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再见岚澜
    众人沉默良久,陈监终于第一个开口道,“江枫,你小子…真够黑的,心眼儿都跨着阶玩到监管局上级领导身上了!”

    我讪笑,却没有回答对方,只是慢慢享受烟草带给我的独特气息。

    “我觉得不妥!”

    最终,经历长久默然之后,陈监一语定性,“我个人同意江枫同志前面的说法,努力挖出陈年旧案,将功补过消除坏影响!但指鹿为马愣要说成是咱们沙山女监提前设计好的行动方案,不行,绝对不行!”

    我想要开口辩驳两句,却生生停住嘴,虽然一方面对陈淼的态度持保留意见,但另一方面,却对陈监的魄力和勇于承担责任的气度敬佩有加。

    毕竟,这次**影响太大了!

    不同于之前我和程瑶馨坠楼,因为那次好歹两人都没有受伤,也没有牵扯到任何一名犯人,因此算不上工作上的重大失误,不属于原则上需要坚持的地方,因此陈监也就默认我瞒天过海的说法。

    现在呢,谁都看到至少八名女犯人受伤住院,其中两人重伤,一人到此刻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因此我提出的思路就显得太过牵强,并且事实上已经算是违纪违规。

    大家一开始没人做声,我想应该都在思忖和权衡几种不同汇报方式的利弊,而现在,陈监一句话定了调子,倒是令我觉得人家不愧为大毛,不愧为一把手,就特么有担当!

    陈淼清了清嗓子,慢慢环视众人,开口道,“江队后面的提议大家都忘了吧,就当他从来没有说过!对于今晚发生的群殴事件,我的态度是,据实上报!你们有没有意见?”

    “这…”冯监有些迟疑,“陈监,据实上报的影响太坏了,我们…我们能不能策略些!”

    陈监摇头,“不行!这个没商量!”

    又转向我温声道,“江队,现在给你一个任务,必须,请你听清楚,是必须!你一定要在明天上午八点之前,挖出那个挑唆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并且将对方为什么要这样使坏的原因调查出眉目,最好能对应上以往十年内已经在市局备案,却没有破获的大案要案…我会顶门去监狱管理局主管领导那里汇报工作,唉,早汇报早主动…”

    隔空凝视我,陈淼肃声问,“江队,有没有困难?有什么想法尽管提!明天上午八点之前,我要看到结果,结果!懂吗?!”

    我点头,默然良久,只说了一个字,“好!”

    …

    众人散去,我留下方雅和三监区的狱医景瑜,并要求监狱防暴队整夜执勤,务必控制住局面,再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找来三监区上大值的值班队长,我刚想开口安排,却见邱梦去而复返,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直接坐在我身边,道,“江队,你布置你的,我坐在这里听听不碍事儿吧?”

    看了对方几眼,我笑笑,“领导亲自督阵,我江枫求之不得!嘿嘿,正担心没人为我站台呐喊呢!”

    邱梦便拿凤眼瞄我,“我这可是好好跟你谈工作呢,江队,不用这样揶揄人吧?”

    “没有,没有。”

    我不再和对方纠缠,反正她爱听就听吧,正好在其面前展示一下哥们的能力,也让她邱监知道知道好歹,以后别总想着跟我对着干。

    “景医生,我对毛小花的初步诊断刚才已经说了,个人认为,她纯属装病!”

    声音转冷,我恨声道,“麻蛋,这货被人挡枪使唤也就罢了,特么还上赶着这么用心!俩重伤女犯都是丫毛小花下的手吧?这家伙手也忒重了!”

    景瑜点头,“是啊,据说正是毛小花打的!一名女囚断了三根肋骨,中度脑震荡,另一个更惨,腿部髌骨、胫骨折断,胃部大出血,差点儿就挂了。”

    “嗯,所以,你觉得一个疯子,而且是间歇性神经病患者,她能这样十分‘有针对性’出手伤人么?景医生,请你马上想办法联系监狱医院的专家,连夜对毛小花进行病理诊断,务必在凌晨六点之前给我结果,玛德,我倒要看看丫是什么鸟变的!”

    景瑜点头,说,“好,我立即联系监狱医院那边,正好我大学一个师兄就是精神病专业的副主任医师,我就请他带几个人过来吧。”

    “好,辛苦景医生了!”

    我应了一句,又对三监区当值的管教队长说,“已经关禁闭的那些主要从案犯,连夜提审,着重关注以下几个问题:一,为什么参与斗殴,该犯人在斗殴过程中针对谁下过重手打过黑拳,她是不是被什么人唆使或者命令了?”

    见队长连连点头,我又道,“还有,王红和金苗你们不要管,我一会儿亲自提审,但…给丫们提前加顿餐,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知道!”三监区的值班队长咬牙切齿道,“江队,你就请好吧,麻痹的,不搞得丫俩不认识自己的妈,我特么的…”

    我连忙挥手打断对方,“别太狠了,尤其不要带出明显外伤…那样不好交代!”

    邱梦看着我们,脸上的惊异之色越来越重,恐怕她根本想不到,狱警还能这样对犯人下狠手。

    我点燃一根烟,轻轻吐出一口烟圈,冲邱梦笑,“邱监,打是亲骂是爱,我们这是让对方长记性呢!您觉得不妥吗?”

    “我?”邱梦没想到我会忽然问她,有些窘迫道,“我…我没觉得有什么对不对的,反正这是你们一线狱警处理问题的手段,我听着就行了…江队,你继续。”

    “嗬,”我笑了一下,不咸不淡道,“有时候纯粹讲道理没有用,拳头和棍棒才是硬道理,是真谛!”

    “好吧,你们觉得怎样搞就怎样搞吧,我只是坐在这里学习学习,就想尽早适应沙山女监的工作。”

    说这句话的时候,邱梦的声音有些温柔,态度更是十分诚恳。

    …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我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倩影风风火火急速冲入。

    一进门,对方就冲我喊,“江枫~~~江队,怎么了?你,你的身体有没有受伤啊?”

    我的心忽然就酸楚了,双目中差点儿落下泪来,因为,进来的女人是…岚澜!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