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牛逼大了
    邱梦看着我,莫名奇妙地笑了。

    我问她,“梦姐,你笑啥,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你呀!”邱梦冲我乐,“江枫,和你接触越多,我怎么越看不透你呢?”

    “是吗?”我饶有兴趣回望着对方,问,“说说,怎么看不透我了?”

    “第一次见面,在几个小时前,会议室碰头那会儿,当时你那个凶样忒吓人啊!我觉得怎么好像跟我有一个世纪的冤仇似的?可后来,经了几件事儿,我怎么有时候觉得你是一个指挥若定,能够号令千军万马的将军,而有时候,却又可爱的像个孩子!”

    “别的不说,最开始的时候,还不是你先找我茬!”

    “我怎么找你茬了?”邱梦问,面色有些不明所以,“是你总要打断我说话好不好!”

    “错了!”

    我理直气壮反驳她,“明明是你不想听我说,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梦姐啊,你可不知道,当时给我急的,屁都快呲出来了,心里想着案子,哪儿听得进去你解释前因后果!”

    “嘻嘻!”

    邱梦大笑,指着我骂,“你丫就一粗俗坯子!”

    “没错,点评得十分到位,我非常愿意接受这个称呼!”

    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梦姐,在监狱工作,你不想粗俗也得变粗俗了!嘿嘿,时间长了你就知道,那些女犯人…我去,个个心眼儿多的吓人,而且欺软怕硬,要是你好说话,特么能变着法儿收拾得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行了,行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这不好好说话呢嘛!”

    …

    于是,在一番近乎打情骂俏的对话里,我和邱梦忽然变得就像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而之前那些隔阂,也随着你一句我一句说出口,随风逝去…

    过了大约有十几分钟,邱梦抱着肩膀说,“江枫,真冷啊,咱们上去吧!”

    我脱下身上薄薄的外套,递给邱梦道,“再等一会儿,火候还不够!梦姐,你穿上,要么先回去休息休息。”

    “那我陪你。”

    邱梦也没矫情,接过衣服披在身上,喃喃道,“小伙子就是火力壮,穿这么点儿也不怕冷!”

    “谁不怕冷?”我冲她瞪眼,“姐,我这是舍己为人,是新时代的活雷锋,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道好歹。”

    “切!”

    邱梦白我,收起笑容问,“江枫,下一步你想怎么办?继续从王红这里寻找突破口吗?”

    我摇摇头,“不尽然!”

    “那你说。”

    “王红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我所料不差,她现在心理斗争得应该很厉害!梦姐,你想,王红跟那个幕后推手的时间应该不算短,不然对方不可能将最重要挑起事端的活儿交给王红干,所以她应该对那家伙比较信任!”

    顿了顿,我摸出一根烟点燃,慢吞吞吸了一口又道,“而且,我相信对方为了取得王红信任,已经为她做了一些事情!类似于金苗,可能送钱给王红家,并且安排人为她的孩子看病…因此,如果王红懂得报恩,她必定不愿意轻易背叛对方!还有,幕后主使应该双管齐下的,她肯定也威胁过王红,意思大体能猜到:既然能帮王红,也同样能毁了她,或者直接对王红的儿子王峭下毒手…所以,综合各方面因素,王红心里肯定有顾虑的!哎,还有,她并了解我江枫的为人,而且我也没有充足时间做一些实际工作证明给她看,因此王红对我很可能不够信任,甚至抱有戒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听我这么说,邱梦白皙明媚的脸颊上蒙上一层阴霾,想了想,问我,“可如果不从王红这里打开突破口,你刚才做的那些工作岂不是白忙活了吗?还有,舍掉这条线,我们又该怎么查呢?”

    “放心吧!”

    我大模大样拍拍邱梦的肩膀,“梦姐,尽管我做事儿有时候会跟着感觉走,率性而为,但我并不脑残啊,特么的,至少我不会做那种出力不讨好的傻逼事儿。”

    “可…”

    “急什么呢?”我宽慰邱梦,又抬手看看表,道,“梦姐,现在是午夜两点十五分,上面给我回话了,能帮咱把破案上报的时间拖到中午十二点,嗯,差不多还有不到十个小时吧,时间应该够用的。”

    邱梦有些茫然,问我,“我怎么总觉得你好像是在等待什么呢?告诉我,江枫,你一定要告诉我下面的安排,别让我像个跟屁虫似的,只会追在你屁股后头乱跑,结果直到最后一刻,才理解你的所作所为。”

    说着说着,邱梦自己先笑起来,“哎呀,什么跟屁虫,真是难听死了!”

    我无言,这话都是你说的,我一句也插不上嘴好吧。

    看看邱梦冻得有些扛不住,于是我将烟头踩灭,对着步话机喊,“方科,方科在吗?”

    方雅的声音立即传过来,“在呢!”

    “接到电话没有?”

    “哪儿的电话啊?一个也没有。”

    “哦,那你接着守啊,就在管教休息室眯着,哪儿也别去,千万别错过了。”

    “啊?我就守电话吗?江队,你现在在哪里?我…”

    正说着,步话机里传来一阵刺耳的铃声,我立即向三监区里跑,顾不上邱梦,边跑边喊,“梦姐,你快点儿,我得赶紧接电话了!”

    “谁的电话?”

    “应该是,市局!”

    …

    三监区管教休息室,我接过电话道,“猛哥,我,江枫。”

    “嗯,你丫的,整得市局里几十号人马连夜跑回来加班!告诉你,这案子你要不给老哥漂漂亮亮地破喽,麻痹的我饶不了你!”

    “行了吧您了,快说,啥情况?”

    “已经整理出几十个重大案件资料,都是近十年发生却没有破获的陈年旧案!江枫,告诉我传真号,这就给你传过去。”

    我立即向三监区张队要了这里的传真号码,同时示意方雅马上过去接传真。

    这当口,电话里黄猛问我,“兄弟,你丫到底托的谁的道儿啊,真特么牛逼大了,我可跟你说,咱们市局的常务副都亲自过来督阵,档案科、刑侦大队、网监中心…麻蛋,有一个算一个都给叫来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