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扑朔迷离的病情
    方雅凑过来问我,“江队,这名女犯人情况好像挺严重的,你有没有把握?”

    “我有?有屁!”

    我没好气回答,心想,这不没别的能人嘛,我不动手谁来整?特么的,我江枫啥时候变成沙山女监的万金油了,只要沾上点儿边,嘛事都找老子!

    方雅看出我心情沮丧,也就没有计较我说话粗俗,只是默默蹲下和另外几名狱警一起按住那女囚的胳膊和腿。

    “注意,先稳住她的头,千万不能动!”

    我开口吩咐,在几人固定住对方后,伸手去翻女犯人的眼睑,同时掏出手机调出手电筒功能,打亮,直直照过去。

    强烈的光柱让女囚顿时不安起来,她开始挣扎,拼命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喊声,在空旷却又异常寂静的宣教大厅,显得那么刺耳。

    “按住了啊!玛德,你们按住她,我特么手指头都要戳进眼睛里了!”

    我怒吼,因为翻动眼皮这种动作存在相当的危险性,弄不好就能伤了对方。

    于是,管教们加大力度,几只手死死压在那家伙的脸上,我则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掰开对方左眼的上下眼皮,照着瞳孔。

    强光刺激下,女犯人的瞳孔明显收缩,但她却死死盯着手机发出的光柱,除了最开始躲闪了一下之外,就像没有意识般,直愣愣迎着看。

    我动了动,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力道,同时变换光柱的方向,仔细观察对方的反应。

    过了约有两分钟,我站起手,关掉手电筒功能,对几个管教示意,“行了,放开她吧。”

    景瑜和方雅几人立即问我,“江队,毛小花的情况怎么样?”

    “说不好。”我冷冷回了一句,“你们让我好好想想…这家伙看着是挺木的,好像精神是有些问题。”

    嘴里这样说着,我心里却已经有了另外的论断。

    特么的,这女人八成是装病,就是说,丫是在装疯卖傻。

    通过检查瞳孔,尤其手指扒开眼睑直视、照射对方眼球,其实是一种心理学和医学相结合的检测手段。

    据我所知,事实上,正常人以及多数精神病患者,都会对刺眼的光线产生特定的应激反应。

    除了木僵症、闭锁综合征之外的寥寥几种无法主动控制眼球和眼皮肌肉的患者外,绝大多数人,无论其精神正常不正常,都会做出‘低于神经主导’的条件反射,也就是说,瞳孔收缩、眼睑闭合是必然的,这个基本上没法控制,谁也受不了强光猛照。

    哪怕是痴呆儿、傻子,也会不自觉转动眼球躲开强光,并且努力闭眼,抵触外界强加给自己的这种刺激。

    可,刚才那个毛小花的反应太另类了,我注意到,只在第一瞬间她有过试着闭眼和滚动眼球,却很快不再挣扎,虽然四肢和头部仍旧不断扭动,嘴里还嗬嗬喊着,可眼部反应却显得十分木然。

    甚至由于强行被我弄开眼皮从而触动泪腺流了不少泪水,但那两分钟愣是迎着光柱看,就像自己真的傻了一样,对强光觉得无所谓。

    我吊着嘴角,心中暗骂,草,让你丫装!

    你毛小花想装武疯子,装癔病,可你只是按照自己一知半解的想象去装罢了,骂了隔壁的,小说看多了,但基本常识却没有!

    因为哪怕疯子傻子,人家也不可对上强光盯着看,因为这类反应属于人体的低端触觉反馈,不需要思维,无需大脑指挥…

    毛小花的情况明显不属于木僵症或者闭锁综合征,她太刻意了,刻意去装傻子,刻意模仿精神失常的患者,却不知道自己反倒露了馅。

    向一旁走了几步,我阴沉的脸色令方雅和景瑜几人不敢跟上来,伸手摸烟,又觉得当着这么多女犯人的面抽烟影响太不好。

    正有些烦躁,却看到陈淼冲我招手,只好走过去道,“陈监,田政委,我还不能立即下结论…不过,初步判断,女犯人装病的可能性很大!”

    “玛德!”

    自打我来了之后就一直没吱声的冯监开口了,“我看这家伙就不像个好玩意儿,不行,必须要严惩,杀一儆百!”

    瞄了对方一眼,我不动声色没有接冯监的话。

    心中却知道丫冯监肯定毛了,毕竟除了生产,她还管着犯人们的劳动改造,冯监和主管犯人心理教育的岚澜,以及身体健康的汪监,在这件突发事件中所需要承担的责任最大,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众人没谁再说话,空气像是忽然凝固了,除了从几个敞开的窗口灌进冷风发出呜呜声外,聚集了快两百人的宣教大厅,竟然几乎可以算得上鸦雀无声。

    心情烦躁,我却不能让这种不作为的状态继续下去。

    虽然,我江枫对冯监此人一惯不爽,但别说这件事已经牵扯到岚澜和汪珊,即便出于一个狱警的职业操守,我也不可能将工作和个人恩怨混为一谈。

    “陈监,我想是不是先开个会碰一下?”

    我试探着问,“在这里杵着终归不是个办法。”

    “那…唉,也好,我们先开会碰一下。”

    于是有人问,“这些女犯人呢?咋办?”

    陈淼的脸色瞬间挂满寒霜,“咋办?闹得最凶的几个家伙关一级禁闭,另外的这些犯人,就在这里呆着,坐半小时蹲一小时,今天不准睡觉…草,她们麻痹的是要我陈淼死啊!”

    …

    宣教厅距离办公大楼不算远,我们这些人一个个面色凝重,垂头丧气走进主办公楼一层的会议室。

    与往日开会不一样,众人满怀心腹事,谁也不愿意多话。

    岚澜还是没有联系上,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于是陈监的脸色更加难看,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我对刚到不久,坐在我身边的汪珊道,“汪姐,情况不太好,你要做好被人扣屎盆子的准备。”

    “我无所谓,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汪监轻声回我,“唉,就怕出人命…”

    众人坐定,沉默了大约五分钟,陈监突然对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妇道,“邱监,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看过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就是新来的副监狱长邱梦。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