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绝地反击
    二十五分钟后,管教休息室的座机再次响起。

    “江枫,你出去,找一个有信号的地方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过来,记住,身边不能有第二个人在场。”

    我立即蹿出三监区,在清冷微寒的凉风里四处找着手机信号。

    还好,靠近主办公楼的位置,我的手机总算有信号了,第一时间我便拨通费翔的那部专线电话,不过接通后,费翔却又报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给我,让我打他这个号。

    虽然有些奇怪,但我并不敢迟疑,连忙拨过去,费翔开门见山道,“江枫,你听我说,不过我现在说的话以后是不会认的。”

    “好,费哥,我听您的!”我连忙表态,“今晚的电话我会烂到肚子里,除了你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你和我也不知道。”

    “对,没人知道…费哥,老板啥意思?”

    费翔根本没有理会我这个问题,而是问我,“江枫,你先向我保证,刚才你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事实真相,是经得起任何人,任何部门彻查的,你敢说吗?”

    “敢,我保证每一个字都经得起组织上调查!”

    “那好,江枫,下面的话我只说一次,而且你不要提出任何质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记住了?”

    “记住了!”

    “好,听着,有关方面会立即出面,对那几个影响力最大的网站和论坛施压,不管他们注册地在哪里,对方一定都会在最短时间做出反应的。还有,相关帖子我们会想办法置顶,让更多的人看到,但会处理掉对沙山女监不利的那些跟帖,重新制造舆论导向…最后,你必须尽快写出一个对沙山、对t市监狱管理局有利的报告,做两份,一份是书面汇报材料,必须翔实可靠有理有据,另一份是发到网络上的回应帖子,可以据实发,但要注意措辞,注意规避…写好了都传给我先看一下,明白吗?”

    “好,好!”

    我连声应着,身上一层层向外冒白毛汗。

    “还有,这个案子…很重视,我想既然你开了虎头,就不要让我看到蛇尾!懂吗?别让我失望!”

    “懂!”

    “监管局领导那边你不用管,但我只能给你十二个小时时间,也就是说,我最多能帮你拖到明天,不,今天中午十二点,十二点以前,你必须结案!我的意思是,不管结果怎么样,都必须结案,明白吗?”

    “好,我会的!”

    “市局那边,有人会打招呼的…你不是说联系了一个叫黄猛的公安分局副局长吗?你要的那些大案要案资料,就让他全力跟进配合你好了,所有明面上的事情都由黄猛出面,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许提到我,懂?”

    “是,我明白!”

    “还有,这件案子的尺度,可以适当放大,大到什么程度我不说,你自己掂量着办!但一定要处理好,不要担心法不责众,不要担心谁谁谁背后站着什么人,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组织上,一切以事实为依据,错了的地方要接受组织上处分,可如果对了,那就不要怕什么牛鬼蛇神,一定要坚持下去,记住,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我有些茫然,吃不透费翔后面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我却不敢多问,因为我清楚,问了对方也不会解释的。

    “最后,”费翔说完这两个字,忽然沉默,良久后才轻声道,“…他说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你务必顶住压力,好好干!”

    随后,对方挂断电话。

    而我,我早已激动得热泪盈眶!

    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来,我知道虽然费翔没有明言是谁说了让我顶住压力好好干的话,但我却明白,一定是杨书记的意思。

    作为一个出身政法系的领导干部,杨书记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见不得罪恶滋生。

    但尤为令我感动且感慨的是,杨书记,那么大的一个官员,人家的气度,人家的魄力,真是我拍马都不能望其项背,准确说,提鞋都不够资格!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杨书记信任我,让我放手好好干,这是多重的爱护和恩情,我江枫能不做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事来回报他吗?

    …

    沉默着,我点起一支烟,让烟草那可怜的一丝温暖燃烧我再次开始激荡的心肺。

    第二个电话我打给张斌,多的话没和他说,不过老张作为我江枫最好的哥们,而且也已经有了第五迎风赋予他的双重身份,我便少了几分顾忌,简单将我的要求和张斌快速说了说。

    老张问我,“疯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有关部门漏掉的网站、论坛,这些地方不管影响力大或者小,只要出现对沙山女监不利的帖子,舆论导向也没有处理过,一概干掉?”

    “对,一个不留,全部黑了!”

    “ok!”

    张斌的狠劲儿看来也练出来了,没有多说废话,只一句,“什么时候开始?”

    “等等看,先看看上面的处理结果吧!我就是担心会有漏网之鱼,因为毕竟有人在搞我们,因此他们绝不会轻易束手待毙偃旗息鼓的。”

    “欧了,疯子你就瞧好吧!”

    嘱咐完张斌,我长出一口气,总算将悬着的心放下半颗,觉得至少在一定时间里,来自上峰和舆论上的压力不会太大了。

    只是我并没有立即回到三监区,依旧蹲在露天花坛那里,任由冷风狠狠吹着我半是冰凉半是滚烫的脸颊,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毛小花装病,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有错!

    很快,神经内科专家的诊断结果就能得出,到了那时候,至少毛小花蓄意伤人的罪名跑不了,也许她的心理防线和王红一样很难立即突破,但至少我们沙山女监的处理措施、我们对事态的判断已经被证明没有错!

    骂了隔壁的,对于蓄意伤人,在监狱制造**,危害狱警和其他愿意好好改造女犯人生命安全的害群之马,我虐了,就踏马的虐了,又怎么不行?

    至少,那些视频截图只能证明我江枫的一切作为纯属个人行为而已,沙山女监领导层整体是好的,何况她们不是还在关键时刻阻止我继续犯错误了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