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美若天仙的女囚
    没人再开口,似乎张队她们谁也不愿意面对我指明的事实,可又不能自欺欺人,继而只好表现得很伤感和无可奈何。

    沉声,我又道,“不过很奇怪,大家注意到没有,姬瑶花最重要的企业之一,也就是她发家的根本是哪个公司?你们看,正是t市第三大医药连锁供应商!也就是向公安部门举报有人假冒他们名义贩卖假药和伪劣医疗器械的那个受害方!”

    我将手中签字笔在桌子上狠狠敲了两下,冷着脸质问,“张队、瑜姐,你们就不觉得蹊跷吗?如果我们的判断没有问题,姬瑶花就是假药集团的核心成员,那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为什么自己告自己?丫…脑子有病啊?”

    没有人可以回答我的疑问,包括我在内,只剩下呆坐在这里,冥思苦想并且继续茫然下去。

    这里面肯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古怪!

    站起身,我走到管教休息室窗前,将两扇钢化玻璃窗完全打开,冷冽的夜风便忽地一下猛灌进来,同时那种已经有些刺骨的凉意也让我们的脑子略略有些清醒。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这其中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可…思前想后,我仍然把握不清楚这桩陈年旧案的症结所在,于是心中便有些焦躁。

    邱梦来到我身后,将原本披在她肩上我那件外套送过来,道,“跟这儿自虐呢?穿上吧,回再冻病了不值当的!”

    我就问她,“梦姐,我怎么越来越糊涂呢?本来已经断定姬瑶花就是这次女囚群殴案的幕后主使,而且那桩尘封六年之久的假药案肯定和她,还有那两名被重伤的女犯人有关系,但…特么的矛盾点太多啊!至少,我想不明白为何姬瑶花自己告自己?还有,都说虎毒不食子,她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又一直在做慈善事业,干嘛要对自己的独子下毒手?为什么呢?因为钱吗?她或者她的家人,存在缺钱的可能吗?”

    我是在问邱梦,却更像自己问自己,因为我知道邱梦根本不可能给我任何有意义的回答,我只是通过将这件事里的疑点一遍遍说出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困惑。

    无出意外,邱梦默然,她当然没办法回答我的问题。

    终于,我紧了紧领口,转身对邱梦和方雅等人说,“算了,咱们跟这儿枯坐干想没有意义,直接提审姬瑶花吧,我倒想听听她会怎么说?”

    “提审没问题,但总不能因为我们对她有怀疑就定罪,是不是?”

    “没错,我们手里是没有证据,而且六年前的假药案,明面上姬瑶花还是最大的受害方,所以我们的确没办法定她的罪…”

    我点点头,看看大家,“你们也不用那么紧张,我就是想会会这个传奇女人,和她聊聊!”

    …

    提审姬瑶花的地点没在预审室或者禁闭室,我没表态,而张队等人也根本没有问,直接将姬瑶花带到管教休息室来。

    不过,当我面对姬瑶花的时候,却有种毁掉三观的奇妙感觉。

    对方前来的路上,我曾想过姬瑶花的形象:知性,沉稳,安静,目光里透着睿智,并且可能对我抱有一定的敌意。

    只不过,当我见到这个曾经的大学教授,上市公司总裁,身家数十亿的慈善家时,还是被惊住了。

    姬瑶花,太美,美到连岚澜和燕然、陈倩这种妖孽级别的祸水也无法和她相比。

    我念过大学,对那些大学里的女老师、女博士早已经有了固定印象:戴眼镜,微胖或者干瘦,不修边幅…

    可姬瑶花呢,即便穿着一身和其他女犯人一样的囚服,也依然保持着出尘脱俗的美貌,婀娜多姿的体态令囚衣根本没办法阻拦万一。

    更何况,她的年纪已经四十四岁!

    一个半老徐娘,竟然能把和她站在一起的方雅、邱梦、景瑜全都比下去,可见姬瑶花是多么与众不同。

    她走向我,微微笑了笑,坐在会议桌的对面,态度倒是和我想象的一样沉稳。

    只是,与我所料不同的是,我没有从姬瑶花目光里看到那种假想过的敌意,而即便已经不再年轻,她却依然目光如水,清澈得就像从未沾染红尘的九天琼瑶…

    我愣着,足足过了五六秒钟才开口,问,“姬瑶花?”

    “是,政府,我是姬瑶花。”

    “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您是咱们沙山女监新来的管教,还是心理辅导教师…”

    “你见过我?”

    “没有,”姬瑶花的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情,“上次您开宣讲课的时候,本来我是报了名的,不过管教队长劝我放弃了,因此对江队是只闻大名未见其人。”

    “为什么劝你放弃?”

    “因为她们希望更多表现不够好的女犯人有机会听到您灌输心灵鸡汤,从而好好接受再教育,积极改造。”

    “哦…”我点点头,又问她,“姬瑶花,那是不是说,你属于改造积极分子,一惯表现良好,所以才没有得到听我宣讲课的机会?”

    “我的表现…应该还可以吧!”

    姬瑶花微笑,顿时,我就觉得对面有一朵出水芙蓉花盛开。

    低下头,我将目光从姬瑶花脸上移开,借势拿出一根烟点燃,这才又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过来吗?”

    “知道,又不算十分清楚。”

    “哦?”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姬瑶花回答得竟然如此坦然。

    “姬瑶花,那你说说,我干嘛要找你来谈话?”

    “江队,因为您想调查昨天发生的群殴案真相,也许您怀疑我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那,请你认真回答我,群殴案是不是你策划的?是不是你煽动的?姬瑶花,请你记住,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将作为供词记录在案,你要为你的话负责任!”

    姬瑶花从进门后始终保持着的微笑忽然凝固了,不过笑意仍然停留在她那张美到无法形容的俏脸上。

    沉默良久,她轻轻摇摇头,说出来的话有些意味深长,“江队,如果我说群殴案这件事请和我无关,您相信吗?”

    我凝视着她,这次并没有将目光躲开。

    同样沉默之后,我淡淡开口,反问她,“姬瑶花,你说我会相信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