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凝重的抉择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景瑜第一个抬起头,将我们三人拉开,擦着眼泪笑,“邱监,江队,谢谢你们…唉,让你们见笑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江队情绪低落,就突然想起我爸爸,我,我就忍不住…”

    热泪,再次顺着景瑜俏丽的面颊滚滚而下,但这次她没有哭出声,而是紧紧咬着嘴唇,倔强而坚强地看着我们,只是默然哭泣。

    我注意到邱梦的眼睛也有些红肿,应该是刚才抱着我们的时候也哭了。

    于是便有些自责,其实景瑜之前控制得很好,我根本看不出她知道王红情况后曾那样伤感过,现在三人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我太感性太任性,我并未想着抑制自己的情绪,以至于勾起两女的伤心事儿,情感波动致斯。

    如果说王红母子的情况是诱因,是导火索,那我江枫肆意发散情绪就是助燃剂,正是在我突如其来的伤感推动下,景瑜和邱梦才同样被触动,想起自己的某些伤心往事,于是很尴尬又自然地三人抱头痛哭。

    不过,经过这么一抱,我和邱梦还有景瑜之间的关系似乎忽然拉近了许多,变得一下子亲近起来。

    觉得不能任由这种苦逼的情绪肆虐下去,我抓着两女的手,拽她们重新坐好。

    苦笑着,我引导情绪,说,“邱梦姐,景瑜姐,咱仨抱都抱了,你们该不介意我江枫自来熟叫你们一声姐吧?”

    邱梦擦着眼睛,努力挤出几分笑意,道,“叫,从今往后你想不叫都不行,人前人后直接叫梦姐!”

    而景瑜却有些不好意思,瞥了我一眼才说,“你愿意叫就叫吧,嘴长在你身上,叫什么还不都随便你嘛!”

    于是,我立即响亮地喊道,“太好了,一瞬间我江枫就认了两个亲姐,咱都不许再哭了,你们好歹是女人,哭两声也还罢了,特么我一大老爷们,整天磨磨唧唧掉眼泪,忒不像话了!”

    两女便嘲笑我,说还真是,我江枫就是娘娘们们不像个爷们。

    我当然不服气,大着狗蛋开了两句无伤大雅的荤段子玩笑,就是要表明立场,哥们是纯爷们,哪个部位都是很纯很纯的男银!

    气氛好了一些,我再次肃然,“梦姐、瑜姐,那你们说说,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是不是从王红身上打开突破口?”

    两人对望一眼,却谁也没有立即说话。

    我的问题很直接,也很尖锐。

    作为最主要的从案犯之一,主要当事人王红肯定知道谁才是那个操控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惜以身试法,不顾违规违纪也非要威胁王红,从她那里打开突破口的最主要原因。

    只要王红撂了,基本上群殴案的真相也就大白于天下,至于那个幕后黑手和被重伤的两名女犯人是不是曾经一起犯下什么重罪,那就是后续的事情,交给公安口那些老刑侦老预审,只要有头绪有证据,保不齐分分钟她们都得撂!

    到那时候,我们沙山女监就能摇身一变,翻身农奴把歌唱,不但将女囚群殴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甚至还会因为破获一起陈年重案而立功受奖。

    就算功是功过归过,只是受处分的同时也能接到奖状,说出去面子上也好看些。

    …

    我相信自己的话邱梦和景瑜都听清楚了,而且这其中的道理并不复杂,她们一定能够想明白直接面对王红,将所有的牌都对她摊开,这样做其实是起底案子最好的途径。

    但邱梦和景瑜却谁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口,只是目光凝重地看着我,像是在等我第一个表态。

    沉默良久,我再次忍不住点上一支香烟,才觉得手心那里刚才被狠狠烫了一下,特么还真疼。

    “梦姐、瑜姐,我的想法是,继续找王红,直说!”

    “这…”

    邱梦有些为难,似乎一下丢弃了原有的泼辣性格,看了看景瑜,问我,“江枫,这样…这样做合适吗?”

    “我也说说吧,从我心里,的确也有些顾虑。”

    见邱梦开口,景瑜也接话道,“抛开我们的同情心理不说,江队,我们该怎样面对王红,怎么和她说?同样用孩子来威胁她么?那我们和那个幕后黑手,草,和她有什么区别?江队,你想怎么干,你做得出来吗?反正我是不会去说的。”

    我有些迷茫,被景瑜说得张不开嘴,而这时邱梦又说话了,“景瑜讲得对!我也没办法趁人之危用儿子要挟妈妈…还有,江枫,你难道不担心王红受不了刺激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吗?比如,索性以死明志,用自己的生命保全儿子继续得到治疗的机会?或者,她的思想上接受不了,从而引起精神错乱,哎,毛小花没有疯,而我们要是把王红再给真的逼疯了,我…唉…”

    我知道邱梦和景瑜的顾虑所在。

    没错,如果一定要从王红这里寻找突破口,就不得不拿她儿子来说事儿。

    可,我真的能这么做吗?

    技术上该如何操作才能避免王红产生强烈的对抗情绪?

    而即便技术上能够实现,心理上,我江枫真的就能做得出来吗?

    就像邱梦和景瑜说的那样,用儿子威胁母亲,我们踏马的和那些龌龊该杀的家伙,本质上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到底该怎么办?!

    默然中,我不知道今天第几次又点燃一根烟,于是,三监区这间早已烟雾缭绕的管教休息室,再一次被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所充斥,继而在淡青色的不规则雾色里,我们三人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半夜一点的报时钟声响起,虽然只是清脆的一声滴答,我和邱梦以及景瑜却几乎同时惊觉,不约而同开了口。

    不过她们只是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示意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我必须尽快做出决断,而我则终于艰难地说出我的想法。

    “梦姐,瑜姐,这样吧,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和王红好好谈谈!不管怎么说,这么耗着总不是个事儿!”

    “唉…”

    邱梦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景瑜的神情同样有些黯然,哑然半晌之后才问我,“江枫,那你必须告诉我们,你准备和王红怎么谈,你是要直接提她儿子的名字么?”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