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她是谁?
    随着我的话,所有疑点一下集中起来,全部指向这个贩卖假药和伪劣医疗器械的案件上!

    我整理思路,重新措辞,“后面的案件统统不用看了!玛德,怪不得幕后主使敢放言说能够帮助王红呢,甭管丫们是真李逵还是假李鬼,既然对方在医药圈子里混,就一定有着相当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所以,她们才敢拍着胸脯保证,甚至已经对王红证实其有能力在血液储备方面帮上大忙!还有,毛小花为什么会选择装成精神不正常的方式逃避惩罚?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最后送她到监狱医院或者t市监管局指定的对口医院为毛小花做精神方面的鉴定,而那边又有她们的人,为毛小花脱罪就很容易,对不对?再加上金苗的亲属被安排在医药行业工作…如此种种,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对方的势力应该集中在医药圈,而且,至少我认为,选择王红作为群殴事件最重要的出头策动人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套路,都特么是套路,真够深的!”

    洋洋洒洒说完,邱梦几人都不说话了,看向我的目光分外复杂,简直称得上各种韵味都有,不过最多的,还是惊讶和敬佩。

    也许,我丝丝入扣细致入微的分析,已经将她们完全折服了吧!

    叹口气,我紧紧攥着拳头,振臂挥起,大声道,“不枉兄弟们跟我熬夜奋战,特么的,总算要见到曙光了!”

    邱监便又拿桃花眼瞄我,“什么兄弟们?明明是姐妹们好不好!”

    “嘿,”我嘲笑她,“邱监,您还是来的时间太短啊,即便在女监工作,大家互相之间的称呼基本都是兄弟,最多叫一声姐们儿,什么姐妹们不姐妹们的,娘了!”

    众人哈哈笑起来,心中的阴霾也似乎随着这些欢笑一丝丝从胸口剥离…

    再一次,我们盯着投影在墙上的案情图片,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琢磨。

    良久之后,方雅问我,“江队,这上面好像也没有更多有用的内容了,唉,信息量太少啊!”

    我点点头,“对的,所以这案子才没有被起底嘛,你看,抓了几十个人,甚至全国各地都有犯罪记录,也能确定犯罪团伙的核心成员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t市等几个地方,但祸首呢?一个也没有抓到!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是一个组织严谨,从一开始就想到案发后怎么脱身,具备相当反侦察意识的罪恶团体!玛德,你们看看,造成死亡、瘫痪、植物人以及因为重大后遗症丧失基本生活能力的患者人数…我真不敢想象,特么的,超过五十个啊,其中促成直接死亡就有十五人!”

    我的话令在座众人重新陷入沉默,太震撼了,五十多个重大伤亡,代表着超过一百个家庭因此支离破碎,而且这还是t市一地的统计数字,要知道,对方的‘业务’曾经一度发展到超过二十个省!

    我已经无法再深入多想,因为我不敢面对这些天杀的家伙为了获取暴利丧心病狂所造的孽!

    默然之后,邱梦第一个开口,说,“但我们还是不能从这个案子联系到三监区的某名在押犯!而且按照江队的说法,那家伙入狱应该不是因为假药案,而是被别的案子牵扯进来的,并且直到今天为止,狱方依然不知道在押女囚中间藏着假药案的罪魁祸首,我们该怎么查?”

    景瑜也补充道,“还有,就算王红或者其他女犯人指证某个女囚是幕后黑手,我们又怎么证明她和假药案有关系,并且还是核心成员之一?另外,通过江队的分析,那两名被重伤的女犯,她们应该也是假药案的主要团伙成员,可既然都是一事儿的,这几个家伙又怎么会结下死仇呢?唉,全是疑点啊!江队,我怎么有种利刃在手却找不到宰杀牛羊‘入有间’游刃有余的感觉呢?这些信息好像没啥用啊…”

    “真的没用吗?”

    我冷笑,“瑜姐,在我看来,锁定假药案,实际上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线索,我们对挖掘案情真相具有莫大帮助!”

    “那你快说!”

    “梦姐,瑜姐,先看这一条---案发时间在六年前!而依照我们的设定,幕后黑手不是因为假药案入狱的,这就表明,其在押时间应该在六年内!否则的话,六年以前甚至更早,在她们风头正劲的时候这家伙被捕,那么,就算丫再小心也总有收敛不到的地方!因此,即便她由于其他案子获罪,假药案也肯定会被同时揪出的,绝等不到后来被正式厂家举报才案发!再加上假药案对犯罪团伙成员具有相当震慑力,按照犯罪周期理论,这些家伙总要偃旗息鼓一段时间,不会立即触动别的案子…因此,这名幕后黑手获罪入狱的时间应该比六年还要短,甚至就在三年到五年期。尽管算不上太久吧,但只要其手腕够高明,也足够其在女犯中间树立相当的威信!”

    抽了一口烟,我顿了顿又道,“还有,既然她是假药案的核心团伙成员,就算丫不是医药圈专业从业者,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耳濡目染下,这货应该具备一定的医学常识,甚至对医药理论有一定研究!至于她们几人之间到底是怎么结下死仇的,其实暂时也不用探究,只要揪出罪魁祸首,还怕她们不撂吗?”

    目光转动,我眼中射出两道狠辣的光芒,恨声道,“现在的情况,我甚至都不用去苦劝或者感化王红,也无需跟金苗死磕,其实答案已经明摆着放在那里了!我总结一下:入狱时间在五年内,其在三监区女犯人中有一定威信,家里有钱,而且还懂得不少医药知识…麻蛋,这样的女犯人还不好排查吗?是不是呼之欲出了?瑜姐,张队,你们好好想想,符合我提出条件的女犯人,丫究竟是哪个?”

    我的话不啻于醍醐灌顶,一席话惊醒梦中人,景瑜和张队对视一眼,似乎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出惊骇来。

    我心中一动,饶有所思将目光锁定在景瑜两女的身上,心道,她俩的表情,怎么说呢,是不是太不正常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