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无言的交锋
    觉得似乎找到对付姬瑶花的办法,我点点头,对她说,“好,既然四年前的事情你不想提,我呢,也不想再勉强你。姬瑶花,我现在需要知道女犯群殴案的真相,你必须向我坦白交代你所知道的、所做过的一切!”

    双方互相望着,我注意到,姬瑶花迎着我的目光,采取了一种头向上抬起,下巴略略指向我的姿势。

    没有说话,我仔细观察对方的所有细节动作,双眼渐渐眯成两道缝。

    姬瑶花,这是在侮辱我吗?

    行为意识形态理论中,对于一个人在面对某些情况或者将要做一件事情之前的很多动作细节、表情、说话方式和语言用词,以及其思路的跳跃和连贯性,都做了大量实验性归纳。

    就是通过制造数量众多的实验,观察被实验者在行为、情感、身体等各种细节方面的变化,从而形成理论性总结。

    比如,说话时和对方对视几眼后,不自觉躲开自己的目光,有可能证明两点:一,自己心中有鬼不敢直视对方眼睛。二,性格或者生长环境,造成常年存在于心底的某种不自信,从而觉得自己直视对方眼睛属于一种挑衅。

    而像姬瑶花现在这样,抬起头,将下巴指向我,那么她看我的目光就变成一种自上而下的‘俯瞰’姿态。

    并且她抬头的幅度很大,保持这样的姿势并不舒服,因此我第一时间排除这是其习惯动作的可能。

    那么,只能说明这种姿势是姬瑶花有意为之的。

    而这种有意或者惯性动作,又能证明做出这个动作的人,从内心里看不起对面的交谈者。

    俯瞰,具有自身高高在上,对方需要顶礼膜拜的含义,因此,属于‘完美心态’的一种表象,也就是说,姬瑶花具备perfect idea(完美心态或者完美思路)!

    如果时间倒退回四年前,姬瑶花还是风云一时的牛人,她这样藐视我并不足为奇。

    因为我江枫和她姬瑶花的确不在一个水平上,排除人格的高下,仅仅从社会对于一个人是否成功的判断标准来说,我明显属于默默无闻的甚至还没有上路的一族,而她则早已是高高在上的成功人士。

    但现在呢?

    姬瑶花是犯人,是需要对我卑躬屈膝,甚至说话都要讲求方式的有罪之身,她凭什么还能保持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秒我?

    姬瑶花没有动,我则慢慢将香烟掏出来,同着她的面点燃一支,慢吞吞喷着青雾。

    良久,姬瑶花忽然对我笑笑,捋动秀发的功夫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个样子,而是重新坐好。

    身边的邱梦和景瑜等人,谁也没有说话,神情紧张看着我和姬瑶花打哑谜。

    只是我相信,她们谁也没有看出就在十几秒钟之前,我已经和姬瑶花进行了一次无言的交锋。

    对方终于开口,不过却没有说案子。

    姬瑶花忽然问,“压力转移?”

    “你可以这么认为。”

    她又摇头,似乎有些遗憾道,“可惜我不会抽烟,不知道这样还能转嫁压力。”

    我笑笑,“你也许想错了,抽烟是我喜欢做的一件事,当我需要获得灵感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抽烟,所以姬瑶花,我抽烟可能不属于纯粹的压力转移,而是获得新动力的手段。”

    这时候,邱梦忍不住,开口问,“江队,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我和姬瑶花忽然都笑了,就像两个认识已久的朋友那样,很轻松很默契。

    没有理会邱梦,我问,“专业领域也是搞心理学研究的?”

    “不是,”对方回答我,“我研究的是心血管药物和相关临床理论,不过对心理学比较感兴趣罢了,比不上江队是科班出身。”

    “姬瑶花,你很不简单啊!”

    “江队过奖,我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当不得真的。”

    “那什么才能当真呢?比如…”

    我将双腿相互交叉,翘起放到会议桌上对着她,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大幅度伸个懒腰。

    “比如我这样?”我又问。

    “嘻嘻。”

    姬瑶花笑,“你这样跟我刚才那样属于一个意思,江队,我们扯平了!”

    …

    半支烟的功夫后,当我们双方重新坐好,我想,我和姬瑶花都该对面前的对手有了一个全新的基本判断。

    “姓名?”

    “姬瑶花。”

    “性别?”

    “女。”

    “年龄?”

    “四十三周岁,还有两个月四十四岁整。”

    “继续刑期?”

    “经过一次减刑后,还有六年零十一个月。”

    我停下手中的笔,我自言自语,“还有将近七年啊!”

    摇摇头,又继续问她,“四年前,你那时候还不到四十岁,三十八还是三十九?”

    “我被控制人身自由的时候是三十八岁半,进入三监区服刑是三十九岁半。”

    “嗯,那时候你儿子多大?姬瑶花,这个问题和本案无关,我也能自己得到答案,所以你可以不回答。”

    “十七岁刚过!”

    “什么?”我有些意外,问她,“你不到二十二周岁就生孩子了?”

    姬瑶花再次盯住我,良久后才说话,“是,我上学早,大学初尝禁果,大四的时候有了孩子,一毕业就结婚生子,不过我还是继续念了硕士、博士,毕业后去了大学当教师。”

    我翻动姬瑶花的监狱档案,有些疑惑,问,“你的专业是生物工程,后来工作的学校为什么不去医科大学或者医药大学?怪不得呢,我开始看你档案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联想到…”

    “没有第一时间联想到我和假药案有关系?抱歉,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定论,我没法和江队还有各位队长说得更多!至于工作选择,这么说吧,我参加工作的学校设有医学院的,不过,我并没有去那里。江队,在什么地方工作似乎没那么绝对吧?学数学、搞物理的,后来转行做微电子或者计算机,不是很多吗?”

    我点点头,的确,姬瑶花说的没错。

    现在跨专业工作的例子比比皆是,学天体物理的可以转行卖楼房,她姬瑶花当然也可以。

    我很想问她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稚子下手,但终于忍住,沉声道,“下面的话,请你认真听好,并且仔细想想再回答我!”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