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嘻嘻,好,睡觉就睡觉,不过你得抱着人家睡!”

    丫头这次答应得倒是很痛快,将我扯进毛毯里,枕着我的胳膊又搂住腰,一脸幸福。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和方雅几乎在一瞬间同时坠入梦乡,只是很奇怪,两人肌肤相亲,肢体纠缠在一起,却最终没有出现更深层次的激烈搏斗场面。

    于是,当第n缕阳光透过纱帘洒在我们身上时,我醒来,而方雅却真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头枕在我的胸口睡得香甜。

    望向天花板,我静静听着怀里丽人的呼吸,心里忽然觉得那么空。

    我和方雅,我们到底算什么关系呢?

    恋人吗?好像不是,可既然不是,却又为什么能够这样赤身果体抱在一起睡了半夜…

    心烦意乱,那种无法找到自己情感归宿的恐慌和伤怀再一次涌上心头,我轻轻,一点点将方雅压在我身上的大腿和胳膊挪开,小心翼翼起身,就那样光着身子站在窗前,隔着纱帘沐浴晨光,看向外面不知何时下过雨,而又雨过天晴的天空。

    还好,方雅的住所属于高层建筑,并且位于二十几层的样子,对面并没有其他楼宇遮挡,我也就不担心被什么偷窥狂用望远镜窥视,从而造出一个‘窗帘门’的新闻。

    点上烟,我努力思忖和她之间关系的这种突发性转变,觉得真是荒唐,甚至不可理喻。

    是啊,这算什么?!

    我江枫倒也罢了,反正自己压根就不是一个踏实过日子的人,可人家方雅呢?我把她置于什么位置了?而我和她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想得头疼,我依然如前几次和晨晖、洪蕾、英婕以及马雨茗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根本没有得出任何有价值有意义的结论。

    自己的心情反而变得有些差,以至于方雅起身来到我身后,一对丰满紧紧贴过来伸手环住胸口,我才发觉她也醒来了。

    “想什么呢?”

    “没想…”我没敢回头,知道男人在清晨的时候最经不起挑拨,只是随口应着,“站在这里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天外的天,还有心外的心…”

    “哎,真是文学社出来的才子,枫啊,你太会说了,就是懂得煽情呢!”

    方雅似乎有些陶醉,脸蛋温柔地靠在我的后背,“真好,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好了…枫,你说,以后会不会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能踏踏实实抱着你睡?”

    “...”

    我没办法回答她,事实上,我特么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真想骂一句什么,因为我就算能努力奋斗,仕途上不断升迁,可我的情感世界呢?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会一直处于一团糟的境地。

    剪不断,理还乱。

    这就是我未来在男女关系上的真实写照吧。

    良久,我终于点头,不忍心让她伤感,道,“今天是周末,只要你乖乖地跟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我会答应你的。”

    “答应我什么?”方雅问,甚至语气甜丝丝的,带着一种惊喜和激动。

    “答应你还会有这样抱着睡的那一天。”

    我说的很认真,这一刻,我没有违心,的确是这么想的。

    “好,”她开始用嘴轻轻咬着我的背部肌肉,呢喃着,“枫,你记住今天说的话,你不许负了我…”

    “不会!”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对我始乱终弃!”

    “啊?”

    我顿时懵逼了,反手抱住她,问,“几个意思啊,我可没破了你的处子身,有些话可不敢乱说。”

    方雅就问,“枫,那你说,对一个人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身体还是心?”

    “...”

    “你回答不上来了吧?”她有些得意,“你也认同是心,是感情,是爱,对不对?所以啊,你虽然没有要了我的身子,可已经偷走人家的心了,知道吗?坏家伙…”

    …

    就这样,在一个风雨过后的清晨,我被方雅感动着,也同时感知着她被自己感动后的战栗和欢快。

    方雅松开我,开心地跳着脚冲向卫生间,叫,“枫,要不要一起?”

    “不要!”我哪儿敢答应啊,一起干嘛?洗鸳鸯浴吗?那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

    哗啦哗啦的水声伴随着方雅的歌声,令我着迷又浮想联翩。

    好几次,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想要拉开那扇根本没有上锁的卫生间门,闯进去,然后和方雅共同迷失在这一方天地里,享受男欢女爱的愉悦。

    但…我终归不是禽兽,我是,尼玛禽兽不如。

    …

    带着方雅,担心需要空腹抽血检查,我们没敢吃早饭直奔t市总医院。

    即便时间尚早,但排队挂号等着看病或者开药的人们,早已拥塞整个儿候诊大厅。

    我有些发愁,骂自己,“草,真是失策,怎么不知道早点在网上挂个号呢?这特么的,还不得等到中午也不见得能看上病。”

    方雅却好像很开心,拉着我撒娇,“江枫~~~要不,要不咱走吧,唉,想着过几天你就要离开t市回西京,我这心里就好难受…我们去逛街好吗?要不看电影、去公园吧,都比耗在这里强是不是?”

    我当然不能答应她的无理要求,顿时掉脸,“几个意思啊?皮痒了是不是,我看你就是欠草!”

    “对,就是欠你草!”

    方雅小嘴凑在我耳边,说话比我还大胆,“只是你敢嘛?”

    立马,我转身,挣开她的胳膊冲向一条长长排队挂号的队伍尾端,小心脏砰砰直跳。

    五秒钟之后,我就发了一个恶狠狠的誓言,特么以后绝不在女孩子面前说脏话了,否则遭报应被人家弹得小迪迪抽筋儿!

    半小时后,我总算排到挂号窗口,却发现只能拿到一个内科普通号,正苦逼于不知道何时才可以轮到方雅检查,就听有人叫我,“江枫?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个女人的声音,并且听起来有些熟悉。

    我心里一动,寻着声回头四下张望,扫向密密麻麻人群好几秒钟,总算发现一个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的人,她正微微翘着嘴角冲我笑,同时手举得高高的,喊,“这儿呢,江枫,往这边看,在这里!”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