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案情突破
    祝大家双十一狠狠购物,女读者貌美如花,男爷们财大器粗!嘿嘿,手里有月票的兄弟,别忘了投啊!

    ---

    黄猛的疑问让我心中暗笑,语气却保持淡然,道,“不该知道的不要问!”

    虽然接怼了回去,不过我还是加上一句话,“猛哥,我只能跟你说,这是你黄猛出头露脸的大好时机,千万得抓住了啊!这么说吧,你可是上面点名招呼来帮我忙的大将,其中的份量,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我的话就像一针强心剂,顿时激起黄猛干革命的无限热情,甚至我都能感觉到对方喘着粗气,撸起袖子精神抖擞的样子。

    “草!”黄猛压抑不住低声叫着,“兄弟,就冲你这句话,老哥豁出命去也要帮你到底!”

    我便逗他,问,“那白天的局长现场办公会咋办?”

    “咋办?该去还得去,没事儿,不睡觉照样充满活力,咋滴,觉得老哥老了,不中用了吗?”

    我笑起来,冲黄猛点赞道,“猛哥,有种!”

    见方雅跑过来,我连忙撂下电话,只是叮嘱黄猛千万打起精神,有情况随时通气。

    方雅递给我几张纸,“江队,这是一部分传真件,你先看着,随后的我马上送过来。”

    坐定,我收束心神,仔细研究起先期送来的五个案子资料。

    邱梦和景瑜几人站在我身后,大气不敢出,探头探脑看向我手里的纸。

    想了想,我让张队接上投影,将那些传真件以扫描图片的方式投影到白墙上。

    “大家都看看吧,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群策群力,一起看看哪个案子可疑!”

    “江队,我先问一句。”

    邱梦开口,“能不能解释一下干嘛要看这些案子?这和咱们监区里女犯群殴事件有关系嘛!”

    “有!”

    我沉声道,“刚才时间紧迫,来不及给大家解释,这样,我先说说我的思路…”

    于是,我将自己对于群殴案根源的所有怀疑,以及我为什么会这么想的原因,全部合盘托出,最后道,“各位领导,我认为,首先群殴案并不是偶然事件,可以定性为一起有预谋有准备的报复伤人案!可是大家想想,以那两名被重伤的女犯人为例,她们进入三监区服刑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不到十个月呢,为何就能结下这么大的死仇?”

    环视众人,我提高嗓音,“况且,她们两个还都赤口否认曾经和某个在押服刑的女犯人结过仇!这说明什么?说明丫们越描越黑啊!特么要不是为了掩盖更大的罪行,至于连生命安全都顾不上,非得死扛着说没事儿,说没人和她们有仇,这可能吗?”

    大家点头,一个个面色凝重,看来基本同意我的推断。

    “再者说,能够挑起这么大规模群殴的犯人,她肯定不会仅仅在监狱里服刑一年半载,对吧?没有足够的时间得到别女犯人认同,没有足以显示自己实力的机会,她不可能具备相应的权威性!那么,我断定幕后黑手服役应该有几年了,而两名被重伤的女囚刚刚入狱不久,这就造成她们的冤仇应该是在监狱外的时候已经结下,所以我才规定了一个近十年未能破获的大案要案时间段,这样一来,时间上能够吻合,道理上也能说得过去…”

    解释这许多,众人总算明白我的思路,一个个脸上现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看大伙儿理解得差不多,我开始一张一张翻动那些案件扫描图片,同时询问众人的意见。

    很快,这五个案子基本被排除:一个是拐卖妇女儿童案,属于半破获状态,在逃犯情况基本清晰,另外还有三起仇杀和一起经济诈骗,显然和三监区群殴案无关。

    因为方雅、景瑜和张队等人在场,她们对三监区犯人的情况比较熟悉,因此排除这几个案子并不难。

    随后的十几个案子,有容易排除的,也有比较纠结的,但经过大家反复分析,一致认为基本和本案无关。

    耗掉一个多小时,从我到邱梦,包括张队几名管教骨干在内,一个个腰酸腿疼呵欠连天,但由于案情没有进展,也只能强打精神苦着脸硬抗。

    我扔掉抽空了的烟盒,将一包新的备用烟拿出来,散了一圈。

    于是,张队几个会抽烟的管教也顾不上形象,点着烟开抽,以此排解和驱逐困乏。

    正苦逼的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这时候,一名女管教将最新传真件送上来,第一个案子,立即引起我的注意。

    投影图片打到墙上,良久,我没有移动笔记本电脑的鼠标,陷入思索。

    于是邱梦问我,“江队,这个假药及伪劣医疗器械案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让我想想…”蹙着眉头,我觉得隐隐似乎发现什么端倪,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毛病究竟出在哪里。

    见我神情专注,方雅轻轻念起市局那边对案情分析的简单文字注解。

    “案发时间在六年前,t市第三大药品连锁供应商报案,一群不法分子冒充他们公司员工,以该公司名义在各大药店、医院兜售假药,并且由于当时医药监管制度不够严格,加上内外勾结,不少医院和药店‘认为’这些人就是我司派来的驻院代表,甚至已经多次进行批量进药,并引起因为药物无效或者重大副作用造成的医疗事故…对我公司名誉和经济上造成巨额损失,初步估计,仅在t市,折合损失就已超过人民币数千万元…”

    念到这里,我忽然反应过来,拦住方雅道,“等等,停!”

    “怎么了?”方雅不明白,对我说,“没看出什么问题啊!”

    “方科,你回忆一下,之前你打电话给同学的时候,对方怎么说的?哦,就是金苗大哥二嫂工作,最后安排在哪个单位,说了没有?”

    “好像…我想想啊…”

    方雅托着腮帮子回忆,“一个当了医药代表,一个在医疗器材商店当销售…天,难道?”

    她圆睁双眼着我看,说话都有些磕巴了,“江队,你,你是说…”

    “草!”

    我的脸色一下变得如同来到白垩纪般冰冷,“金苗亲戚被安排为医药代表、医疗器械销售员…毛小花装成精神错乱,还有王红儿子的血液病…诸位,还不明白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