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第一个好消息
    听邱梦说那两个内鬼或许还有隐瞒,于是我问,“邱监,你觉得她们隐瞒了哪些秘密呢?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说说!”

    邱梦笑笑,将一头烫得笔直并且漆黑如墨的秀发帅气地甩了一下,回答我,“江队,我想你也不认同她们的说法吧,怎么可能没见过面就被人收买了呢?什么时候收买的?对方为什么要收买这样两个人?他们这么做是不是带有某种针对性?我们两名狱警掉进去,是因为缺钱还是有把柄被人家攥着?另外,咱们沙山到底还有多少这样内外勾结的蛀虫?”

    面对邱梦一连串的反问或者自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对方,我想她自己也没有明确答案吧。

    只是,我却从邱梦的连串疑问中得出一个新的判断,不是对案子,而是对邱梦本人!

    那就是,邱梦这女人绝壁不简单啊,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波大无脑,我以后和她打交道千万得防着点儿,别被她那妖娆妩媚的长相迷惑了,以为人家是萌妹子呢,其实自己才是被耍得团团转的那一个。

    邱梦继续说,“江队,基于如此种种无法自圆其说的质疑,我断定她们没有说出全部实情,一定还对狱方隐瞒什么了!”

    想了想,我道,“邱监,别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但其中有两点,我却可以十分肯定地猜到答案!”

    “你是说…收买她们的时间点?”

    “对,邱监英明,脑子就是快!”

    我嘻嘻哈哈拍着对方香屁,又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咱们的两名狱警也许既有贪恋金钱的可能,又存在被人抓住把柄胁迫的因素,因此才会铤而走险为其所用!而双方开始接触的时间点,应该就在新年之后,从那两名被重伤的女犯进入三监区后开始的,比如,滞后二十天、一个月的样子!”

    “哦,江队,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当那个幕后推手发现新入监的犯人中竟然有自己的大仇人,于是,立即暗中开始谋划报复行动,当计划雏形生成的那一刻,她就同步安排人和我们的狱警接触,从而拉她们下水!”

    “说的好啊!”

    我大声喝彩,为对方点赞,甚至殷勤地接了一杯热水递过去,“邱监辛苦,邱监英明!无论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遇上您,都特么的无所遁形!”

    “哟,江队,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不是那个刚才开会时候还对我冷嘲热讽的江队了?您了转性了?”

    虽然被邱梦揶揄,但我的心情却极好,到了现在,虽然案情还没能完全起底,但局势应该已经被我们基本控制住!

    特喵的,连内鬼都被挖出来,还有谁有机会暗中继续使坏?

    笑了几句,邱梦又开口问,“江队,你还能断定哪一点呢?”

    “我能猜到收买丫俩的目的性!”

    我的脸冷下来,“看着吧,哼,您一会儿去检查一下监控,看看女犯群殴的那些视频录像还有没有备份存储!踏马的,肯定被丫删了,找不到了!”

    “啊?”

    “所以,我认为禁闭室视频泄露应该属于偶然事件,那个幕后推手没有这么牛逼的后眼,她想不到还能碰上我江枫吓唬女犯人这一幕!不过既然能抓住沙山女监违纪违规的短脚,她们当然会好好利用一番了…”

    “这个…想想倒也是的。”

    我哼了一声,“没什么也是,而是肯定就是!邱监,对方收买三监区的女警应该是为其通风报信,而收买在监控室值班的技术警,就是为了将群殴事件的真相证据彻底销毁,从而等到上面有人来查的时候,将恶劣影响降到最小,甚至翻案!你想想看,尽管有犯人受伤了,可,涉及面呢,多少女囚参与了?仅仅是女囚之间互殴,还是我们沙山女监的狱警动手打了人,参与其中?这个怎么定性?如果该幕后推手的影响力足够大,到时候就推出几个替罪羊跟我们死磕,其他人一概都说自己没动手,甚至一口咬定我们狱方虐囚在先…麻蛋,咱们手里又没有监控录像做证,原本就是一盆脏水,遮遮掩掩还来不及,谁特么还去里面死命捞鱼啊?她们不就顺带着轻松加愉快脱罪了吗?”

    “对,对的!”邱梦点点头,想了想道,“看来对手心思够缜密的,后续很多事态节点都算计到了。”

    “一般般吧!”

    我不想长他人志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这么大动作,丫不可能什么都考虑得面面俱到!等着吧,我已经有思路了…”

    “唉!”

    景瑜却叹了口气,“哎呀,我们做狱医的,平时还真的没想过这么多勾心斗角,真是吓死人了。”

    我笑笑,“景医生,您的职责就是做好本职工作,破案、管教犯人,这不是您分内的事儿!说起来,今儿个倒是让您跟着操心了。”

    邱梦就开始挑事儿,“江队说得挺有面儿啊,可话说得漂亮顶啥用?还是来点儿实惠的吧,案子破了,江队请客,景医生为主,我作陪,咋样?”

    “哟,领导这是要宰我这个小虾米嘘嘘啊,成,只要案子破得干净利索,不给咱沙山女监带来过于下不来台的坏影响,有一个算一个,咱狗不理总店包两桌,钱嘛,毛毛雨啦!”

    她们就笑,看着两名美女燕瘦环肥各有千秋,真特么养眼,我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舒畅起来。

    心情大好中,我对邱梦和景瑜道,“两位美女领导,我继续说说我的看法吧!”

    邱梦瞪我,道,“只要少贫嘴,你随便说!”

    景瑜也在一旁乐,“江队你先说,一会儿我再说第二个好消息。”

    “哈哈,好,有期盼才有奔头,为了更早听到第二个好消息,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是这样想的,两名内鬼肯定和某个想要贿赂她们的人见过面,但绝壁不可能是三监区里的囚犯,这道理容易想吧,谁都要给自己留后路的,对不?因此出面贿赂或者威胁她们的人,应该是一名自由人,社会人!”

    “对,我同意江队的观点。”

    心里泛起怒火,我冷笑,“既然咱们之间观点统一,那好,我就说说接下来的思路!”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