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直到遇见你
    这句满带歧义的话令我有些恓惶,于是问,“雅,什么叫像一个真正男友那样?再说了,我抱着你睡…我们彼此也不习惯吧,谁也睡不好的。”

    “为什么睡不好?”

    方雅问我,“刚才我不是睡得挺香甜嘛!”

    “你那是晕了好不好,拜托,咱说话能不强词夺理吗?”

    扶着方雅坐下,拿过一条薄毛毯披在她身上,我说,“雅,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真的,发自内心的欣赏。”

    见她眼中闪过一层薄雾,我笑笑,“你看看你,这么容易就被感动了?其实我并不是故意讨你高兴才这么说,坐好,你听我讲!”

    我装作拿烟,站起身离开她远一些,斜倚在大衣柜前,“方雅,我们的相识,那啥,不说也罢…后来第一次正式打交道,好像是司法部以及市监管局的联合调查小组下来检查?嗯,就是那次,咱们连夜弄出‘女犯思想重塑’方案的雏形…雅,我可以居功说成这是我江枫一个人的思路,但我真的没办法那么不要逼脸,全部据为己有!”

    我叼着烟,目光中绽放出真诚,“雅,你的方案其实才是根基,是最早给我思路的引子!”

    见她要说什么,我挥手打断对方,“别说话,听我说完!”

    用舌头顶着烟蒂,我轻声道,“其实,一项工作怎么可能只凭某个人一己之力就能做好?对吧,根本没法想象的,那是小说,是电影!所以,雅,你愿意干实事,并且有想法,我喜欢你的才华。而你从来不争功,默默在身后支持我的工作,更令我尊重你的品行和人格!知道吗,从后来大会小会方方面面反馈回来的信息,都在说什么这项工作是我江枫的点子,是沙山女监的功劳,却很少有提到你方雅的名字,我就知道你牺牲了多少,付出了多少…雅,我的尊重、欣赏甚至爱慕,完全发自内心,不是为了说出来让你开心的…”

    方雅顿时落泪了,不过却没有靠近我,而只是伏在床上,嘤嘤哭泣着,从而在这种令人无法回避的伤感中,打断我的喋喋不休。

    闷头抽完这支烟,见方雅的情绪稍稍平和,我问她,“你的病情我知道了,那好,雅,现在能不能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唉,一个如果得不到答案,回去后我会寝食难安的问题---你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会选择我和你…”

    的确,我不得不直接问清楚,因为过两天我必须回到西京,必须参与我姐夫案子的最后一击,那边的头绪更加繁杂,我没有办法没有时间更没有心情在t市这里耗掉更多精力。

    因此,如果必须快刀斩乱麻处理一些事情,能够在离开前这几天干点儿实事儿,我只能选择有话说在明处,而并非吞吞吐吐含含糊糊。

    没有立即回答我,方雅再一次起身去卫生间补妆。我不明白为什么深更半夜只面对我一个大老爷们,她干嘛还要这样啰里巴嗦,但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在枯坐中等她回转。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方雅出现在我面前。

    她换了衣服,脱掉居家的睡衣睡裤,穿上一套黑色紧身弹力服,扎着好看的发带,将曼妙窈窕的娇躯,展现得曲线毕露。

    也许经历过且说开了,我便有些肆无忌惮地盯着方雅的身体看,心里却赞,妹的,真是一个尤物,爱煞人的狐狸精。

    她在我面前转着圈,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捧着自己发髻,半仰着脸,小香舌在涂成玫瑰色的红唇上轻轻舔着,同时故意将没有带bra的一双高耸向前挺…

    “江枫,我漂亮吗?”

    “...是,漂亮!”

    “性感吗?”

    “…对的!”

    “你喜欢我是不是?”

    “...”

    方雅便笑,“江枫,回答不上来了吧?嘻嘻,现在我们这样子,算不算得上我在勾引你呢?在你眼里我方雅是不是个狐狸精?就是那种,能让男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害人精?”

    “用说得那么难听嘛?!”我皱眉,“素质!注意你的素质,咱嘴里留点儿口德好不好?”

    “嘻嘻,”方雅笑得更欢畅了,“现在又没有别人,我干嘛还要装得那么假正经?江枫,你很怕嘛?我没所谓的,我不像你,没那么多顾忌。”

    我心道,妹子你的确没什么顾忌,你恨不得吃了我才好,可我行吗?道心眼看就要守不住了。

    见我不语,方雅又笑,“现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好了。”

    “好,你说,我洗耳恭听!”

    “嘻嘻,说话真难听!”

    我一愣,“我这词儿用的有问题嘛?”

    “恭听…嘻嘻,听着就像‘出恭’…恶心死了!”

    于是我盯着对方,半晌才道,“你~~~牛!”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方雅是个脑洞非常大的女孩,思维总是出人意表。

    因此,我越来越想知道,对于和她接触并不频繁的我,为什么忽然成为其心中的白马王子了?

    而方雅则看着我,眼里满是柔情。

    “从小学开始就有男孩子给我传小纸条,”方雅没有立即说出原因,却像是陷入回忆里,“后来上了中学,大家大都有手机,我每天都能收到数以几十计的短消息和tt、微醺留言,到了大学,我不敢说追我的男孩子有一个加强连那么多,但十几二十个总该有的。”

    “是,我相信!”我由衷表态,“要是大学时候认识你,我估计也是那二十个敢死队成员之一…”

    “可是江枫,我全都错过了!”

    方雅苦笑起来,“之前是为了学习,心里根本没有那种想法。后来念大学了,情窦初开却忽然发现自己也患上胰岛素瘤…因此我不敢谈恋爱,我怕耽误人家也怕让自己伤心。”

    我的心情有些黯然,接不上话,只能一根又一根抽着烟,以至于将方雅的闺房喷成蒸笼。

    “再后来,我到沙山女监工作,江枫,咱们这里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见天哪儿有男人啊?我身体不好,心理上也有隐忧,更不愿意出去外界和别的男人交往…”

    方雅自己的情绪也不高,但却没有刚才那样容易激动,双手捧着自己的俏脸,有些伤神道,“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消耗掉,我以为自己的青春韶华将会平平淡淡无声无息随着岁月流逝,以为会在别人异样的目光里日渐衰老下去…”

    她抬起头,直直盯着我,“直到,遇见你!”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