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刑讯
    王红所关押的禁闭室门口,我停下脚步,示意方雅和邱梦等人在外边等着,我要单独和王红聊聊。

    不过我却并没有立即要求三监区管教打开禁闭室的门,而是再次点燃一根白娇子,回忆提审问询另外七名主要从案犯时发现的某个细节。

    “政府,我是被人一盆饭泼到脸上了,您看,到现在左脸这里还有烫伤痕迹!政府,换了您是我,您不恼啊?我特么不孬,我当然要扞卫自己的尊严。”

    “江队,我认识您,您给我们上过两次心理教育课,您是个好人…不过江队,这次真不赖我,特么有人拿汤勺打我的头,我的头知道吗?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永远不能被人用凶器指着头!”

    “队长,我冤枉啊,我一直老老实实坐在,她们打起来我都没动地方,这不,有个家伙扑上来摁住我一顿狠捶,我…能不反抗么?”

    …

    众口一词,就像提前商量好的!

    我嘬着烟,想到这些,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特么屁尊严?特么用塑料汤勺打,还不能被人用凶器指着头?你们麻痹的港片看多了吧!

    说实话,我没想到有些女犯人比我还能矫情,真够能扯的。

    掐灭烟头,振作精神,我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的话,像是对邱梦和方雅说,又像自言自语。

    “看来,这个人,还真是存在的…”

    伸手,递给方雅一张纸,我面色严峻道,“按照我上面说的配合,记住了,不管上面写着什么,必须这样做,否则我可能会死!”

    …

    三监区的禁闭室比一监区的条件更差,我走进去,借着走廊射进的光线,隐约看到除了墙角有一个散发着骚臭的塑料盆之外,满屋子除了天花板上的灯和屋顶角落处两个红外夜视摄像头之外,再也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

    我摇摇头,心道,看来重刑犯监区果然条件更恶劣,至少一监区的禁闭室还有一把椅子啥的,而这里,除了冰冷的水泥地面,连根稻草都找不到。

    王红堆坐在墙角,脸藏在阴影里身体蜷成一团,几乎看不出人形来。

    我示意管教从外面打开灯,随手关上禁闭室的门走到王红近前,蹲下身子,问,“你是王红?”

    白炽灯光刺得我双目几乎睁不开,而长时间呆在黑暗中的王红更惨,她想要张开眼却只能眯缝着,甚至眼角开始向下淌泪。

    过了几秒钟,我渐渐适应光线,见王红依然没有说话,索性一屁股坐在对方面前,问,“王红你听不见我的话吗?”

    好半天,王红艰难地张了张嘴,抬手将嘴角已经凝固的血渍擦了擦回答我,“江,江队,报告,我是王红。”

    “看来你认识我?!”

    “是,我曾有幸听过您的一次宣讲?”

    “哦?是吗?”

    我笑笑,点燃一支烟,问,“看来我江枫的心理按摩没有成效啊,不然你丫的怎么还敢顶风作案?王红,你了解我吗?”

    这时候,王红终于适应光线,艰难地抬起头看我,问,“了解?江队,我不知道您啥意思?”

    我皱着眉,心道张队下手太重了,看意思加餐加得够给力的,王红这货站都站不起来了。

    “抽烟不?”我问。

    “抽,抽烟?”

    王红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问我,“江队,您,您是说我可以抽烟?”

    “没错!”

    我笑,冷笑,顺手从嘴里将那根抽了两口的香烟扥下来,递向王红,问,“想抽吗?”

    “想…不,不想,政府,我错了,我不能再犯错误!”

    “呵呵,”我不为所动,手继续停在半空中,道,“我抽烟你看见了吧?现在有摄像头监视着,我也违规了…所以,你觉得我要不是得到特批,我能跟这儿堂而皇之抽烟吗?”

    王红抬头看看屋顶角落的红外摄像头,面色有些迟疑。

    然而,尽管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却最终还是摇摇头,道,“您是管教,我是犯人,我们身份不一样的,所以,我不抽…”

    “你也知道不一样?”

    我突然伸手揪住王红的头发,一下将她的脸向上拽起,手中香烟头燃着咝咝火焰,在王红眼前无限放大。

    “啊~~~”王红大叫,“江队,江队你要干什么?”

    “我刚才问你,你了解我吗,你踏马的倒是回答啊!”

    “不,不了解!”王红眼中已经满是惊恐,身体瑟瑟发抖。

    我另一只手向上抬了抬做了个手势,仍然保持薅住对方的姿势,示意她抬头看,“王红,你看摄像头…”

    “什么?江队,你想干什么啊~~~”

    “你看到了吧?摄像头已经关了,那个红点,没了!”

    我开始笑,麻痹的,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恶魔,只是恶人还需恶人磨,我特么对这帮穷凶极恶之徒当然不能用什么礼仪道德的说教手段。

    “我想弄伤你,弄残你,弄死你!”

    我开始狞笑,将香烟头一寸一寸,一厘米一厘米送到王红面前,在距离其一侧脸颊两三公分处停下。

    “江队~~~来人啊~~~”

    王红开始挣扎,拼命扭动身体,大呼小叫。

    我一把卡住对方的喉咙,令其发不出尖叫,烟头又向前递进一厘米。

    问,“怕了?怕了就点点头。”

    对方拼命点头。

    “好,”我又将烟头向前送了送,凝聚成条的烟灰几乎快要碰到王红脸上,“你踏马的下死手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怕?说啊!你麻痹的怂了,是不是怂了?”

    王红一直在点头,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面颊滚滚而落。

    我不为所动,又道,“听好了,你应该不太了解我…那好,我说说吧,介绍一下,我叫江枫,是咱们沙山女监的一名普通管教,刚来这里几个月!”

    弹了一下烟头,灰烬四散,有些落在对方脸上身上,吓得她身体狠命向后缩着。

    “我没所谓,没车没房没老婆,我不在乎这份工作的。”

    我突然放开她,保持和其半米左右的距离,坐好,冷眼看着王红大口喘着粗气。

    “来沙山以后,我干过几件事,具体的,就不跟你唠了…总之,我江枫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主儿,我打过女犯人,也救过更多的人,也许我还能让一个人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