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不知道就不算受伤害
    突如其来的郁闷和怒火,让我的心情变得极坏,我指着谭菁菁,怒斥道,“本来这几天我已经强忍着告诉自己算了,老子的事儿自己解决!现在可倒好,我没找你,你倒还主动送上门来了!”

    对方被我的怒意吓了一跳,身体向后缩着,藏进沙发里,有些颤抖。

    我更来气,“怎么着,现在知道害怕知道羞愧了?谭菁菁,当时你留那些纸条的时候,是否想过给我的情感,给我的生活造成多么大的灾难?你踏马的,我…我真麻痹的想抽你丫的。”

    抬起手,我终于又放下,心情复杂又沮丧,遂点起一根烟闷头抽起来。

    谭菁菁愣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开始抽泣,“江先生,请你,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原谅我好吗?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不想伤害你的。”

    “不想伤害?”我冷笑,并没有为她狐狸精的眼泪而感到任何一丝怜悯,“那晚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我对你没想法,没兴趣,你的注意力也不应该落在我身上!谭菁菁,大千世界朗朗乾坤,有那么多好男人等你去发掘呢,你没事儿总盯着我干嘛?这不扯淡呢嘛!”

    “我…”她又哭,哭得呜呜咽咽,“江先生,我只是想表达对你的爱慕,我哪儿能想到你会把这种纸条给女朋友看?呜呜呜…我以为你看了就会处理掉的,根本没想到你还傻到给她看啊!”

    我气毛了,妹的,明明你谭菁菁是祸水,是罪恶之源,结果弄了一整,最后反倒归罪于我江枫傻了,这特么的,还有没有天理!

    “谭菁菁,你在强词夺理知道嘛?!噢,按照你的说法,你给我写情书没问题,你纠缠我没问题,甚至我和你上床…这些都没问题,只要别让她知道就行,对吗!”

    “对!”

    没想到,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谭菁菁的态度却仍然异常强硬,一付死不悔改的架势,“对方不知道,就不会有伤害,这有错吗?”

    “你…”我气得直哆嗦,“你,没法和你说了,简直不可理喻!”

    说着,我站起身,狠狠将仅仅抽了两口的香烟掐灭,转身就要往旋转餐厅里面走,谭菁菁却立即伸手拦住我,叫着,“江先生,你不许走!”

    “凭啥不能走?”我双手手背青筋暴起,慢慢开始攥拳头,已经快要对她忍无可忍了。

    “江枫,我知道你叫江枫!我就问你一句话,请你告诉我,什么才是痛苦?行了,你先不要回答,我来说…”

    见我要走,谭菁菁急了,连掉眼泪都顾不上,显然生怕我就此走开不理她。

    “江枫,那好,你敢说你任何事情都老老实实告诉恋人了?你敢说你没有骗过她、瞒着她的时候?甚至,你敢说你对你的至亲,你的父母也没有撒过一句谎?那你回答我,为什么别的时候、别的事情你有过骗她,而我只是给你写了几张纸条罢了,你却非要告诉她,并且说什么我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你说啊,你敢拍着良心说实话吗?”

    我…

    我想反驳她,却忽然发现谭菁菁这种强词夺理似乎倒是把我给问住了。

    我还真不能说没有骗过岚澜,至少,我有很多事情瞒着她了。

    那些女人,洪蕾、晨晖、乔小娥、燕然、甚至马雨茗和空山晚秋…和我有过亲密关系,无论是否发生过负距离游戏,我总是在情感上愧对岚澜的。

    也许岚澜没有问我是因为她不知道某些女人的存在,或者她曾面对过晨晖和洪蕾,知道她们和我关系非同寻常,却自自欺人不愿意从我这里得到一个令其伤心的答案…

    因此,面对谭菁菁的质疑,我便没话了。

    因为她的诘责直戳我的痛脚,令我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如此不堪且道貌盎然。

    “江枫,你说啊,你倒是回答我啊!”

    见我发愣,谭菁菁急了,“我说错了吗?你是不是瞒过她?你也和别的那些臭男人没什么两样对吗?你自己身体或者情感出轨,却在我面前说什么‘都是几张字条惹得祸’!江枫,你,你昧良心啊你!”

    “够了!”

    我一脸阴霾,“你说什么呢?你又知道什么!谭菁菁,无中生有乱咬别人,你觉得有意思吗?”

    “切!”

    似乎听出我的辩驳是那样苍白,谭菁菁轻蔑地叱了我一声,“江枫,得了吧,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家花没有野花香,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和他,你们都一样,臭男人,死男人,王八蛋!”

    突然之间,她却激动起来,好像刚才发怒要离开的不是我而是她,好像被这件事伤害的人调了个个儿,变成她谭菁菁了。

    “你疯了吧你!”我恼羞成怒,却因为自己感情上的不检点而理亏,从而没办法从语言上找回场子,斥责也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对,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我踏马的想死啊!”

    谭菁菁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冲我大喊大叫,“江枫,敢做不敢当,你特么没种,你不是大老爷们你…”

    我被她骂傻,实在受不了这里的气氛,又担心万一被什么人出来看到这一幕,于是侧身想从她身边绕过去走掉。

    对方却一把抱住我,脸贴在我的后背,放声哭着说,“江枫,你干嘛要告诉她?他,我前夫,他干嘛要让我知道他那些烂事儿?呜呜呜~~~不知道,不知道不是挺好吗?我乖乖过我的日子,我也没有想要太多…就算我能猜到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找女人,但没有亲眼看见就不是事实,我可以装傻,我可以选择躲在蜗牛壳里保护自己,那样我就不会受到伤害了,你说是不是?”

    我身体僵住,实在没办法回答她这句质问。

    恍惚之间,我似乎明白为什么谭菁菁会说什么‘不知道就不算伤害’,为什么她会抱有这样的观点,因为,她其实就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是一个不幸的女人…

    念及这些,我心底的某处被她触动,心情很难受,对谭菁菁的怨念也开始减弱,觉得她真的很可怜,造成这种愤世且畸形的心理,其实是被生活给操伤了。

    然而,就算我能理解对方,可却没办法回避谭菁菁说的那番话,继而觉得我也被生活给操了,并且一直被操着。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