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有收获还是被洗脑?
    当寂静再一次出现在三监区的管教休息室,我终于在沉默后说了一句话。

    “姬瑶花,你是一个性格复杂且智商极高的女人,你矛盾,所以你不惜入狱赎罪,但你又有自己处事的原则,所以你才会想要报复那些曾经伤害你或者伤害过你的家人,甚至就是引诱你儿子犯罪的人,对吗?”

    我注意到,当我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姬瑶花除了面色比刚进来的时候苍白些之外,她的表情依旧很淡然,就像之前我讲的一切都与其无关,她只是在听一个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怎么,我的问题你不敢面对吗?姬瑶花,我希望能够尊重你!所以我期待你能够将一切事实全都实事求是讲出来…别让我看不起你好吗?”

    再一次,沉默,并且这样的沉默和之前不一样。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姬瑶花身上,大家似乎都失去继续分析、探究或者思考的心情,只希望从姬瑶花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无论,这答案是否和我所猜想的一样!

    良久,姬瑶花问我,“江队,能不能给我一杯水?”

    “没问题!”

    我示意一名管教给姬瑶花倒水,甚至问她,“如果你愿意配合狱方,我甚至可以答应你一些小小不然的要求,比如,要抽烟吗?”

    “不用,我不沾那东西。”

    我收回手中的烟,自己点上,问,“还有什么要求?”

    姬瑶花摇摇头,从管教手中接过水,大口喝下,缓缓开口,“江队,我想说,你是一个非常棒的心理专家,也是一个很有潜质的犯罪行为、犯罪心理研究者,然而,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假设,对吗?”

    我看着她,没有回答,慢慢将烟圈吐出来。

    我知道,姬瑶花后面还有话要跟我说。

    果然,仅仅停顿几秒钟,姬瑶花又开口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科学家说宇宙是无限的,又说它是有边界的…那这不是矛盾的吗?宇宙之外又是什么?还有,现在的理论是,宇宙的形成源自宇宙大爆炸,那谁又知道大爆炸发生之前,这个世界是怎样一个形态?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这些自相矛盾的理论,却被人们承认着,并且还被奉若神明?江队,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么?”

    “姬瑶花,”我皱起眉头,“你想告诉我什么?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江队,你刚才不是讲了悖论故事吗?既然宇宙边界论是悖论,宇宙形成也是悖论,可为什么人们却要选择一种说法去相信它呢?”

    我盯着对方,还是搞不明白姬瑶花说这些话的目的所在。

    “因为…”

    姬瑶花忽然笑了,从进来管教休息室之后,第一次将微笑转变为笑逐颜开那种畅笑,甚至于让我有种心旌摇曳的感觉。

    “因为没办法解释,所以只能选择相信,对吗!?”

    “这…”我没办法回答她。

    “所以江队,你做的那些假设,正是因为你没办法解释假药案,我杀儿子以女犯人群殴案之间存在某种必然联系,所以你才会设定那些前提。”

    她看着我,似乎对我这个人很感兴趣,“江队,你说了‘人会遵守虎毒不食子’,还有,‘正常人不会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很多假设,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假设呢?因为你要证明悖论的存在,因为悖论本身是要立规矩的,是有前提的,不是吗?”

    姬瑶花说了不少话,脸上的苍白也渐渐有了血色,她拢着头发,继续问我,“江队,可你说的都只是限定了前提的假设罢了,你甚至手里没有任何一条证据能证明我和这些事情有关系,对不对?那…你和我说这些,有意义吗?”

    我微微闭着眼,像是在琢磨她话里的漏洞,但实际上,我根本没办法反驳她的话,因为我很清楚,姬瑶花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真是个牛逼无极限的女人!

    她已经在最短的时间里抓住我话里的不确定因素,甚至于,我猜测,我的这些分析姬瑶花应该早就想到了吧,不然她怎么能一下抓住问题关键呢?

    “江队,你说了,希望尊重我,希望我能说出实情…可我自己都不尊重我自己了,我还需要你们尊重干嘛?目的何在呢?刑期遥遥,我还会在这里渡过两千多天的漫长岁月,在监狱里,我们都是被诅咒,受到惩罚一群人,我需要获得某个人的尊重吗?请你告诉我,我需要吗?”

    …

    和姬瑶花的对话,便在这种无疾而终的状态下结束。

    我亲自押送姬瑶花回监室,路上,我只说了一句话,“邪不胜正!姬瑶花,终究有一天我会得知案子真相的!”

    “可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对吗?”

    我摇摇头,笑笑,目送其被狱警带回监室,俏丽而萧瑟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楼外的寒风里,我分不清天际是否已经发白,邱梦跟过来,问我,“江队,这事儿就这样了啊?我们…我们怎么向陈监和上面交代?”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我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身体收紧,抵抗着半夜三点的凉意,对邱梦说,“梦姐,其实我和姬瑶花的对话还是有收获的,很大收获!”

    “有吗?”

    邱梦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终放弃般摇着头,叹息道,“唉,我没看出有任何收获啊!相反,我怎么觉得咱们之前的所有推断好像的确存在太多不扎实的地方,有漏洞呢!?”

    “你被她洗脑了!”

    我无奈于邱梦的状态,甚至觉得自己也没有最开始那样坚定。

    不过,我还是努力将姬瑶花带给我的这些困扰摒弃出脑海,对邱梦说,“梦姐,走吧,我会告诉你们收获是什么的!”

    “去哪里?回去休息然后继续想?”

    “不,我该找其他人聊聊了。”

    “找谁?王红么?”

    “不,”我摇摇头,“再给王红点儿时间,她总归会撂的!”

    邱梦有些茫然,问我,“那你准备找谁谈?毛小花?”

    “我想再和金苗谈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目光里射出坚毅来,又握了握邱梦销瘦的肩膀,“她会交代的,相信我!”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