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艰难的交谈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心中便开始思量,姬瑶花,她会怎么回答我?

    默然两秒钟,我将手上已经凝结了相当长度的烟灰弹掉,轻轻笑笑,“姬瑶花,这样说吧,如果你是我,你会相信我和女犯群殴案无关么?”

    对方却再次摇摇头,“我不知道的,因为我不是您,我没有在那个位置上。”

    “所以,”我立即接她的话,“所以啊,我说我相信,或者说不相信,其实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对吧?你只需要告诉我,女犯群殴案到底是不是你指使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就可以了,是真是假我自会判断!不过,我还是提醒你需要为你每一句话,每一个回答负责任。”

    姬瑶花忽然笑了,抬手将一丝垂在额头的秀发捋到耳际,轻声说,“江队,尽管你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但你的态度已经表明---如果我说和这件事情没关系,你其实是不信的。”

    “哦?”

    我有些感兴趣,问她,“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假设你心中不存在某种固有观念,愿意选择接受我的说法,后面那句话你就不会问!江队,刚才您问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这不恰恰表明你其实默认我是幕后那个人的想法么?因为这是前提,有了前提,你才有机会有欲.望探求我为什么要这么干的目的。”

    我为她的观察力感到惊讶,不过觉得倒也不算太稀奇。毕竟,作为具有这样卓绝阅历的人,姬瑶花比普通囚犯更难对付也在意料之中。

    点点头,我没有否认,“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怀疑你就是女犯群殴案的幕后主使,姬瑶花,你曾经也是风云一时的人物,虽然因为犯罪入狱,可我认为你和别的犯人是具有差异点的。”

    “哦?”

    她终于有些动容,似乎被我的话引起兴趣,反问道,“哪里不同,差异点是什么?”

    “从犯罪行为和犯罪心理的角度,大多数人犯罪都存在诱因!”

    我解释,并没有因为她以这样对等的语气和我说话而感到不舒服。

    “噢,您是觉得我没有诱因吗?所以和她们不同?”

    “不,”我摇摇头,“我想说的是你四年前获罪入狱的事!姬瑶花,一个人犯了罪,一定是有原因的,比如和人结仇,比如因为穷困潦倒,比如被人欺骗从而想要报复…但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犯罪,并且还对亲生儿子下毒手!”

    晃动手里姬瑶花的犯罪卷宗,我问她,“很奇怪,监狱档案里写得非常含糊,并没有给我一个你为什么企图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理由!所以,你属于‘无诉求犯罪行为’,而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精神不正常,或者受到某件事情刺激,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只有这些案例,犯罪嫌疑人或者已经定罪的犯人,他们的犯罪目的才会比较模糊,边界性不清晰!只是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你显然又不属于这个群体,因此,我才说你和别的犯人不太一样。”

    在我目光注视下,姬瑶花慢慢抬起白皙的手,将十根修长的手指平平展开,全部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再抬起头时,脸上又挂上那种淡然宁静却让人好感倍生的笑容。

    对方开口道,“江队,不得不承认,您果然是学习心理学出身,对人性心理的把握远比一般人要深入得多!不过,就算按照你说的,我和别的女犯人存在某种差异点,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你甚至并不能证明你所谓的差异点究竟存在不存在,这些都是你假想的罢了,对吗?”

    “没错,是我假想,准确说,是我推测的!”

    我轻轻颔首,觉得面前的美丽女人其实是个非常好的聊天对象。

    她机敏聪慧,漂亮大方,反应非常快,并且总是能够保持淡然的姿态。

    按照常理,姬瑶花这种性格的女人,属于典型的倾听者,具备轻而易举就能获取他人信任的素质。

    尤其对于我来说,有种冥然的感觉---我和她在某种程度上很相似,思维落点也往往会在同一个频道上。

    然而,此刻对话双方却坐在三监区管教休息室的会议桌两侧,我是管教她是女囚,终归是对立的双方,这就未免令我有些遗憾。

    就像一个画家呕心沥血画出一幅自认为可以传世的巨作,却忽然被人告知,他的画法已经过时,如果愿意他当然可以画完,但艺术和市场是对立的,因此结果将令其非常失望…

    “既然是假想,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回答您的提问呢?”

    姬瑶花微笑着,“当然您是管教,您有资格向我提出任何个人权利之外的要求…所以,如果江队坚持要知道答案,我可以给您一个说法。”

    我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品味对方所言的内涵。

    权利之外,坚持,可以,说法…

    这个女人,非常难缠啊!

    显然,姬瑶花懂法,因为实际上,并不是每个犯了罪的女犯人都会被剥夺所有人身权利的,因此她有权不回答某些属于其个人**的问题。

    其次,我认为‘坚持’两个字是在试探我的态度。那么,是不是姬瑶花其实也在猜测我是否一定要从她这里打开突破口,或者说,我还没有让其他同案犯坦白?

    还有,‘可以,说法’,代表什么意思呢?是表明她会给我一个态度,然后让我自己去判断她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么?

    我又有些迷惑了,因为我很清楚,对于心思缜密如姬瑶花一般的女人,她绝不可能落下任何把柄在狱方手里,从而令自己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可难道她不明白,无论其说什么,总归会有对错、有真假吧?真话,可能致使她获罪,假话则会在被证实后,令其非常被动,继而罪加一等,无论她的话是真是假都会很难受…

    所以,我该做的,就是让她开口!

    盯着她的双眸,此刻我突然特别想知道,姬瑶花会给我怎样一个说法呢?

    我不会继续问她四年前为什么要刺伤自己的亲儿子,我只问三监区的群殴案!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