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想不通的古怪
    就这样,我和方雅说说停停,静默着又互相倾诉,将彼此深藏在心底的很多人生感悟和生活困惑都翻出来分析,以至于彼此都忘了在这个寂静的午夜,我们原本想要干什么。

    也许,并不是忘了吧,我是有意回避,而方雅则可能因为听了我的故事,忽然没了某种心情,变得不那么想‘要我’了。

    总之,不知道说了多久,我终于想起来问方雅晚上约我的目的,便打断我们看样子能聊到天荒地老也停不下来的话题,问,“雅,你晚上找我到底因为什么?不会就是想创造机会对我表白吧?”

    “美得你!”

    方雅白我,“偷心大色狼!哼,让一个女生向你表白…哎,你不觉得可耻吗?”

    “还真没觉得!”

    “你就嘚瑟吧!”

    方雅的手向下伸,我连忙一把攥住道,“不许胡来!”

    “嗯~~~”她像小猫一样开始叫,“枫,我想…”

    “不许想!”我坚持,“雅,今天说什么也不行!唉,怎么说呢,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正希望彼此拥有,也应该选择在一个心无旁骛,不讨论别的女人、男人的美好时刻…像现在,刚才我们都说了些啥啊~~~我不想这样委屈你。”

    她知道我在找借口,不过或许想想也觉得有些道理,便不再坚持,只是还是在我的胸口狠狠拧了一下,恨声道,“坏蛋,色狼,花心大萝卜,你偷人家的心呢!”

    …

    过了一会儿,两人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我就又问道,“雅,你倒是说啊,今晚找我来到底因为什么?”

    “唉,说起来我倒是存了私心的,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怎么?”

    “上次那个文件你也看见了,本来这几天我已经开始琢磨工作汇报和演出的事儿,结果你看…”

    她起身,故意将优美的曲线在我眼前摆动,袅袅升烟走到客厅,片刻又回来,钻进毛毯递给我一份文件。

    “你看看,”方雅用手指了指天花板,问,“上面到底想干嘛!”

    我拼命咽着唾沫,心里恨得要死,这个死丫头,不挑逗我似乎就不舒服。

    闭眼几秒钟,我总算缓过一口气,将精神集中在这几张纸上。

    良久,我开始摸烟,方雅立即侧起身子,就像一个小媳妇那样为我点着火,问,“枫,你怎么看这件事?”

    “五十名因为从事特种职业被劳教的女犯人…”

    我沉思着,问,“因为卖.淫被判刑的女囚在咱们沙山难道很多吗?她们好像一般都是拘留罚款后就放了吧?收监的怎么会这么多!”

    “这你就不知道了!”

    说起工作,方雅变得认真起来,甚至不自觉公事公办喊了我一声,“江队,从事特种职业的女人基数很大,而在夜总会、酒吧、会所和按摩店、洗头房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有些女人就会连带沾上其他的毛病,甚至犯罪。”

    我点头,“黄赌毒不分家,的确,小姐中吸毒比例很高的。”

    “嗯,是这样!”

    方雅点头,“不过吸毒人群一般会放到戒毒中心,关在咱们沙山的这类女人,身上带着其他病。”

    我懂她的意思,‘带病’是我们沙山狱警之间的术语,就是有罪行的意思。

    “比如呢?”我问。

    “参与赌博,参与窝毒、贩毒,介入街头仇杀,还有坑蒙拐骗…哎,总之,很多奇葩的罪名,可能你都想不到。”

    “哦…”

    我沉思,又问,“那你说,挑选五十名这种职业的女犯人,上面到底想干嘛?这和汇报演出有关系吗?”

    “我也说不好,你不是也看了嘛…喏,就这儿,这一条:选择五十名从事卖.淫犯罪的女犯人,进行为期三十天的特训…”

    我便皱眉,“草,什么叫特训?咱们监狱里有这样的叫法么?”

    “谁知道呢!”方雅也有些不满,“鬼才知道上面那些人这么写想干嘛…算了,接着看吧。”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轻声念,“...于国庆过后(时间待定),进行考核。要求:有关组织机构应展现此次特训后的效果,并在巡视组面前进行汇报。”

    我有些惊讶,问方雅,“巡视组?哪儿的巡视组?”

    对方便苦笑,“这我哪儿知道啊!接到这个文件后,我曾向局里打过电话,得到的回答就是三个字:等通知!”

    “沃日!”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管理局这帮家伙难道疯了吗?成心的是不是?”

    “话不能这么说,”方雅思忖着,“说不定市监狱管理局也和咱们同样两眼一抹黑…枫,我觉得可能部里要进行一次突击检查,而监管局那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风声了,于是希望各下属监狱、少管所和戒毒中心提早准备。”

    “嗯,你说的似乎有道理。”我点头表示认可她的说法。

    不过,方雅的脸上又露出茫然的神色,“可是江枫,显然监管局得到的消息也属于只言片语,他们现在很可能和我们一样大开脑洞在猜猜猜…”

    听她这么说,我猛然坐直,两人目光相交,差不多同时开口,“可这样我们没法准备啊!”

    …

    最后,我和方雅也没有讨论出一个明确结果,事实上,我俩也是瞎子摸象,无法把握这件事情的真相。

    不过我倒是逼着方雅承认她其实已经有了某种想法,而那些所谓测试,正是基于这种思路下,她通过‘揣摩上意’,为我量身定制的问题。

    我便搂住她不依不饶,“好啊你,是不是觉得我烦心事儿还不够多,所以想把我绑在这件破事儿上,从而为你服务!”

    “哼!”

    方雅坏笑,“甭管我当时怎么想的…那现在呢?你愿不愿意?”

    “敢不愿意嘛!”我嘟囔,“但凡敢说一个不字,一会儿睡着了,你还不得剪掉我的…”

    “什么?”

    “那个…”

    “哪个!”

    “你…”我瞪眼,“得,说不过你不说了!”

    方雅撇嘴,“小样儿!嘻嘻,其实就算我不找你,估计陈监也会找你!我就不信了,大毛的话你敢不听?”

    想想也是,我的身份特殊,这件档子活儿虽然肯定会由宣教处牵头,但我这个心里疏导教师绝对没跑,那是一定要配合的!

    连声叹息,我只好道,“丫头,你赢了…现在不扯没用的,咱们啊,赶紧睡觉!”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