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越烦越乱
    岚澜看着我,而我也凝视着她。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尽在默然里。

    只是属于我和她的瞬间是那样短促,没人意识到我们的关系曾经出现非常严重的裂痕,甚至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修复。

    “岚监!”方雅首先叫岚澜,“您来了?哎呀,大家联系不到您,陈监和田政委她们都急死了!”

    景瑜和三监区当值的管教队长也冲岚澜打招呼,会议室里几个人纷纷开口,除了,我和邱梦。

    岚澜的目光从我身上收回,淡淡应了一声,“手机没电了,今天回去晚,充上电才看见信息,这不,我立即就赶来了。”

    我知道岚澜是在为联系不上她找借口,真正的理由恐怕不仅于此,她只是为了躲开我罢了。

    于是我站起身,道,“岚监…这个你先看一下,是我们刚刚总结的方案要点,今晚的形势比较严峻,可能大家都要连夜鏖战。”

    岚澜点点头,走过来从我手上接过那几张纸,又像是不经意自我身边走过,转到长条会议桌另一面,和三监区管教队长以及景瑜等人坐在一起。

    只是,我敏锐注意到,岚澜的目光在我和身边坐着的邱梦身上转了几下,颇有些含义深远。

    “那…岚监,你先看看吧,我们接着说。”

    岚澜没有理我,只是微不可察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让我随意。

    心中叹息,我明白岚澜还没有完全消气,却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多说什么。

    这时候,邱梦忽然哼了一声,似乎对于岚澜直到此时才出面十分不满。

    “咳,”我清了清嗓子,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晚上将要展开的行动上,思忖着对三监区管教队长说,“张队,请你尽快整理一份王红、金苗还有毛小花的资料给我,除了常规出工记录、监区存档的表现记录,还要尽量想一想她们几人平时和谁的关系好,是不是存在小群体,都有哪些犯人…”

    想了想,我又道,“张队,景医生,咱们三监区有影响力的犯人都有哪几个?安排我见一下。”

    邱梦问,“有影响力的女囚吗?江队,你是说?…”

    “监区里的大姐头!”我笑笑,“就是那种能镇得住场面的家伙!邱监,你看过监狱题材的电影吗?实际上,每个监区都有这种人,她们通常在犯人中威信很高,有时候说话比管教还好使!”

    “哦,这样啊!”

    邱梦恍然大悟,又问我,“是不是说,如果某个犯人是大姐头,而且她和毛、王、金几人关系比较密切,就属于我们该重点排查的对象?”

    “我认为不是这样,”掏出一支烟,有些烦躁地在桌面上蹾着,“恰恰相反,重点应该是和金苗等人不对付的大姐头!”

    “为什么这样说?”

    我冷笑回答,“邱监,您还看不出来嘛,这次聚众斗殴的幕后主使心思绝壁够沉的,她肯定不会轻易让自己暴露出来,不然的话,还不如丫直接带人报复仇家更爽,是不是?既然对方处心积虑整出这么大动静,而且谋划得近乎天衣无缝,不就是为了更好保护自己吗?因此,我认为,这家伙应该已经谋划了有些时日,至少在她脑子里生成行动计划这段时间,肯定会有意疏远甚至故意刁难王红几人,这样就算真的出了大事,狱方也不会怀疑到她头上!”

    “噢…懂了!”

    随着我的解释,邱梦不断点头,而看向我的目光里,崇拜和尊敬的韵味似乎越来越多…

    “对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症结点,对三监区管教队长道,“张队,还有一个细节差点漏了,你核实一下受伤的,尤其被重伤的两名女犯人入监日期,麻痹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们在三监区服刑的日子绝对不会超过一年!”

    这下,除了岚澜依旧不动声色就像没有听见我的话般低头看着会议纪要,连方雅都主动问我,“江队,为什么要关注这个呢?还有,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受重伤的女犯人服刑时间都不会很长,根据呢?”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帮着一起查出真凶,我决定花点儿时间耐心和方雅她们解释,“这次群殴的后果很严重,伤者情况更不容乐观,这说明什么?说明幕后主使对那几名女囚恨之入骨,直接就想要她们的命啊!所以,你们想想,仇恨的火焰埋在心里,换了你能忍耐多久?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么?不可能!”

    顿了顿,我又道,“事实上,从心理学角度,当相互为敌的双方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长时间待在一起的时候,忍耐极限应该是三个月!不过,在监区聚众斗殴的后果太严重了,幕后黑手不得不考虑这一点,并且要策动如此严密的行动方案,还要撇清自己和金苗等人的关系…那么,就算她心里的仇恨再大,也不得不花掉充分的时间来算计这一切…因此,我所谓一年期只是一个大概的时间段,也许长点儿也许短一些,但基本应该差不太多吧。”

    于是,再也没有人对我的思路提出异议,取而代之的是,几人完全被我丝丝入扣的分析所折服,连声表示这就分头去办。

    景瑜、张队几人离开,我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烟,一只手在肿胀的额头上不断揉着,心思一忽儿转到岚澜身上,一忽儿又飘到聚众斗殴案上,就觉得头疼欲裂。

    邱梦忽然用胳膊肘碰了碰我,问,“江队,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要不,就去我那里吧,我办公室有套间的,搭了一张行军床,也有被褥…”

    我一惊,特么连头都不觉着疼了,连忙睁眼瞥岚澜,心里同时各种骂,你妹的邱梦,这不是给我江枫上眼药嘛!我和你很熟吗,用得着表现得这么热情?如果岚澜胡乱猜测我和你邱梦的关系,甚至往心里去了,我岂不是更加被动,和她之间的误会也更深!

    不等邱梦说完,我立即截断对方的话,大声说道,“不用,没事儿的,谢谢邱监关心,我扛得住!大老爷们的,说啥休息不休息的,行了,咱们现在就开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