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你求助的方式错了
    转向旁边房间,我和邱梦快步走入。

    一进门的第一句话,我便笑着问,“王红,都看到了?感觉怎么样?”

    没错,监控室里除了方雅、景瑜和三监区的几名管教外,还有一个人---之前被我差点吓死,我也因为她而被网络无情曝光的女犯人,三监区群殴案的始作俑者之一,王红。

    在预审室,最初我始终没有开口,等着的那十分钟,就是让人带王红过来,让她亲眼看到我问询金苗那一幕。

    我想表达给王红,无论她和那个幕后主使有什么协定,或者她怎么被对方威胁,所有的一切勾当,我们狱方最终都能掌握,甚至了解得比她还要清楚!

    而最终结局,就像我对金苗说的那句话,“一切来路不明的巨额私有财产,国家都有权力没收”!

    说得再详细些,就是除了靠自己双手和大脑正当获得收益之外,任何投机取巧,违反法律法规的收入都不合法,存在被强制没收的可能!

    同理,王红孩子需要特殊血源保证生命能够维持下去,但如果对方所做的一切,存在违法现象,甚至就是一个骗局,她儿子王峭的生命反倒得不到保障!

    王红看着我,目光里不再是恐惧或者惊慌失措,取而代之的,是哀求。

    我知道,她已经明白我让其看这一幕的目的…

    叹了口气,我示意王红坐好,又挥手让除过邱梦之外的其他人都从监控室出去。

    这才道,“王红,很抱歉,昨夜我的态度非常不好,我为了得到群殴案的真相,对你采取了极端手段…不过,我江枫错了就是错了,我会承担因为自己的错误而造成的恶劣影响和所有后果,但你呢,你逃不开的,懂吗,逃不开的!”

    我抽了一口烟,将已经燃烧到过滤嘴的烟蒂扔掉,慢慢踩灭,又说,“王红,我知道你们家的难处,我也对此表示遗憾和同情!”

    指了指邱梦,我道,“你可能不知道,邱监是咱们沙山女监新来的监狱长,我们连夜开会,碰过你的情况,甚至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愿意资助你的家庭,帮你们渡过难关!”

    王红看着我,眼泪刷刷地流淌,却仍然没有表态。

    于是,我再次温声说,“王红,政府和社会没有遗弃你们的,你知道为什么要设立监狱这样的机构吗?就是为了让你们对自己的罪行负责任!该受到惩罚的,必须接受劳动改造,但最终目的还不是为了让你们有重新做人机会嘛!”

    麻痹的,说着说着,我自己倒是有些动情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金苗,面对毛小花这些家伙的时候,我始终能够保持情绪上的冷静,狠辣或者和蔼,我能做到无缝契合,随意变换。

    但一对上王红,我的情绪就开始焦躁烦闷。

    第一次可以解释为我设计的心理学狱警实验带入太过逼真,以至于将我自己完全陷进去,可这第二次呢?我特么怎么心情又开始激荡了?

    隐隐约约,我猜到症结所在---因为她儿子的缘故,我对王红动了恻隐之心。

    也许,从这个角度上讲,我江枫其实应该算是好人,是个善良富有同情心的人吧…

    叹了口气,我走近王红,缓缓握住她的手,将一丝若有若无的内息送入对方体内。

    “王红,我知道你很难,太难了!自己蹲监狱不说,老公不知死活,孩子小而且身体又…唉,所以,即便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看待你的情况,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实在太艰难了!”

    “呜呜呜~~~”

    王红开始哭,她想缩回手,却被我牢牢握住,只能用另外一只手捂着脸大口喘息着,哭得泣不成声。

    心中不忍,却只能继续说下去,因为我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可是王红,你的选择有问题啊!”

    她抬头看我,想说什么却完全没法张嘴,我便示意她先不要辩解,听我说完。

    “王红,你也许想告诉我,你求助社会了,你也希望通过正常途径得到帮助,但没人帮你,或者,你所期待的和社会反馈给你的,差距太大!所以你心灰意冷,也就死了那条求助政府和社会的心,对吧?”

    王红迟疑一下,重重点点头。

    “那好,我想问问你,你是通过什么途径求助于社会的呢?先别说话,让我猜猜…嗯,你向亲戚朋友借过钱吧?你希望医院能够储备足够的rh阴性ab血型,但院方没有答应?还有,也许你的公婆孩子甚至跪在街头乞讨,只是为了拿到从路人口袋里施舍出来的那可怜的一块两块钱,对吗?”

    我的话一下令王红哭瘫在地,身体慢慢从椅子上滑落,眼看着就要晕过去。

    连忙加大内息输入,我握住她另外一只手,将王红拽起来。

    凝视着对方那对形状漂亮却已经泪眼婆娑的眼睛,我轻声说,“你们应该还申请过救济款,也在民政部门做过特困户登记…可,在你看来,两个老人带着一个身体不好的幼童,只凭着那点儿可怜的退休金和每月寥寥无几的救助,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你又在监狱服刑,帮不上他们什么忙,因此你绝望了,你想过死,对吗?后来,你索性破罐破摔,在监狱不好好服刑,总是惹是生非,在管教和其他犯人心中造成非常不好的印象…于是,你更加认命,你绝望了,你伤心于命运何其不公,但你想过没有,你的求助途径一定是最好的吗?”

    王红哭着,一个字哭嚎一声,问我,“江,江队,你,你,啥意思啊?”

    “唉~~~”我深深叹息,觉得自己的心同样难受的要命。

    “王红,我是说,我承认政府机关仍然存在官本位思想,国家福利保障制度也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甚至人浮于事的现象比比皆是…但,这就能成为你对抗社会的理由吗?”

    心中的郁闷让我不由自主再次点燃一根香烟,从而借助烟草的气息和清雾缭绕,令自己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因为我知道,后面的话对她对我,都将非常重要!

    盯着王红的眼睛,我一字一顿道,“王红,你的想法,错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