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温柔的力量
    尽管我连声拒绝,甚至已经作势站起身,却没想到,方雅这丫头也跟着开了口,竟然还是帮腔邱梦,“就是,我觉得邱监说的有道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江队,你还是找个地方休息哪怕十分二十分呢,不然一宿熬下来对健康影响太大了!”

    我急得五谷之气都快澎湃放出,然而还没等我开口再说什么,对面的岚澜忽然抬起头道,“江队果然好人缘啊,看来大家都很关心你呢!我看,你就别拒绝了…听没听过一句话,温柔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也认为休息休息更好…”

    说完这句没头没尾,韵味悠长的话,岚澜抢在我前头起身挪步,淡淡说了一句,“江队的思路很好,我没有任何意见!现在,我回办公室等着,有需要我出面的地方,直接打我办公室电话或者步话机呼叫我!”

    转身,再也不看任何人一眼,岚澜就那样飘然而去,留下我和方雅、邱梦三人,面面相觑…

    无奈中,我心情黯然,烦躁地点燃一支烟,冲另外两女道,“走吧,还跟这儿耗着干嘛?或者你们也回去等信儿,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通报的。”

    方雅立即摇头,说,“我是宣教科长,我有义务下监区面对那些情绪不稳定的女犯人,江队,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去!”

    邱梦也表态,“今天是我值二十四,监区出了案子,我当然有责任面对,不能像有些人那样明明自己也是主管领导,却耍滑头甩闲话,净等着别人冲锋陷阵。”

    不禁苦笑,我知道邱梦这是射影含沙对岚澜表示不满,可,岚澜今晚的态度的确不招人待见,也难怪方雅和邱梦对其有意见,联手挤兑她。

    我心知方雅清楚我和岚澜的关系,所以肯定对岚澜充满敌意,可邱梦呢?她干嘛非要和岚澜过不去?

    …

    顾不上琢磨儿女情长,赶往三监区的路上,我忽然变得心急如焚。

    抬手看看电子表,心里盘算时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深夜十一点多,距离陈监交代的上午八点拿出结论,满打满算只有九个小时。

    一路上,方雅和邱梦紧紧追随我的步伐,好像还在窃窃私语什么,偶尔传入我的耳中,似乎是在取笑岚澜那句‘温柔的力量是无穷的’。

    于是,我有些茫然,岚澜这句话,到底意指为何呢?她是在说自己,还是暗示邱梦和方雅对我的过分关爱?

    到了三监区,张队已经在二道门那里等候,一见我就说,“江队,查出来了!”

    “嗯,说说!”

    “重伤的两名女犯叫商小蕾和吕悦,她们进入三监区服刑的时间都在新年后,就是说,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九个多月…江队,你真是神了哎,这都能料到!”

    我点头,心中不以为然,暗道,如果你们认真钻研过推理逻辑和心理分析,恐这些盲点也一样能想到。

    “入狱原因呢?她们犯了什么罪?应该不是同案犯吧!”

    “对的!”张队立即回答,“我仔细看过两人监狱档案,商小蕾因为诈骗罪入狱,刑期七年,而吕悦犯的则是伙同他人蓄意伤人致残,判了八年…”

    “哦,这就对了!”

    我点头,“果然不出我所料!”

    听我和张队一问一答,邱梦又没能立即理解,问我,“江队,你为什么断定两人不是因为同一个案子入狱?当然,同案犯的巧合的确很小,但…你的判断也太神了吧!”

    “因为我断定她们和推动群体斗殴的幕后主使有着极深的恩怨,那份恩怨,应该就是同时牵扯到几人的另外一桩案子!你想,如果她们是同案犯,岂不是说明那桩我们还没有掌握的陈年旧案已经破获了吗?可,显然她俩和祸首并非同期入狱的,所以我断定,吕悦和商小蕾可能认识,但获罪判刑的原因应该不一样。”

    “哦,哦…”邱梦一脸心悦诚服的样子,妙目又开始在我脸上打转,死死盯着我看,似乎我江枫的眉宇间鼻子上长着天山雪莲花。

    “邱监,不要这样看我好不好?”

    我的臭脾气犯上来,瞪对方,“几个意思啊?不怕我江枫误会吗?”

    “没…”邱梦连忙低下头,竟然有些不敢直视我的双眼,道,“不是的,江队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能够做到料事如神呢!”

    “邱监,你在监狱这种地方待个一年半载自然就会明白的!”

    我对付一句,又问,“张队,犯人们情绪还稳定吧?我看,还是让她们回去的好,就这么蹲一宿不合适。”

    “嗯,田政委已经吩咐过了,女犯们都已经回到监室…不过,陈监发话了,今晚三监区所有监室不许熄灯,每个犯人都要穿着囚服睡觉,做好随时被叫出来训话的准备。”

    “也好。”

    我没说别的,只是让她们几个等我一下,我则独自进入管教休息室用座机打电话。

    拨通,我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睡了,直接开口道,“猛哥,我是江枫。”

    电话里,t市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黄猛的声音有些不满,冲我抱怨,“江老弟,这都几点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特么明天我还要参加局长接待日,这要是没精打采的,再给我曝光捅出去,老子还干不干了!”

    “好了好了,”我笑着打哈哈,“猛哥,无事不登三宝殿,兄弟这不有难处了嘛!”

    “怎么了?”

    黄猛像是清醒过来,问我,“又出啥事儿了?”

    我简单将群殴案和对方说了说,求他道,“猛哥,我在市局哪儿认识人啊,这不没辙了嘛,所以还请老哥你连夜帮我找找关系,务必调出近十年没有破获的重案要案资料!”

    “哦…”

    黄猛没有立即说话,我知道这事儿对他来说也不好办,毕竟黄猛只是t市一个区分局的副局长,市公安局那边他并不能直接插上手,肯定需要托关系麻烦人的。

    “猛哥,你要是不帮我,我…”我只好吊他胃口,道,“我只好找费大秘帮我了,可这点儿事就求到人家第一秘头上,是不是杀鸡用了牛刀?”

    “江老弟,你是说,费翔费大秘?杨书记的生活秘书?我去,你连费大秘的路子都走通啦?”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