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C、D还是E?
    听邱梦这么说,我笑笑问方雅,“方科,你觉得梦姐说的对吗?”

    “我看未必!”

    方雅也没管邱梦爱听不爱听,直接否决,“我个人认为金苗是装的!”

    “理由呢?”

    “我相信金苗这次真的怕了,但并非害怕我们将罪名安在她一个人头上,金苗怕的是自己最后那句话!因为她说漏嘴,表明其‘提前知道’毛小花有精神病!那么,狱方完全可以揪住这一点不放,追查她凭什么会这样说!原本,对手的计划应该是这样:毛小花、金苗、王红以及那个幕后推手,她们之间早就提前串通好,甚至金苗和王红已经被授意将责任全部推到毛小花头上,之后毛小花却因为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而免责,导致狱方面临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邱监您想,在管教眼皮子底下犯人被群殴致死,却没有找到可以承担罪责的人,咱们沙山女监能落着好吗?”

    “哦…哦…”邱梦没话了。

    方雅又继续,“其实现在双方都心知肚明,只是局面僵持住打不开突破口,到了博弈最关键的时候…所以当金苗发觉自己露出马脚,她必然会想办法挽回!那么,现在金苗最需要什么?她需要有人给她通风报信!她要得到女犯群殴案幕后推手的暗示或者指示,也要落实江队所说女犯重伤身亡的消息是否确凿…这一切,都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时间!”

    终于,我笑了,转向邱梦,“梦姐,服了没?瞅瞅人家方科,她也是坐办公室的,很少下监区直接面对这些犯人,可方科怎么就能看得这么透彻呢?你是不是该好好想想了。”

    我的意思只有我和邱梦两人明白,方雅便问我,“怎么,我刚才分析的不对吗?”

    “没,方科剖析得很准确,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岔开话题,继续刚才方雅的话,“既然方科已经说清楚金苗在装病,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办?不给她时间,继续突审!”

    仿佛被我的话刺激,邱梦咬牙切齿,摆出一付谁说我不是干狱警这块料的架势,“我还就不信了,明明她金苗已经说漏嘴,难道她还能歪曲事实,将白的说成黑的?江队,咱现在就回去接着审金苗!”

    说着,邱梦扭头就要向回冲,我连忙一把拉住对方,问,“我说梦姐,你现在回去提审金苗,你怎么审?你该问她什么?”

    “问…问她为啥骗人!”邱梦气鼓鼓,酥胸在制服下不断起伏,我目测,心里不断数着,c?小了,难道是d?好像还不够,天,莫不成是e?

    “喂,江枫,我说你看啥呢?往哪儿看呢!”

    邱梦见我没有搭理她,两只眼却不断瞄着自己的胸,顿时脸上飞起一抹绯红,“再看,挖出你一双狗眼!”

    “好,好,不看了,不看了!”我大笑,说,“梦姐,那你去提审好了!”

    “啊?我…我自己吗?”邱梦一愣,又可怜兮兮对我说,“江枫,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不去!”我摇摇头。

    “为什么?”邱梦有些恼,“江队,你这样可不地道了,你觉得让我一个人去提审金苗合适吗?你干啥不一起去?”

    我慢悠悠点上一根烟,笑道,“因为我现在再去审问金苗毫无意义,所以我还不如找地方眯一会儿好好睡一觉呢!”

    “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邱梦不乐意了,“说她有问题装病的是你们,现在不同意趁热打铁提审犯人的还是你,江枫,你究竟想干嘛?!”

    “梦姐,”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将邱梦的思维纳入狱警工作的正常轨迹,想了半天才说,“我可没有给您拆台的意思,我是说…这么说吧,现在金苗丫的还犯病呢,咱们手里又没有确凿证据,到时候她就来个一问三不知,逼急了跟那儿挺尸,你说,咱还咋问?”

    “可…”

    “放心吧!”我大咧咧拍了拍邱梦的肩膀,“是狐狸精终归会露出尾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等?等谁?”

    “等给金苗传递消息的人,等着看是哪个家伙给她做出指示!”

    顿时,邱梦明白了,狠狠捶了我的胸口一下,“好你个江枫,你小子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啊!”

    景瑜也笑,“对,江队这一手叫守株待兔!”

    我装作被邱梦打得很痛,揉着胸大肌,“梦姐,我和你有仇啊?干啥下手这么狠?”

    “你活该!”

    邱梦笑,“咋,不服?要不你丫也打我一下?”

    说着,挺起她那我已经确定至少达到d的酥胸,勾着小手指,“来,给姐来一下舒服的!”

    景瑜和方雅抿着嘴,扭头不看我俩,我则瞬间被邱梦闹个大红脸,讷讷道,“梦姐,我服了,还是你狠!”

    …

    很快做好部署,我授意张队不要盯得太紧,摆出狱方无可奈何,准备消停消停,让金苗缓缓的架势,却叮嘱其暗中务必看住对方,一定要挖出金苗会和什么人接触,又是谁会给她通风报信。

    张队问我,“江队,你是不是认为咱们三监区管教队伍里有蛀虫?”

    “不是蛀虫,是蝎子、是毒蛇!”

    我的面色忽然转冷,脸上现出一股肃杀的恨意,“麻蛋!这次不管牵扯到谁,老子一定要干得丫体无完肤,不认识她自己妈!”

    …

    回到管教休息室,金苗早已被带走。

    我和邱梦、景瑜、方雅几个百无聊赖,坐着苦候消息。

    景瑜问我,“江队,这样真的可以吗?要是金苗没有和任何人接触,我们发现不了疑点,难道今晚就这样耗过去?”

    “瑜姐,哪儿还今晚啊,你看看时间,这都几点了?”

    我苦笑,“咱不等着又能怎么样?唉,老老实实眯一会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的!”

    景瑜不再说话,邱梦却凑上来对我说,“江队,我想起来了,那个姬瑶花呢,怎么办?她到底和女犯群殴以及假药案有没有关系?”

    我闭着眼,时而转动一下脖子,舒缓已经疲乏到极致的身体,良久后才回答道,“肯定有关系,我确信,姬瑶花就是这几桩案子的幕后推手!”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