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走着
    我身体软下来,终于没有挣脱对方,任由谭菁菁抱着委委屈屈哭了半天。

    良久,我开口,“谭菁菁,放开我好吗,这样被别人看见不好,会误会的…抱歉,刚才是我太粗鲁了,我,我有罪…”

    不知道为什么,我脱口而出‘有罪’两个字。

    也许,我觉得自己的确有罪,不过并非对谭菁菁犯下什么罪孽,而是我对不起那些痴恋我,却不能从我身上得到想要结果的女人。

    我对她们,犯了罪。

    又过了片刻对方终于放开我,两人坐好,谭菁菁掏出一包面巾纸擦了擦脸,又在露台昏黄的灯光下用小镜子补了补妆,轻盈站起身,对我说,“无论如何,江先生,你和女友闹矛盾的根源在于我,对此,我谭菁菁也认了,对不起!”

    说着,她弯下腰冲我鞠了一个躬。

    我苦笑道,“算了,不说这些…唉,说了也没有用的,事已至此,还是向前看吧。”

    “那,我道歉了,你是不是就算原谅我了?”

    “算…是吧。”

    “嗯,谢谢你江先生,谢谢!”

    “唉~~~”我黯然叹息,“走吧,这里有些凉了。”

    她却说,“我以后会更小心的,我不会轻易放弃你…江枫,也许你不是个纯情专一的男人,但你并不是混蛋,你和我前夫不一样,你也和我朋友她们找的那些少爷、鸭子不一样,我就是喜欢你…请记住,不知道就不是伤害!”

    …

    我和谭菁菁分开,相隔几分钟才分别从露台这里回到旋转餐厅。

    我想,也许她的话也不是完全都错了,比如这次,我回去会和方雅、马昕以及梦翔说起刚才我遇到谁,发生了什么吗?

    不会的,我不可能说,甚至以后面对岚澜的时候,我也不会和她讲今天的故事。

    对于这些不同的女人,我要么说不着,要么没必要说。

    看来的确是这样的,隐瞒也是一种手段,或者有些情况瞒着比说出来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心中都存有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我是,也许岚澜也是的。

    经过和谭菁菁一场意外邂逅,我已经失去继续吃东西的欲.望,好在之前填的足够多,觉得已经很饱了。

    饭后,梦翔跑过去结账,很快,又一脸迷惑走回来问我,“枫哥,你刚才结账去了?”

    “没啊!”

    “什么没有,肯定是你结账了,我说你离开那么长时间呢,还以为你掉茅坑出不来了。”

    我没好气,想到一种可能却不好直接问,便道,“梦翔,你刚才去服务台,人家怎么说?”

    “我还管服务员怎么说!”

    梦翔瞪我,“结账就结账呗,本姑娘还省钱了呢,至于这样藏着掖着嘛!”

    “…好吧。”

    我已然确信无疑,这顿饭被谭菁菁抢先付了款,算是人家请我客。

    不禁心中犯难,这特么的,丫少妇看来寂寞得够可以,这是要跟我死耗到底的节奏。

    我也没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很快要去西京,并且再次回转t市,呆不了多久就可能被选派到邻省,参加干部交流…我和谭菁菁的交集,也许就止于此了。

    为了让方雅尽量消除疾病给心理上造成的压力,也为了让我自己再次从这次邂逅事件里高兴起来,我提议方雅和马昕去店里选两件衣服,当然,这次肯定是我掏腰包了。

    两女倒是没客气,兴高采烈拉着梦翔有说有笑,我则跟在她们身后,就像一个古时陪大小姐出游的小跟班。

    到了店里,我才意识到这特么的,要是谭菁菁在,我这不就成自投罗网了吗?再次和她相见,彼此该有多尴尬?!

    贼眉鼠眼看个遍,还好,谭菁菁没有出现在店里,而春夏秋冬四季的休息区,却有两个那次和她一起来过的贵妇在嘀嘀咕咕看画报说笑。

    装作没有看见对方,我吩咐梦翔陪好两位姑奶奶,自己躲进工作人员休息的小房间,百无聊赖耗时间。

    独处以及沉默中,我开始梳理这段时间纷杂无章的头绪,思忖下一步该将精力放在哪里。

    第五迎风那里肯定要去一趟,一来需要为他治疗,同时了解一下对方的身体情况,二来也要知道张斌现在和迎风哥的合作是不是很愉快,丫给我惹事儿没有。

    不过这件事儿顶多只需要一天功夫,甚至顺利的话半天也就够了,而西京方面我鞭长莫及,更没资格遥控,只能等到人回去了,找一下李侃、田伯光和蒋先生这些人,好好合计最后一击该怎么办。

    舒丽雅老公王海的案子有第五迎风罩着至少不会变得更糟,老蔡丫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彻底联系不上,流苏和汪姐那边我要抽时间安排一下,拜访我老师任逍遥的同时,看看他对小小的病情有没有好的办法。

    而郝茹有梦翔照应,程瑶馨跟着燕然,她们暂时不需要我操心,于是t市这边让我牵挂不已的,便只剩下岚澜了。

    可,我最心爱的女人,你到底在哪儿?是否已经想明白了?是不是快要回家,快要原谅我了?

    试着又给岚澜打电话,还是和以前一样,通了不接,再打关机。

    我便悲催,心知岚澜还没有想通,或者说还没有消气…

    长长叹息着,我无奈,只能将一切交给时间,让它来为我们的情感做安排。

    玩着手机,我扫着那些短信息,给晨晖和洪蕾还有小娥嫂子分别回了几条,知道晨晖带着爸妈奔了厦门,洪蕾则一直很忙,在处理出国前的各种杂事儿。

    乔小娥的情况很稳定,每天接送胖丫去学前班,自己也开始学一些知识,准备开个网店维持生活…

    西京的一切,似乎风平浪静,生活节奏有条不紊。

    看着外面不亦乐乎试衣服的几个女人,我又毫无目的给几个大学要好的哥们通了电话,结果人家一个个都很不错的样子,至少听起来处在一种正常的生活轨迹里。

    于是,我又烦躁起来,这特么的,我江枫难道就不能消停吗?干嘛非要活得这样累?

    只是我依旧想不明白该怎样处理眼下面对的无解困境,最后只能自己赠给自己两个字,走着!

    心情倒是平和了,如果没有后面这个电话,我想,今夜应该能回到岚澜的小屋,安安稳稳睡个好觉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