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这是真相吗?
    我的豪言壮语似乎作用并不明显,只是让姬瑶花笑笑,“那好,江队,你说吧。”

    邱梦也催我,“江枫,你说啊,为什么你要讲这两个故事?还有,她,姬瑶花,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孩子,还要自己告自己?”

    “我讲故事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生活中的确存在‘悖论’这种情况的!也是想提醒你们,犯罪嫌疑人往往会制造一些看上去不可能成为因果的假象,从而误导警方的侦破方向,最终达到保护自己的目的!因为,正确的思路已经被‘证明’为不可能或者说矛盾的,因此谁也不会怀疑到真正该怀疑的人身上,姬瑶花,你说呢?”

    对方点点头,却依然没有说话。

    “所以邱监,”我思如泉涌,口齿无比流利,“如果没有这次女犯群殴案发生,我们没有通过抽丝剥茧的层层递进分析而锁定姬瑶花,你们能想到她既是假药案的核心团伙成员,又是受害者吗?绝对想不到,对吧?其实我也搞不明白,姬瑶花贩卖假药和伪劣医疗器械应该不是为了钱,因为她捐出去的慈善款已经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几辈子的工资还要多得多,她根本犯不着铤而走险那么做。所以这就造成矛盾点,也是悖论产生的地方:既然能够通过正当生意赚到足够多的钱,她干嘛还要知法犯法?”

    “我也不明白…”邱梦脸上显出苦恼的样子,连连摇头。

    “而且,她对儿子动手的时候,孩子还没有成年,不到十八岁是不是?我更不明白了,才那么大的孩子能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以至于亲生母亲要下死手?这特么得是多大仇恨啊!”

    我叹息着,却没有将这个问题抛给任何人,而是自己继续解释,“所以,如果不考虑姬瑶花和儿子之间仇恨的原因,我们假设她儿子的确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那么,姬瑶花动手杀子的目的就存在几种可能性:一,赎罪!”

    我盯着姬瑶花,发现这次她却没有将目光迎向我。

    “她儿子有罪,大罪,天人共怒的罪,而姬瑶花没勇气将他绳之以法,于是通过对其下毒手的方式以求自己心理上的解脱!二,因为姬瑶花懂医术,因此她冒了一次险---知道虽然能重伤儿子,但却不会要了他的命,从而通过这种方式揭示什么,或者掩盖某些东西!事实上,她儿子不是没死吗?不是抢救过来了吗?按照常理,姬瑶花这种心思深沉的人,她不可能成心想要弄死一个人却最终功败垂成的!”

    听到这里,方雅皱眉问我,“江队,这个第二点,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是想说姬瑶花其实在做局?用她儿子的命做局吗?”

    “有这种可能,”我苦笑,“事实上,犯罪卷宗虽然没有对姬瑶花杀人的理由进行详细解读,但结果,你们注意到了吗?她儿子在抢救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被送到国外进行康复性治疗,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回来…这又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姬瑶花通过这种方式,既让自己和儿子受到惩罚,又为其脱了罪,令警方鞭长莫及?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我们的所有对话,我的一切分析都当着姬瑶花的面,不过一问一答间,就像对方没有存在那样,自己说自己的。

    不过我却看到景瑜、张队等几个三监区的管教脸色已然变得异常难看,身体也在一刻不停轻微抖动着,似乎根本无法接受我对姬瑶花的分析。

    我冷笑,继续道,“第三,也许我错了,姬瑶花本人并不是假药犯罪团伙的成员,但她却和这个团伙有着密切关系,比如,她儿子也许是核心成员之一!”

    “不会吧?”

    景瑜忍不住打断我,“姬瑶花的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缺钱吗?而且当时他才多大啊,怎么可能呢?”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说,比如,也许…”

    我耸耸肩,“不过这个并不重要,不是吗?我们只要确信姬瑶花和假药案有关系就行了!”

    “至于自己告自己,也许是姬瑶花良心发现想要让那些丧尽天良的家伙受到惩罚,也许是…算了不说了,你们以为,她能做出亲手杀子的举动,那自己告自己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

    方雅无话,景瑜无语,而邱梦更是大张着嘴巴,不知道意识还是不是存在其脑海里。

    我说得口干舌燥,咕咚咕咚将一杯水灌下,这才想起半天没有抽烟。

    掏出一根点燃,我问大家,“还有疑问没有?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但我现在也没办法回答你们…好,咱们说结论!”

    “...”

    “言归正传,说得再多,毕竟那些属于陈年旧案,我们可以事后将分析报告和得到的线索提交警方,有刑警队或者经文保处来破案…最后,我们还得说说女囚群殴案!”

    我的目光转向姬瑶花,对她说,“姬瑶花,你处心积虑推动女犯人斗殴,并且通过各种手段买通金苗、王红和毛小花等人,目的应该是为了报仇!而报复对象就是被打伤,尤其被重伤的两名女犯人!”

    “何以见得?”姬瑶花终于开口,不过却是在反问我。

    “原因很多,可能性也很多!”

    我揉了揉肿胀的额头,“姬瑶花,也许是她们将你儿子拉下水的,所以你发现自己儿子参与假药案,犯下那么重的罪,气急之下对他下了毒手…但你却一时一刻没有想着放过其他同案犯!于是,当你发现假药案中的某些人竟然送上门来和你关在同一个监区,仇恨的种子便在一瞬间发芽茁壮!不过你还是很能忍,并且精心谋划了这桩群殴案,想要假借其他犯人的手要那两名女囚的命!姬瑶花,整个儿三监区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且,你还有的是钱!甚至连狱方破不了案子,连被重伤的女犯人不敢据实交代你都猜到了…”

    我狠狠吸了一口烟,又叹了口气,道,“姬瑶花,我真得送你四个字---料事如神!”

    目光锁定对方,我却在问自己,麻痹的,我说的这一切,是真相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