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9章 颠倒黑白
    “江队,你这话怎么说呢,到底啥意思啊?”

    不用看也知道是邱梦又发问了,我立即向她递出橄榄枝,拍了对方一记香屁,“邱监这话问的好啊!这样,我提个思路吧,那就是,为什么那个幕后黑手要对某些犯人下死手?还有,对方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动手?如果咱们深挖狠查,有没有可能发掘出另外一桩不为人知的案子呢?”

    众人有些发愣,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颇为异常。

    汪珊问我,“江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能够以这次斗殴事件为契机,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为何要弄伤弄死某些女犯人的原因,进而挖出某件尘封日久的案子?”

    邱梦的眼睛也亮起来,“对啊,虽然发生打架斗殴,我们沙山女监有责任,但如果能够由此破获一桩大案子,倒是的确能够将功补过,至少也能功过相抵。”

    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补充起来,甚至始终和我不对付的冯监、王莉等人,也在这件事情上完全同意我的看法,和其他人保持高度一致。

    特么的,牵扯到自身利益,谁也不会傻蛆到跟仕途过不去。

    陈监沉思一会儿,摇摇头道,“江队的建议倒是一个办法,但…唉,恐怕将功补过不那么容易啊!上面精着呢,斗殴就是斗殴,伤了人,终归是咱们沙山女监管理上存在重大漏洞,我陈淼,你们在座的各位都是有责任的,就算我们由此破了案,但功是功过是过,毕竟是两回事儿,对吗?”

    田政委也点头附和,“是啊,尽管江枫同志的办法能够消弭一部分坏影响,但女犯人聚众斗殴的定性却无法更改。”

    于是,众人又开始发愁,继而一个个脸上再次愁云惨淡。

    见状,我笑笑,道,“陈监、政委,还有各位领导,不是有那四个字嘛,‘事在人为’!这个案子怎么上报,其实中间还是有些门道,或者说可以操控的。”

    “江队,你说!”

    邱梦立即接了我的话,似乎经过这半个小时的讨论,她已经黑转路,路转粉,变成我的死忠拥趸了。

    “首先,这次突发性群体斗殴并没有出现死人情况!”

    我环视大家,声音低沉且稳健,“各位领导应该知道,死人和受伤,完全是两种不同概念,其影响和定性将有本质的区别!”

    “对的,我同意!”

    我冲邱梦笑笑,实在没办法理解其态度为哈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只好又道,“死了人,我们怎么解释都没用,即便按照我下面的说法向t市监狱管理局做汇报,咱们沙山女监最少也逃不掉一个‘决策失误造成犯人死亡’的罪责,恐怕今天与会的所有人,也包括没有达到现场的相关负责领导,都要受到处分!”

    我的手伸向口袋,掏出烟,又陡然发现场合不对,只好讪讪地放回去。

    陈监却说,“江队,为了不影响你的思路,今天破例允许你抽烟,尽管抽!”

    顿了顿,陈淼又道,“但你小子必须给我拿出切实可行,能够将恶劣影响降到最低的办法,否则,哼哼…”

    我没搭理她,心知陈监也是急病乱投医,着急上火实在没辙了,只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有了大毛懿旨,我当然不再顾忌,十分舒坦地抽出一根白娇子点上,狠狠吸了两口才道,“诸位领导,现在不是没死人嘛,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等什么?等医院宣布最后一名重伤女犯脱离危险期的通知!”

    嘴角扬起,我不自觉摆了一个信心满满的pose,“只要没有犯人死亡,我们就可以这样向上面汇报:由于得到线报,狱方察觉出暗中有女犯人蠢蠢欲动,企图造成突发事件,而暗流涌动的原因,又和一件陈年旧案有关系…基于此,狱方特意设计了这次群体斗殴行动,目的就是为了引出图谋不轨的某些恶势力,从而将隐藏在沙山女监暗处的小团伙一网打尽,维持国家暴力机关安定的同时,破获那桩陈年旧案!”

    看着已经听得呆若木鸡的众位沙山女监高层,我坏笑着,“只要说成一切都是咱们设计好的套路,那么女犯人出现受伤现象就成了意外,对不对?公安干警执行任务还有可能发生伤亡了,咱们控制的又是这些限制行为、身背污点的群体,出点儿岔头算得了什么?反正没死人,而且还挖出大案要案,这不是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了么?瑕不掩瑜,一切,就等着医院那边的最终通告吧!”

    半晌,众人总算反应过来,汪珊愣愣看着我问,“江枫,这,这也行?”

    “要不怎么办?”

    我摊开双手,又狠狠抽了一根烟,“特么是我们让这些女犯人拼得你死我活吗?有些人渣不思悔改,不知道好好劳动改造重新做人,却整天想着闹事,想着打击报复,最后还连累狱方…汪监您说,我们凭什么要为她们擦屁股?为她们的罪行承担责任?凭什么?”

    其实我说的有些极端了,作为狱警,我们当然有责任更有义务控制犯人的言行,并且必须做到杜绝类似丑恶凶残的情况发生,但…现在不是没辙了嘛,事急从权,我的办法其实是眼下最佳方案!

    见众人还是不说话,谁也没表态,我又笑,“陈监,我这一招叫变废为宝,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最后怎么办,您们上层自己决定吧!”

    “变废为宝?”

    邱梦忽然笑了,笑靥如花道,“江队,你这哪是变废为宝啊,纯粹就是颠倒黑白!”

    我直接点头承认,“没错,如果真按照我的方案上报,的确算是歪曲事实,所以我只是建议,大主意还得陈监、政委以及各位领导拿!”

    会议室再次陷入沉默,除了我回到座位闷头抽烟,其他人竟然全都保持同一种姿势,连小拇指都不带动一下的。

    我心知,我的办法虽然很够味,但也是给监狱高层出了难题。毕竟,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在这件事情上违规了,确实属于邱梦口中的‘颠倒黑白’。

    所以,我不再言语,只是,等!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