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漏掉什么了?
    我开始装逼,“一般般吧,我和费大秘也就见过几次面,喝过一次茶而已…”

    “得嘞,就冲你江老弟深更半夜找我黄猛,这是给我面子,看得起老哥!这样,你保持手机通畅,随时等我电话!”

    我连忙告诉对方监区里手机基本没有信号,一旦市局那边有了反馈,直接打三监区管教休息室的座机。

    挂断后,我振作精神,深吸一口气,嘟囔着骂了一句,“娘希匹,特么老子是骡子是马,今夜也该遛出真面目了!”

    从管教休息室出来,三监区狱医景瑜举着步话机兴冲冲跑过来对我们喊,“邱监,江队,好消息,特大好消息!”

    “女犯人脱离危险了?”我笑问,“是不是那名女囚甚至已经醒过来了?”

    “没错!”

    景瑜难掩兴奋,“真是太好了,刚才监狱医院那边传过来通告,说那个胃部大出血的女犯人已经完全脱离生命危险,而且刚刚苏醒,不过身体还是很虚弱。”

    “嗯!”

    我想了想问,“监狱医院那边谁盯着呢?”

    “政委过去了。”

    “哦,”我转头对邱梦说,“邱监,麻烦你通知田政委,只要医生允许,立即问询两名重伤犯人…还有,重点问她们在三监区是不是有认识的人,就是说,在外边的时候就相识的女犯人。”

    “好,我这就联系政委。”

    邱梦见自己也有活干,连蹦带跳蹿进管教休息室打电话,那样子哪儿有一点妖娆少妇形象,简直就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少女做派。

    我笑笑,觉得邱梦其实是挺简单的一个人,属于我可以争取的助力,不过还是给自己提了醒,和领导搞好关系可以有,搞男女关系,绝对不行!

    方雅问我,“江队,下一步该干什么了?是不是提审金苗她们?”

    我没有立即做声,思忖着,觉得时机还不到,似乎有什么应该先处理的事情漏掉了。

    点燃一根烟,我眯起眼看青雾缭绕,随着心思问景瑜,“景医生,你那个师兄联系上了吗?他什么时候可以到?确诊毛小花是不是真的精神异常大概需要多久?”

    “诊断耗时我不清楚,不过师兄已经在路上了,说最多半小时,应该能赶到沙山。”

    我点头,“好,他到之后,请先和我碰一下,我有事儿向专家请教。”

    “嗯!”景瑜重重点着头,脸上同时闪过一丝凝重之意。

    心中开始梳理后续将要进行的行动步骤,我觉得,目前情况还不错,至少没死人,留给我们沙山女监的回旋余地就比较大。

    公安那边我已经托付黄猛,如果对方能将资料第一时间传过来,那么我就可以有针对性筛选排查群殴事件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而如果能从金苗、王红、毛小花三人身上打开突破口,那么,案件起底将会相对顺利。

    拿起三监区管教队长递给我的犯人情况说明,我注意到,和姚静所在的一监区不同,三监区的大姐头竟然有五人之多!

    这也变相证实,三监区的形势很复杂,不存在一人独大的情况,看来这几个大姐头各自有着一帮拥趸,属于群雄割据状态。

    我叼着烟,闭目养神,心里却不断琢磨究竟哪里漏了呢?为什么我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而这种不踏实的感觉,令我那么惴惴不安。

    …

    良久,也许沉默了四五分钟,我猛然意识到,自己会不会犯了一个简单错误!

    那便是,我所准备,所谋划的一切,全都基于存在这样一个幕后黑手的前提,可,难道就不能是某种百中无一的偶然事件么?

    尽管我从毛小花装疯,她和金苗、王红其实关系并不怎么样,却在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这一点推断出这里面有猫腻,但一定就不可能存在巧合吗?

    还有,幕后主使必定和被重伤的女犯人有仇吗?或许她就是一个另类,该人仇视社会,死不悔改,丫处心积虑故意制造一起斗殴事件,从而恶心沙山女监,挑战国家暴力机构的权威!

    就是说,也许并不存在我假象中的恩怨情仇,只是有人吃多了屁憋的,暗中成心使坏罢了…

    这些念头纷涌而至,我吓了一跳,却又自问,不会吧,一切线索显然都指向的确存在那么一个歹人,其不但颇具能量,而且能够控制王红等人,让她们心甘情愿当自己的枪并且为其背锅!

    然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意外几率,也会造成我判断失误,所有努力前功尽弃,从而错失挽回恶劣局面的机会,最终让沙山女监上上下下都会因为我的过失而受到问责和处分…

    我不敢再想下去,如果一开始所假设的前提就错了,骂了隔壁的,我又怎么能够令案情真相大白?又怎么向陈监和田政委交代?

    …

    思来想去,我终于决定还是先从金、王、毛三人身上着手调查,如果发现自己判断有误,那就立即改变方案,重新对群殴事件定性。

    想明白这一切,更清楚眼下自己算是走上华山一条路,开弓没有回头箭,说啥也得先按照既定思路试一试了。

    站起身,我对张队说,“张队,我想和几个积极参与群殴的犯人聊聊,走吧,带我去禁闭室。”

    最开始,我并没有选择上来就直面王红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心里很清楚,首先必须从多少知道一些内情,却又被蒙蔽被煽动的另外几名女犯那里更多了解情况,这样,才能尽量做到知己知彼,从而在与王红、金苗的斗智斗勇中,不落下风。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分别提审了另外七名参与打架,被关了禁闭的女犯人,得到的信息并不多,几人众口一词,都说自己先被别人打了,按耐不住憋屈的心情,这才加入到群殴里。

    不过,虽然看上去我没有得到太多有用信息,但依然有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从而心中对彻查群殴案,增加了几分把握…

    “走吧,”终于,我对张队、方雅和邱梦说,“和我一起见见那个王红,我想,也许可以从她身上得到某些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说完,我当先走向一级禁闭室,自觉脚步稳健,信心似乎重新回到我的胸腔里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