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意想不到的罪犯
    盯着景瑜,我问,“瑜姐,你们是不是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我?”景瑜有些愣神,先是茫然点点头,继而又使劲摇晃着脑袋说,“不,不可能的,不会是她!”

    我又转向张队问,“张姐,那你来说,到底是谁?你和景医生第一个想到的人选是哪个家伙?”

    张队的表情同样是那样难以置信,不断摇着头道,“的确,根据江队的分析,入狱时间在三到五年内,有钱,人缘好,在犯人中有相当影响力,并且懂得医学知识…是有这么个人,但我不信会是她!”

    “谁,是谁?”我不为所动继续追问,不过心中倒有些好奇,暗道,不就是一名在押犯嘛,干哈景瑜和张队都不相信对方就是那个幕后推手,甚至根本不愿意去怀疑她。

    邱梦也帮腔道,“张队,景医生,你们倒是说啊,怀疑谁?”

    “...姬瑶花!”

    卧槽!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温瑞安温大爷《四大名捕》系列里出现的那个反派人物,特么从名字看就像女魔头。

    “还有叫这名字的?”我问,“张姐,行,咱甭管她叫啥,为何你们非要说姬瑶花不可能呢?根据什么?”

    张队看了我一眼,又和景瑜对视良久,才道,“你知道姬瑶花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女犯人!因为犯了某种罪行入狱服刑的女犯人!”

    “不,你不该这样偏颇看待她的!”

    没想到,性情一贯比较温和,对我也言听计从的景瑜首先反驳我的话,“江队,姬瑶花,她其实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人!”

    “哟,是吗?”邱梦显得非常感兴趣,立即接话道,“怎么好了?好人还能蹲大牢?”

    “唉…”

    这次是张队开口,她的声音很平和但却蕴藏着某种感情,而说话的语气,竟然像在给一个伟人歌功颂德。

    “姬瑶花原本是一名大学教授,后来下海经商发了大财,据说她手里控股至少五家上市公司,她名下或者和她有关的发明专利超过三十项,曾经连续五年当选为t市人大代表。”

    我听得有些发蒙,特么的,这么优秀的人才,怎么会入狱呢?这么说,好像她不该和假药案有关系了。

    而随着张队的不断解释,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觉得姬瑶花的确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坏事。

    “姬瑶花赚了很多钱,不过当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她又放弃赚钱开始转型做慈善,据传,她每年都要捐出大笔金钱救助残疾群体和生活困难的妇女儿童,后来索性自己成立基金会,将身家的百分之九十都投入慈善事业里,好像仅仅姬瑶花一人,十多年的捐款额就达到几十亿,可以说,差不多赚的钱都捐了!”

    我点头,轻轻嘬了一口烟,喷出,笑笑说,“罪大恶极的人,总会用最耀眼的方式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和所犯下的罪孽,并且通过不断回馈社会来赎罪,这种人并不只有姬瑶花一个。”

    张队却摇头,“我不认同江队的观点!姬瑶花是后来入狱的,而慈善事业人家已经做了十年…”

    我立即拦住她问,“什么时候入狱的?她犯了什么罪?”

    “四年前被控制行动自由,拖了半年宣判,在咱们三监区正式服刑的时间已经三年多。当时她从入监队转过来的时候曾一度引起轰动,因为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听过姬瑶花的大名,所以想象不来她竟然也犯了罪成为阶下囚。”

    “什么罪名?”

    “故意伤人!”

    “伤人?伤的是谁?人死了没有,或者,是不是落下终生残疾了?”

    “重伤,没死人,也没有落下残疾,不过据说受害人当时差点儿就挂了,抢救了十几个小时才醒过来…”

    我蹙起眉头,追问,“到底她想杀的是谁?”

    “唉…”张队连连叹息,好半天才回答我,“姬瑶花想杀的是…她儿子!”

    …

    当对话终于暂时停顿下来,我的眉头拧成一团,又开始惯性抽着烟。

    邱梦见我心情不好,用胳膊肘碰了碰道,“江队,你烟也太勤了,少抽点儿吧,这样下去肺都黑了。”

    我苦笑,“早就一片墨了…梦姐,我当然也想少抽,实际上,要没有这许多烦心事儿跟这儿堵心,我一般不会抽这么多的,好了好了,抽完这根,就这根。”

    不再搭理她,我开口,“通过刚才张姐和瑜姐的介绍,我这样为姬瑶花画一个像吧:姬瑶花,女,四十四岁,受过高等教育,具有高级人才相关学历,少时家境一般,但通过奋斗成为亿万富翁,符合高智商犯罪的特点。”

    见景瑜又要说话,我连忙抬手示意其稍安勿躁,吸口烟又说,“姬瑶花功成身退,入狱前十年开始做慈善,哦,我刚才又了解了一下,准确说没有十年,只有六七年的样子,也就是说,算上入狱服刑的三年多,大概十年前她已将中心转向慈善事业。”

    张队和景瑜以及几名三监区的管教骨干纷纷点头,表示这些细节没有错。

    “一直顺风顺水的姬瑶花在将近四年前突然作案,动手将亲生儿子刺成重伤,险些丧命,因此一审被判了有期徒刑十二年,姬瑶花表示服从没有上诉…”

    我顿了顿,也不管除了邱梦外的其他几人神情黯然,继续说下去,“姬瑶花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已经获得一次减刑机会,并且她十分大方,乐于帮助监狱里的任何人,尤其不看重金钱…因此,包括不少家庭有困难或者临时遇到急事儿需要用钱的管教在内,犯人、管教甚至一些社会人,都曾接受过姬瑶花的资助和救济,比如瑜姐,比如张队,是不是?”

    两女默然,一个双手紧紧扭在一切,一个微不可查点点头。

    我也多少有些不忍,但想要揪出事实真相的强烈欲.望却让我不得不继续说,“不过,你们是否注意到一个以前看不出来,但现在却非常明显的疑点?”

    “是…是什么?”

    “姬瑶花的本职工作,她是干什么的,下海经商后,她的主营业务又在哪个领域?”

    我缓缓摇摇头,“医药!这没错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