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诈错了?
    我揽了揽邱梦,对方却站着没动,片刻后捉住我的手,反问,“江枫,你说和姬瑶花交谈有收获,可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不行,你得先告诉我到底发现什么了。”

    “一定要知道?”我问。

    “嗯,一定!不然我总觉得稀里糊涂的,这种感觉太不爽了。”

    于是我冲邱梦撇撇嘴,“梦姐,其实我也没看出既姬瑶花的话存在什么漏洞…”

    “啊?!”

    “你先别急啊!”我瞪她,“就你这急脾气,小心内火不调,以后脸上长痘痘…”

    “快说!少废话。”

    抽了一口烟,我只好加快语速,“我是没看出毛病,但就是因为没有任何毛病,我才觉得姬瑶花肯定和假药案以及女犯群殴案有关系!”

    我冷笑,“梦姐,你没发现姬瑶花其实并没有否认什么吗?而且不但没有歇斯底里的发作,说我们诬陷她,甚至反驳狡辩的方式也很奇怪…特么宇宙边界论,真是醉了,你觉得她如果的确和这几个案子没关系,能是这态度?换位思考一下,换成你和我,即便以戴罪之身面对管教,但受了这么大委屈能不争辩吗?早吼了对不对?”

    邱梦怔住,想想,冲我点点头,“好像还真是的,姬瑶花表现得太冷静了。”

    “对!”

    我那只没有捉烟的手紧紧攥拳,冲着夜空挥动,“梦姐,就是你说的这个词,冷静!退一万步想想,就算姬瑶花历经世故,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待她,即便这个女人对于一切都无所谓,罪与罚,生或者死…但冷静难道不该是冲动之后才能反馈、表现出来的形态吗?人的应激反应属于半条件反射的思维定式,激动是常态,冷静才是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对于一通指责、假设甚至陷害,我就不信她能在全无准备的时候就做到心止如水毫不在乎!”

    “...”

    邱梦陷入沉思,良久后点点头,对我的说法表示认可,又聊了两句,邱梦狠狠拍了拍我的肩膀,“江枫,好好干,我…特么的倒想看看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她姬瑶花会是什么表情。”

    于是我笑她,“梦姐,你总算正式融入咱管教大家庭,嘿嘿,‘特么的’这种词儿都能蹦出来,看来你的学习能力那是杠杠的强悍。”

    邱梦白我一眼,“近墨者黑,我特么跟你江枫耗了大半宿,多少也被污了…”

    “那我就是墨池了?”

    “我看差不多!”

    就这样,我和邱梦的对话忽然变得轻松起来,也许,人们需要在精神紧张的时候有所放松,尽管放松并不能解决问题,但却能令困境施加给自己的压力显得弱化一些。

    最后,邱梦问了我一个很奇怪又啰嗦的问题,“江枫,我一直在想,假如王红想通了,答应你的条件,供出姬瑶花或者某个别人,你真的会给她五十万并且把她儿子送到国外去治病吗?”

    我看着她反问,“梦姐,类似的问题你好像已经问过我了,怎么又说一遍?”

    “因为…”邱梦的目光有些游移,片刻后道,“因为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或者说,我还是不太了解你。”

    她的回答令我有些黯然,并不是因为答案本身,而是邱梦的反应代表了人与人之间那种对于承诺的不信任,以及商品社会里必然会出现的功利思想。

    我对王红承诺的付出远远超过我能从她身上得到的价值,这种不对等,看来没有人会轻易相信,甚至包括和我并肩战斗的同事。

    再次沉默,我将烟慢慢吸完,无所谓笑笑道,“梦姐,我不想再解释什么,你就当我江枫是傻逼吧,傻逼做事儿,不需要理由的,一切随心好了。”

    …

    当我再一次面对金苗的时候,发下这个女囚的精神明显比第一次提审她的时候要恍惚,形容憔悴,魂不守舍。

    我示意对方在对面坐下,问她,“金苗,你想通了吗?”

    “政府,你要我想通什么?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有必要这样么?”身体前倾,我盯住对方的眼睛,“王红和毛小花已经分别交代了,你还死扛着干嘛?难道你不知道早交代早主动?你这样子,最后的黑锅都会落到你金苗一个人身上…何必呢?”

    “王红交代?”金苗立即瞪大眼睛问我,“她说什么了?”

    “狱方没有义务告诉你吧?”

    我冷笑,“金苗,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交代你的问题就行,别人说什么,那是狱方的事情,和你无关。”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

    我有些烦躁,直接打断她,“说吧,谁指使你挑动女犯人群殴的?还有,给你家那么多钱,为你大姐哥嫂安排工作的,又是谁?”

    金苗迎着我的目光,对视一会儿后有些熬不住,低下头道,“政府,我没什么好说的,家里的钱和我无关,都是他们自己攒下的。”

    我点点头,说,“好,金苗,你倒是挺讲究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似乎并没有错,但如果你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会因为某个重大案子受到牵连,你还会这么想吗?你犯得着替别人背黑锅?”

    见她不说话,我又道,“也许你担心他们会让你还钱,也许还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打击报复,家人会不会受到欺负,因为对方的势力太大了…我能理解你,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点,弃暗投明也许会经受一时的阵痛,但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好的!而同流合污的结局注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翻身!金苗,有些事情太可怕,你掺和不起,趟浑水就是掉进漩涡里,淹死你没商量…”

    “政府,您到底想说什么?”

    “你知道姬瑶花为什么会对你那么好?”我突然发问,第一次在面对金苗的时候,说出姬瑶花这个名字。

    “姬瑶花?”

    金苗愣神,似乎对我说出的这个名字有些诧异且茫然。

    我暗叫,麻痹的,要坏!

    我所采用的方式是预审时比较常用,同时效果也是公认极佳的‘突袭蒙诈式’问询法。

    但金苗的反应,却不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的心情跟着一凛,难道…我猜错了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