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熊猫血
    点上一根烟,我喷着青雾,再次整理思绪。

    “那么,基于此,我们继续推理,既然由外界的自由人就可以搞定内鬼,那三监区藏在暗处的那个家伙更不需要自我暴露了,对吧?因此,我断定从这两名犯人身上得不到任何具有指向性意义的证据,对我们寻找这起群体斗殴案的幕后推手没有任何帮助。甚至,她们说不定还被人有意洗了脑,我们如果顺着她们交代的思路去追查,很可能陷入误区,从而南辕北辙,白白错过破案的最佳时间点!”

    “啊?”

    景瑜有些吃惊,问我,“那我们揪出这俩卧底不就基本没有意义了吗?”

    “话可不能这样说!”

    我笑笑,安慰景瑜道,“景医生,怎么可能没有意义呢?至少她们和外面某个自由人见过面,并且保持联系,警方可以顺着那条线索继续查下去,盯住那个家伙顺藤摸瓜,说不定连幕后推手在外界的同案犯一网都给搂了!”

    “但…”

    “对,但是来不及,远水解不了近渴!今晚的确顾不上搞这个,以后应该交给咱们沙山女监的狱侦科和t市公安局刑警队联手破案…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因此挖出内鬼的意义虽然很重大,只是却不能成为我们今晚的工作重心。”

    “那?”

    “我的想法是,查内鬼、消除网络上的坏影响,以及控制犯人们骚动不安的情绪…这些都属于防御!只有做好牢不可破的防御,消除后顾之忧,我们才能左手长矛右手砍刀,一往无前杀出一条血路!”

    冷哼着,我将目光移向窗外,看着一片黢黑的天际,良久后才道,“时间不允许我们绕弯路,更不给我们搜集一切证据从而证明谁是幕后主使的机会,所以…”

    双手攥紧拳头,我豁然起身,呼地一下挥出手臂,沉声低吼,“破!破坚冰,破茧而出!我们不要去在意其他那些支离破碎的枝杈,等到重案资料传过来了,什么也不用顾忌,怀疑谁就特么干谁,直接挖树根,起底!”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觉得身上带着一股子盖世英豪的气势,甚至于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感动了。

    啪啪啪,掌声响起,邱梦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叫着,“哎呀,江队,你说得可真好,我怎么都有点儿崇拜你了呢!”

    听到从邱梦嘴里‘十分自然’地说出这样谄媚的话,而她的脸上却同时显露着纯真甜美的诚挚表情,一瞬间我有些迷茫,觉得邱梦就是一个令我捉摸不透的千面娇娃,不同时刻会展现在人前不同的样子,更为关键的,丫装什么像什么!

    我笑笑,也不含糊,“邱监过奖,不过你要是真的崇拜我,那我可就不介意好好表现表现了,这样才能让你的崇拜变得更绚丽一些!”

    于是,景瑜目瞪口呆听着我俩说这种不着调的话,都快懵逼了。

    …

    谈完内鬼的事情,去掉一项沉重的心理包袱,我笑着问景瑜,“景医生,现在该告诉我第二个好消息是什么了吧?”

    “嗯!”

    景瑜点点头,“我师兄对毛小花精神鉴定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江队判断的没有错,毛小花精神上果然没有任何问题!哼,虽然她在鉴定的时候故意表现出疯呆傻的样子,但根本没有用,对于专业精神鉴定师来说,都是小菜,不会影响鉴定结果的!”

    “嗯,就这个?”

    我点头,脸上露出笑容心里却有些失落。

    毛小花精神上没问题我早就已经断言,现在景瑜拿这个作为第二个重大好消息,我当然觉得有些力度不够。

    “嘻嘻,怎么,江队还不满足啊?”

    我连忙回答,“哪儿的话,对了,还没当面谢谢你师兄呢!这事儿整的,还说他一来就见见人家请教一二的,可,特么忙劈了都,把这茬儿给忘了,真是不好意思。”

    景瑜却看出我的言不由衷,于是神秘地笑笑,道,“师兄已经走了啊,您今天恐怕见不到了!”

    “啊?”

    我大吃一惊!

    心道,这怎么就走了呢?难道人家这是在责怪我们沙山女监招待不周?或者不想趟这淌浑水吗?不至于吧…

    “嗯,走了,都走了十几分钟了!”

    “这…?”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期期艾艾看着景瑜,等待她的下文。

    “嘻嘻,不逗你了!”

    景瑜笑,“刚才那个消息的确算不上重大喜报,不过呢,我师兄这人吧,事儿多,考虑得也比较细,因此,他不但为毛小花做了精神鉴定,而且对金苗和王红也做了同样的处理。”

    “哦?”

    我来了兴致,问她,“你是不是说王红和金苗中某一个检查出问题了?”

    “不是…”

    “那?”我有些着急,怎么景瑜说话这么慢条斯理,和邱梦完全不一个风格呢!

    “她们三个都没有问题,但我师兄却发现一个重要情况!”

    景瑜娇笑着吊我胃口,“江队,你猜怎么着?”

    “我去啊!”

    我伸手,作势要打对方,“几个意思啊,快说,少跟我这儿逗闷子!”

    “好啦,看你急得!”

    景瑜见我是真着急,便不再打趣,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您可能不知道,很多医院的医生在正式入职前,都要轮转一遍科室,哪怕是自己不熟悉的专业,也要跟着走一趟。这样,一来能够结识更多的医院同事,二来也能增加自己的阅历,遇到复杂病情的时候,能为患者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议以及提醒对方该找什么科室诊疗。”

    我点头,“对,这个我知道。”

    “我师兄在血液科跟主任学习的时候,由于他本身对血液病这块比较感兴趣,因此相对更上心一些。当时,他曾经查过血库资料,并且对t市rh阴型血的存量情况深表忧虑。”

    “rh阴型?”

    作为常识,我清楚她说的rh阴型血的来历。

    简单讲,曾经有医学家在恒河猴身上发现一种不同于人类血液的抗体,将其命名为恒河猴抗体,rh,正是恒河猴外文字母的两个字头。

    可以说,rh是一种血型系统,中国99%以上的人为rh阳性,而身带rh抗原的称为rh阳性,反之则为阴性。

    其中,尤其以ab型rh阴性血最少,具体数字不多说了,就一句话形容,可以说十万中无一人!

    我一惊,问,“景医生,你是说,熊猫血?”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