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再不能走到一起了吗?
    我身体一哆嗦,知道站在我身后的女人,她是岚澜。

    猛转身,我来不及看对方的脸就已经伸出双手,一下将岚澜丰腴却在这一刻显得那样憔悴的娇躯紧紧抱进怀里。

    口中喃喃轻呼,“澜,你,你怎么能那么狠心啊?你…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么想你吗?你是不是想通了?你愿意原谅我是吗?”

    羽绒服上散出的清香让我没能在第一时间分清怀里的女人到底是谁,而当我觉察出不对劲儿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放开啊,江队,放手啊你!”

    我愣住,这个女人,她不是岚澜,竟然是邱梦!

    “啊?邱监,怎么会是你呢?你不是在三监区审问她们了吗?”

    我吓蒙了,因为自己的莽撞,更因为怀里还没来得及完全松开的女人,并不是岚澜。

    邱梦终于挣脱我,明亮的月光下,她的脸上腾起一片红晕。

    娇嗔着骂道,“江队,发生经啊你,你这是要干嘛?毛手毛脚的,都把人家弄疼了…对了,你刚才喊谁呢?把我当成谁了?哦,我知道了,是岚监吧?”

    我有些发窘,更有些恼火,压抑怒意着低声斥责对方,“邱监,你不去坚守岗位完成自己该干的工作,却跑到我这里来干嘛?还有,这件衣服是谁的?它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连声发问,邱梦被我问得有些毛愣,呆了半晌才回答我,“我刚带着人跑过来控制住视频监控室的几个家伙,又想起我办公室的门还没关,所以上去顺便喝点水吃口东西,没想到正好碰到岚监,是她让我送这件衣服下来给你…”

    邱梦抱怨着,“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家给你送衣服,你咋地,还不乐意了是不是?嫌我不是岚监吗,怎么还埋怨起我来呢?哼,你以为我那么乐意给你送衣服啊,自己抬头看看,是不是她岚澜的意思?”

    听到邱梦的话,我这才意识到,为了寻找手机信号,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来到办公大楼这片区域,因为只有在这里,我们的手机才能有一些还算过得去的无线信号。

    抬起头,我看向三楼岚澜办公室,却见那扇原本已经敞开的窗户,砰地一声被狠狠关上!

    心情瞬间沉到尼斯湖底,绝望的情绪几乎让我窒息。

    我搞不懂,岚澜让干嘛不自己送衣服给我,却让别人捎下来,而,她让另一个人送也就罢了,特么非得选邱梦不可吗?

    也许岚澜正好碰到邱梦要下楼吧,可,干嘛她非要这样多此一举呢?

    难道是在试探我的心思,或者暗中观察我和邱梦之间到底有没有私情?

    然而这样一来,她离得那么远,根本不可能听到我和邱梦的一问一答,却只能看见邱梦给我披上衣服,我则将她狠狠抱在怀里,甚至几乎就要亲吻邱梦的双唇…

    这一刻,确切地讲,我被岚澜的做法搞得很恼火,或者说,我因为猜不透她的心思而心情万分沮丧。

    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我说不定直接就会开口大骂对方神经病,这么做,纯粹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岚澜采用这样的方式,其实非常容易促成我们之间的误会加深,并且在此刻没有功夫去好好解释的时间错位中,让实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心中有怨气,我将那件羽绒服扔还给邱梦,冷着脸对她嚷,“邱监,谢谢你的好意,也谢谢岚监的关心,不过我江枫满身灰尘不能污了这件衣服,何况这羽绒服也太小了,我穿不上的!请你拿回去交给岚监,就说我用不着!”

    说话的当口,我的手机传来提示音,田政委那边已经将受伤女犯的口供传了过来,于是我不再跟邱梦墨迹,扭头转身,大步向三监区方向走去。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厉声斥责并没有让邱梦发飙,而她甚至根本没有将那件羽绒服送回去的意思,而是追在我身后,同样向三监区那边快速跑来,嘴里还喊着,“江枫,江队,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走…”

    我的身体僵住,不自觉回头再次看了看岚澜办公室的窗户,却正看到窗帘正在徐徐拉上,于是,邱梦跑近,而三楼那个俏丽的身影,则慢慢消失在厚厚的窗帘里,再也看不见。

    这一刻,我心若死灰。

    知道自己和岚澜之间的误会已经快要不可调和了,而我心中的怨气也似乎陡然迸发而出,索性不再想着打个电话向岚澜解释什么。

    干嘛啊这是,怎么就不能信任我一次呢?我江枫在你岚澜眼中就那么不堪吗?连根本没机会打几次交道的邱梦你都怀疑,那我还有没有一点儿值得你信赖的地方了?

    还有,我和你之间的感情,到底要经过多少次考验才能修成正果?而且就算真的迎来那一天,你是不是还会用这种令我无可奈何甚至伤心绝望的手段来不断试探?

    …

    终于,随着主办公楼巨大的身影越来越远,随着三监区的二道门清清楚楚出现在眼前,我强迫自己将心思重新放到群殴案中,暂时不去考虑我和岚澜的未来将会怎样!

    我们的情感天空是乌云密布还是晴空万里,已经不在我此刻即将进行的行动计划里,我,必须在困境中站直身体挺直腰杆,必须,铁血且无情。

    再次迈步进入三监区,我心里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我和岚澜,是不是终将再也走不到一起了?

    坐在管教休息室,我蹙着眉头研究起政委发来的受伤女囚口供彩信图片,而邱梦也没有死皮赖脸继续跟着我,而是走向宣讲大厅旁边的几个独立备用间,开始彻查内鬼是谁。

    我凝视着,多少有些失望。

    那几张口供图片并没有让我得到预期的结果,简单说,第一个清醒过来的女囚,按照她的说法,其在监区里并不认识任何以前混社会时候的‘熟人’。

    因而,她也说不好到底是谁想收拾她,重伤其的原因又是因为什么,甚至连曾经跟什么人结仇,得罪过谁也说不清楚。

    于是,对案情的探究忽然就停顿了,我抽着烟,蹙眉思索着,总觉得自己好像又漏掉某个重要细节,而这个细节,正是彻查群殴事件的关键所在!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