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望着气若游丝的方雅,我脸上肌肉突突开始跳动,心情处在一种矛盾且犹豫的境地。而这种情绪动荡完全缘于自己内心‘道德约束’和‘救死扶伤’理念的碰撞。

    毕竟,严格来讲我江枫不是一个纯粹的医生,思想上更不会时刻告诫自己应该按照白衣天使的标准自我要求,从而做足心理准备。再加上这段时间,由于和岚澜的误会以及程瑶馨的原因,我的心态并不好,总是处于一种很容易被魅惑的波动中。

    我…终究做不到心止如水将方雅看成一个纯粹的病人。

    叹了口气,我动作了…

    只是,我没有选择更简便、更直接的治疗手段,放弃了从会.阴这个穴道入手。

    心如逐鹿,我知道自己没办法面对方雅那最为隐秘部位给予我的感官刺激,也担心方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我就那样直接触碰过,从而彼此之间变得更加尴尬,连朋友都没得做…

    叹了口气,我扳过她的俏脸,撬开对方的檀口,探进去两根手指。

    效果倒是有了---方雅颤动一下,身体做出应激反应,只是喉咙那里不断抖动的同时,面容竟有些扭曲,像是要呕吐。

    我一惊,这才意识到用指头按住舌苔正是宿醉时让胃里食物吐出来最常用的手段之一,也就是所谓‘扣嗓子眼’。

    特么的,这下倒有些难办,我不可能在为方雅诊断病因的同时,任由她吐的满世界都是腌臜吧…

    收回手,我点了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又在这根白娇子仅仅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位置,便一下将它摁灭。

    再出手,我猛然捏住方雅的鼻子,在她条件反射般张大嘴呼吸的一瞬间,低头…吻了上去。

    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意外,是我江枫高风亮节舍己为人,我特么的只是在做人工呼吸而已。

    但…我还是迷醉了,迷醉于方雅的小香舌迎合着我轻轻缠绕,迷醉于我的手松开后,她的高耸处剧烈起伏,继而娇喘连连中…

    一瞬间,我差点儿陷入幻境,心中苦笑,“丫头,这下你满意了吧,哥哥我也算给你一个正儿八经的吻…”

    收拾心情,看着似乎回过魂,但依旧禁闭双眸的方雅,我的心情又开始变得有些滞重起来。

    脑子里很明晰,人体舌下的穴道很奇怪,严格说起来,算是禁区。

    怎么说呢,由于位置关系,针灸、推拿、按摩甚至催动内息都很难在这个穴位上产生直接作用,因为既不好找,又容易因为失手而造成其他隐患。

    我曾看过一个生理学方面的杂文,说人体能够通过意识主动控制的部位,最不听话的五个地方包括小脚趾、舌头、耳朵、背部肌肉和最隐秘的某处。

    除了最后一个属于不可控之外,舌头比较奇特,它的不听话在于‘没有持久性’以及‘和你对着干’。

    就是说,一个人可以站着不动,可以让手掌、胳膊保持一个姿势很长时间,但却不能在意识集中于舌头上的时候,让这玩意儿老老实实木无反应。

    比如,我就曾经试过将意念集中在舌头上,‘命令’它老老实实呆着不许分泌唾液,可是很奇怪,越这样想,就觉得舌苔下的唾液分泌得越厉害,简直了,甚至需要不断咕咚咕咚吞咽,而注意力不在它上面的时候,唾液分泌也就自然而然停止…

    基于此,我很清楚,在舌部针灸或者施展其他需要较长时间的治疗,几乎就是中医上的禁脔。

    可现在我没有办法,只能迎难而上,并且在这种艰难的舌尖跳舞中,被动享受那种欢愉和旖旎。

    内息顺着我的舌尖渡过去,抵在方雅舌根处,同时双手抱着她,从背后开始运功催动起来。

    这次很顺利,一条浅浅的气龙顺着对方背部,沿督脉流转,在会.阴那里略略阻碍,便传入正面的任脉,最终从舌下反向进入我的身体。

    顾不上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我试着将方雅体内的气息和我的内息流动连成一个扭力带,从而变一个大周天为两个,任由其在两人身体间不断攒动流淌…

    良久,舌离,唇分。

    我连连眨眼,将顺着额头流进眼中的汗水挤出,却发现不知何时方雅已经醒过来,她的双手缠绕在我背后,紧紧抱着,两只漂亮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就那样盯着我看…

    目光中,温柔无限。

    我想将头向后挪动,方雅却更加搂紧我,口齿不清呢喃道,“江枫,别动,我还想要…”

    “唔~~~已经好了,我,我刚才在为你治…”

    “嗯~~~不许说话,吻我!”

    …

    我控制不住,准确说控制不住身体最不听话几个部位中的某处,直直抵着她。

    方雅便笑,“嗯~~~嘻嘻,坏家伙,你不是,不是说不喜欢我吗?你怎么就硬…”

    “我怎么了?”

    不敢看对方,更诧异方雅的直接和口无遮拦,我恶狠狠报复般咬了一下她,却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此刻抱得那样紧,而她身上的衣服早已在我催动内息的时候被撕扯得七零八落…

    “别,别向下了,不要~~~”

    方雅的身体忽然僵住,而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脱离开她背部督脉上的穴道,却覆在她那如雪般的两瓣滑腻上,就像那里才是手该呆的地方一样。

    “别…我们,我还没准备好…”

    方雅大羞,也不顾上再吻我,将头藏进我怀里,只是手却没撒开,依旧抱得紧紧的。

    心弦颤动,我不敢再任由她这样,更不能让自己继续放浪形骸,便收回手,慢慢推开对方。

    起身,拿过已经挤压得皱皱巴巴的烟盒,抽出一根捋着,终于开口问,“方…雅,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吗?你这样子…多久了?”

    “你在问我的病,是吗?”

    “算是吧。”

    我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心知,除了她身体上‘我不知道的事’,其实更好奇为什么方雅会喜欢上我,并且似乎执着得有些义无反顾。

    “江枫,”方雅轻轻喊着我的名字,拽过一条毛毯盖在身上,再次将头依偎在我怀里,问,“你真的想知道吗?可…你其实只要选择接受或者拒绝就行了,干嘛一定要刨根问底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