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7章 局面扭转
    “我…我…”金苗脸色已经开始由白转青,甚至从我的角度都能看见她额头上的粉刺和眼角的鱼尾纹在颤抖!!!

    她怕了!

    “金苗,你回答我…”

    我低下头,扣住金苗的下巴用力向上托,只是还没等我发问,对方却像忽然被抽干全身气血,从端坐的姿势萎顿成一团,软绵绵瘫在椅子上。

    扥住金苗,我手上用力,大吼,“麻痹的,你想干嘛,往地上倒装死?”

    我高声喊,“张队,你们过来一下,这货又特么使坏…”

    随着我的叫嚷,张队推开管教休息室的门冲进来,和另外两名三监区管教一边一个架住金苗。

    活动四肢,我才发觉身上的制服已经被汗水彻底浸透,即便现在已是深秋季节,我还是在刚才和金苗的斗智斗勇中累得大汗淋漓。

    狱警工作真特么不是人干的,天天和这些女犯人斗心眼,说不定过个十年八年,我江枫仕途没有起色却未老先衰…

    “江队,”张队看了看金苗,皱眉道,“她好像不是装的,你看…”

    “草,痉挛了?丫金苗犯羊角疯?”

    几人围拢过来,而金苗虽然被三名管教架着,却像一滩没有骨架的肉泥,百十多斤的身子慢慢向地面上倒,双手双脚呈现出抽搐迹象,并且口歪眼斜,嘴角不断向下滴着口水。

    “叫狱医来。”

    我表情漠然,心里十分清楚金苗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

    很快,景瑜和方雅也进来,开始给金苗救治,我则和邱梦从管教休息室出去,站在走廊拐角的楼梯处抽烟。

    “江队,金苗她是咋了?”

    邱梦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真的犯病了吗?”

    “我哪儿知道真的假的!”我没所谓地笑笑,“梦姐,你觉得呢?金苗早不犯病晚不犯病,偏偏在说出毛小花才是打人的罪魁祸首的时候犯病,你觉得这正常吗?”

    邱梦还是没能理解,问我,“江枫,你刚才说一名重伤女犯已经死了?这是真的吗?好像监狱医院那边传来的通告说都没事儿啊!”

    我有些无奈,真心觉得以邱梦的性格和单纯心思,根本不适合在监狱这种地方工作。

    “姐,兵不厌诈懂不懂?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我需要金苗在心理上产生大波折,我要让她真的怕!可金苗怎么才能害怕?她都这个样子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小小不然的惩罚她会在乎?”

    “哦…所以你才说死了人,并且将最主要的责任都推在金苗头上,于是她吓坏了,因为罪名如果落实,金苗恐怕最少也要将牢底坐穿!”

    “对!”

    我点头,狠狠抽了一口烟,“梦姐,你啊,还不算太笨…”

    见对方瞪眼,我表现出一付为邱梦好的痛心疾首样,“梦姐,给你个建议,你可要慎重考虑一下!”

    “哼,你说!”

    “我觉得你还是找个机会从沙山女监调走得了!”

    “嗯?为什么这么说?”

    “梦姐,你觉得就你…就你这脑子,这么单纯,你玩得过那些女犯人?玩的过个个都像老油条一样的管教?”

    “我怎么了?好啊,你说谁单纯呢!”

    我耐着性子,“梦姐,刚才我作势动手要打金苗,管教休息室除了你我是不是还有俩三监区管教?”

    “是啊,那又怎么了?”

    “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扑过来拦我?她们呢?拦了没?好好想想…是不是一个动的都没有?”

    邱梦拧着眉头,想了半天说,“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刚才就我急得不行,她们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对啊!”

    我一付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梦姐,这就是心眼儿懂不?你看看人家俩…再说了,我是你什么人,你拦我?拦毛线啊!你出这个头干哈?”

    “...”邱梦不说话。

    又是我叹气,“听我一句,梦姐,我是为你好才这么说,记住,沙山女监也罢,别的监狱也好,真不是你邱梦该呆的地方…过些日子,找个机会调走吧,ok?”

    我盯着她,邱梦也抬头凝望我,良久却说了两个字,“就不!”

    过了一会儿,景瑜和方雅以及张队也出来,围在我和邱梦身边。

    方雅问,“江枫,刚才出了什么情况?”

    我示意邱梦将我对金苗预审过程原原本本描述一遍,然后对邱梦道,“梦姐,你先说,为什么金苗会突然犯病?”

    邱梦有些茫然,问我,“不是刚才已经说了吗?因为毛小花打人致死,金苗害怕狱方将罪名加到她头上,所以…”

    “快拉倒吧!”

    我直接打断她,转向景瑜和方雅,“瑜姐,方科,你们说说看法,金苗是真犯病还是装的?”

    两女对视一眼,景瑜先开口,带着一丝疑问对我说,“江队,金苗刚才说:下手最狠的是毛小花,两名重伤女囚也是她打的,而且毛小花有精神分裂症!是不是这样?”

    “没错!”

    我笑笑,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知道景瑜已经看出问题的关键。

    邱梦还是没明白,问,“景医生,这又怎样呢?”

    “邱监,金苗担心吗?害怕吗?当然会!不过沙山女监也是不是江队一手遮天,她肯定清楚,就算江队真像他说的那样,准备将一切罪名都安在金苗头上,定性她为群殴案的主犯,金苗也不会太害怕,因为她清楚江队想这么做并不容易,那么大的案子,还死了人,众目睽睽谁也不能轻易让她金苗背锅。”

    “可是,”邱梦有些急,“你倒是说啊,那金苗为何忽然瘫了?”

    “因为她自己露了馅!”

    方雅接口,“金苗说毛小花有精神分裂症,她是怎么知道的?按照江队的推断,毛小花本来就是被推出来顶缸的主儿,不过需要事后通过监狱医院或者监管局指定的定点医院进行精神鉴定后,才能在买通医生的情况下,做出毛小花有精神病的相关鉴定,从而免罪…而毛小花之前并没有任何精神不正常的表现,犯人健康档案上也没有记载其有精神病史…你说,她金苗怎么就知道了?”

    直到话说到这个程度,邱梦总算恍然,半晌,吭吭哧哧从嘴里憋出一句话,“所以,金苗知道自己露出马脚了,才吓出癫痫症,麻痹的,丫才真的露了怯!”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