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今晚能不能抱着我睡?
    胰岛素瘤?这是什么病?听着就那么令人胆战心惊。

    我努力定了定神,问她,“方雅,这种病怎么个意思我不太明白,你能不能跟我简单说说?”

    想了想我又道,“还有,你刚才说,你‘觉得’自己得了什么胰岛素瘤,我咋听着这么别扭呢?到底是去医院做了明确确诊,还是你自己没事儿吓唬自己,瞎几把猜的!”

    方雅皱眉,“说话干啥这么糙呢!”

    “还有功夫管我说话?”

    我瞪眼,“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差点儿没急死?要不是你运气好碰到我在这里为你活血换气,特么你这会儿说不定就在重症监护室躺着了!”

    “这倒是。”

    方雅不闹了,开始冲我笑,“江枫,你那么严肃干嘛?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也用不着叽叽歪歪的,回头再把自己吓个好歹的,我方雅可赔不起!”

    “谁吓了?我这不是…不是担心你嘛!”

    “嘻嘻,江枫,你真的担心我啊?听你这么说,人家心里暖乎乎的。”

    “行了行了,”我有些不耐,“到底怎么回事儿?”

    “哎…”

    叹口气,方雅终于开始解释,我这才知道,她的叔伯辈以及爷爷辈都有人得过这种胰岛素瘤的疾病,症状就是身体常年伴随低血糖、癫痫或者昏厥的情形。

    而方雅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屡次晕倒,送到校医院检查,得出结论是患有低血糖、身体虚弱,具体病因有待于进一步检查后才能确诊。

    我便问,“那你后来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有!”方雅苦笑,“我干嘛要去?去或者不去,又能改变什么吗?得都得了,检查出来只是让自己更难受,我可不想整天活得那么堵心…”

    我瞪眼,“胡闹!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对自己不负责知不知道?生命岂能儿戏!”

    “哟,还‘岂能’,还‘儿戏’,我就是儿戏了,你管得着吗?”

    我被她怼得快气死,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方雅转身,去客厅冲了两杯速溶咖啡,递给我说,“行了,别跟我剑拔弩张的,好像咱俩前世今生多大仇似的…”

    “哼!”我接过咖啡,只是眉头却紧紧蹙起,“方雅,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那么不懂爱惜自己?”

    “就你懂!你,你懂爱惜岚澜,爱惜郝茹,爱惜程瑶馨,可…可谁爱惜我?!”

    说着,方雅又开始嘤嘤啜泣起来,我看得出,这次她的确伤心了。

    走上前,我想要搂住对方,伸出的手却又尴尬地停在半空里,苦逼于自己到底该不该通过这种方式安慰她。

    “抱抱我好吗?”

    方雅依偎过来,“江枫,我最近觉得身体好像越来越不好,本来参加工作后,由于我平时挺注意的,按时吃药,因此除了两次在家里发作过,这都快两年了吧,一直好好的…唉,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突然来了一个狠的,差点儿没了命…”

    我骂她,“瞎扯什么淡,什么差点儿没命了,你丫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怎么?心疼我了?”方雅靠在我胸口,仰起脸问,“江枫,你是不是也还是有点儿喜欢我啊?毕竟,毕竟…你看光人家了,嘻嘻。”

    “神经啊你!”我拿她没办法,“我看什么光?那天我啥都没看见!”

    “那今天呢?你看见了吧?还摸了是不是?”

    “你!!!”

    我长出一口气,摇头,“说不过你…雅,你告诉我,既然你没去医院检查,你凭什么认定自己一定得了胰岛素瘤?还有,你说吃药,吃的哪门子药啊!”

    “我看过叔叔吃的那些药,就去药房买和他一样的回来服用!”

    我为之语塞,半晌才道,“就凭你看过叔叔的药?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雅,病人服药要按时、按量、遵医嘱…我天,你偷看叔叔吃什么药,然后自己就能乱来吗?这…我都没法骂你了,简直不可理喻!”

    “反正效果不错!”方雅不服气,辩解道,“叔叔每次要犯病就吃那种药,而且很见效,后来我不舒服,试着吃了一次,立即觉得好受很多…那你说,难道不是对症了吗?”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她,也同时为方雅感到悲伤。因为没人知道她身上常年带有非常严重的隐疾,而且自己一个人在t市漂泊,没有男友,也没办法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任何人…她的确太可怜了。

    拥住靠在我胸口的娇躯,我终于叹了口气,“算了,多的话我也不想说,雅,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做个全面深入的检查…”

    “你陪我?”方雅有些感动,又问,“可是,你以什么身份陪我呢?唉,我知道,像这种病,说不定医生就会找家属,让我住院…可是江枫,你是我什么人?能做主嘛!”

    “我…”

    硬着头皮,我回答,“还不见得是咋回事儿呢!先去做了检查再说!”

    “不行!”

    方雅却不打算轻易放过我,“江枫,除非你答应以我男朋友的身份一起去医院,否则我不会去的,死也不会!”

    “干嘛这么倔强?”我很不满,“你知不知道,不是我而是你,你需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为你的父母负责!”

    “够了~~~”

    我的话一下令她伤感起来,叫了一嗓子又哽咽道,“江枫,你就不要再刺激我了好吗?我送了三次因为这种病离世的亲人,我怕了,真的,心里好难受又好紧张,我不敢去医院,不敢和爸爸妈妈说,我…呜呜呜~~~~”

    方雅终于失声,而我则在她的哭泣声中,觉得暗夜如此漫长,而生活又充满太多荆棘和坎坷。

    被这种悲伤的气氛包围着,我觉得从心底到毛发,浑身上下的难受劲儿无处不在。

    轻抚方雅的秀发,我喃喃叹息道,“唉,傻丫头,好了好了,咱别哭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大不了明天我就当一次你的男朋友好了,这么漂亮的便宜女漂,我江枫求之不得呢!”

    “真的?”

    谁想到,听了我的话,方雅一下子不哭了,抬起头,一眨不眨盯着我问,“江枫,那你今晚能不能抱着我睡,就像一个真正的男朋友那样?”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