是不是该爬起来,却见方雅走过来,说,“江队,我给你揉揉吧,知道你辛苦,就当我为咱们沙山女监做贡献了!”

    方雅的手法明显比邱梦要好,只是当她开始为我按摩的时候,管教休息室里突然变得异常寂静。

    景瑜没说话,邱梦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同样没有开口。

    于是,我耳中只听到几个女人微弱的呼吸声,觉得情形似乎有些不对味儿。

    方雅轻柔地为我按着,我心里估算时间,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我说,“方科,行了,我已经好受多了…谢谢领导关心下属,我江枫感激不尽。”

    之所以故意用这种调侃的语气说话,因为我很担心被邱梦和景瑜看出什么。

    毕竟很多人都知道我和程瑶馨刚刚闹出一幕寻死觅活,而我与岚澜之间的关系,更几乎已经尽人皆知,要是再搞上一个方雅,那我…特么的,败人品啊!

    不过尽管如此,我却仍然能够感受到方雅通过指尖传递过来的温情爱意,也同样觉察出邱梦和景瑜那四道异常的目光始终在我和方雅身上逡巡着。

    只好暗自叹息,麻痹的,一个大老爷们见天混迹在一群女人当中,个中滋味果然很难言表啊!

    方雅松开手,还是没有说话,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

    于是,原本想着活跃气氛的一次按摩举动,却变成制造压抑感的源头,令我们此刻所在三监区管教休息室的气氛变得安静而又诡秘。

    我瞅瞅这个,又看看那个,老半天自嘲地笑道,“嘿嘿,我说各位,你们这是干啥呢?一个个坐在那里相面呐!”

    邱梦瞪我,景瑜不看我,而方雅则冲着我微笑。

    但依然无人吱声。

    我缓缓吸进一口气,又深深呼出去,半晌才道,“要不,你们该干啥干啥,出去散散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也行啊,跟我这儿坐着多没意思。”

    邱梦就问,“江队,那你呢?”

    “我?那个…我睡大觉,等消息!”说着,我索性躺倒在由几张椅子拼接起来的‘床’上,闭上眼开始假寐。

    “你!!!”

    邱梦气坏了,“好啊江枫,你觉得这样很**是不是?我们几个女士还坐着硬抗,你一个大老爷们可倒好,自己找地方先睡了,你觉得合适吗?”

    我翻个身,嘴里嘟囔着,“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梦姐,你要是也觉着累,喏,椅子多的是,你完全可以自己找地方睡嘛…”

    邱梦被我气得不轻,眼看就要冲过来发飙,三监区管教休息室的座机却忽然响起。

    几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大跳,我蹭地坐起,探出半个身子抄起电话,“喂?”

    黄猛的声音传来,不过并没有一丝兴奋,相反却哑着嗓子对我说,“江枫,出现新情况了,你千万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一惊,心脏在这两三秒的时间里,跳动速度瞬间达到极致,我想该超过每分钟二百次的频率吧…麻蛋,又怎么了?难道竟会是市局那边出问题了吗?

    “猛哥,几个意思啊,我要做好什么心理准备?”

    “是这样…”电话那头,黄猛似乎有些为难,斟酌着用词道,“政法委领导传来口信儿,说你们沙山的女犯群殴案属于司法系统内部个案,我们公安口在这个时候介入不合适,要求市局这边暂停一切协助查案工作!”

    我顿时惊了,“尼玛的,猛哥,咱不带这样忽悠人的吧?我都跟你说了,这事儿有上面的大老板过问,是你黄猛露面出彩的最佳时机,怎么着,难道要费大秘直接把电话打到你猛哥的手机上不成?”

    黄猛苦笑,“唉,老弟,这次恐怕就算费大秘打电话过来也不成了,除非市委杨书记亲自过问…否则,麻痹的,老哥我顶不住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