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我的意思是,反攻倒算
    我的脸阴沉下来,加重语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伤者应该是王红等人不死不休的死对头!”

    “为什么?”

    主管犯人身体健康的汪珊坐不住了,问我,“江队,你怎么能肯定金、毛、王是同伙呢?她们之间为啥不是仇人?”

    “汪监,其实我的判断理由很简单。”

    我冲汪珊笑笑,示意她稍安勿躁,放大声音道,“大家想一下,这次斗殴事件是不是存在以下几个疑点?第一,配合!如果金苗、毛小花和王红不是一伙儿的,比如是对头或者关系很一般,干嘛她们要坐在一起吃饭?当然,你可以解释为坐错位置了,可,两名犯人坐错地方也就罢了,怎么可能三个人同时错位?还有,若不是为了互相配合,毛和金有必要凑上来和王红‘套近乎’么?刚才邱监已经说了,王红在犯人中的口碑并不好,如果不是一事的,另外几个干嘛要帮她做局?”

    汪珊不说话了,开始蹙眉思索我的分析。

    我又问,“另外,大家对这次斗殴事件的主犯怎么看?”

    有人回答,“我认为就是王红,或者金苗和毛小花是主犯也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我摇头,“肯定不是王红,金、毛两人应该算是主要从犯之一,但也不会是始作俑者,不是背后策划这桩乱子的家伙!”

    突然有人问我,“你的依据呢?”

    寻声望去,不知道何时邱梦竟然不哭了,而是抬头向我看,而这句问话正是从邱梦嘴里发出的。

    我有些诧异,不过,迎着对方目光看过去,却没有看到浓浓敌意,相反,竟然是那种好奇和不服气。

    没有再刺她,既然大家畅所欲言说案子,我当然不至于那么小肚鸡肠非要和一个女人计较。

    “邱监,王红的人缘不好,这个算是共识吧?”

    “对,我刚才说过的。”

    “那好,您觉得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家伙,她在监区能有几个盟友?而且还是住在不同监室的犯人?王红是不是不应该有推动这次群殴的能量?”

    “好像是的,江队,你这句话我赞同。”

    听到邱梦竟然同意我的观点,不单单是我,包括陈监、田政委和汪监、冯监在内,就像听说早上八点能升起月亮一样,登时有些目瞪口呆。

    我也奇怪,这女人,咋说变就变呢?刚才的敌意哪儿去了?

    顾不上想这些,我又说,“既然王红没有组织大规模斗殴的能力,而且管教和女犯们对她的印象都不好,那只能说明,王红只不过属于冲在前头被人利用的一杆枪!嘿嘿,加上她也具备一定群体煽动能力,是个爱挑事儿的主儿,因此由她出头闹事,再好不过!”

    见众人个个陷入沉思,我接着分析,“一般来说,这种**的后果,咱们狱方怕,她们犯人更害怕!谁不知道一旦追究下来,首犯和主要从犯肯定会受到严惩,特么别说记功受表扬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减刑的机会也没了,对吧?”

    我嘴角上扬,开始冷笑,“那么,大家认为,有能力暗中推动这件事的家伙,她可能将自己摆在明面上么?不可能的!她只会隐藏得很深,甚至躲得远远的,根本不牵扯进来,只是让那些听她招呼的女囚出头,这才符合逻辑。”

    邱梦忽然说,“江枫,我怎么觉得你可以去干狱侦了呢?”

    对她这句无厘头的话我没法直接回答,只好岔开道,“如果邱监主管狱侦,并且您想调我到您手下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我江枫一定全力配合…”

    邱梦没有接我的话,只是表情复杂看着我,不知道又开始琢磨什么。

    于是,我继续说道,“另外,金苗的情况我不清楚,可王红的表现一惯很差,显然早就失去减刑的机会,或者说,短时间内没什么盼头…而毛小花呢,打人最凶,伤人最恨,却装成精神病发作,这又说明什么?”

    没人搭话,大家都看向邱梦,似乎知道她肯定会‘配合’我的问题。

    果然,邱梦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说明什么?”

    我忽然想笑,觉得邱监这个漂亮少妇似乎本质并不是那种恶毒的长舌妇,相反应该比较单纯,甚至思想太简单了,根本不适合在监狱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工作。

    “如果从金苗身上也能发现一些迷惑我们调查的干扰项,那恰恰证明,金、毛、王三人,谁也不是主犯!”

    见多数人都面露诧异,显然没有理解我的话,就又解释,“王红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三监区算是重刑犯监区了,我猜王红至少还要关个十年八年,对吧?”

    那个当值管教立即点头,“王红的刑期还有九年零五个月!”

    “嗯,”我冲对方笑笑,“大姐的工作很扎实,犯人情况都在脑子里装着了,很不错!”

    没管对方不好意思的表情,我说,“如果金苗也类似,不在乎错失减刑机会甚至二次犯案加刑也无所谓,再加上毛小花精神上有问题…那么,三名明面上的主犯都存在挑头闹事儿的可能,从而让狱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们身上…这岂不是变相保护了那个暗中挑唆的真正策划者吗?”

    最后,我从精神病的角度阐明为什么毛小花是在装疯卖傻,她的疑点在哪里,总算将我的思路彻底向众人解释清楚。

    会议室再次陷入沉默,良久之后,陈监问我,“江队,你认为后面的工作该怎么做?我们怎样才能将这个案子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

    我明白,从狱方高层的角度,既然聚众斗殴的定性无法更改,那么如何措辞,如何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向上面交代,就成了现如今最急需解决的棘手问题。

    包括我也是,成绩还没做出多少,要是总出篓子…特么的,仕途堪忧啊!

    沉住气,我想了想回答,“陈监,田政委,其实发生这次群体斗殴也不见得一定是坏事,说不定我们能好好利用一下,从这件案子上挖掘出别的东西,从而做到‘变废为宝’!”

    环视众人,我淡淡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反攻倒算,将功补过!”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