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8章 舌下、会阴该选哪儿?
    我飞行,但你坠落之际。

    很靠近,还听见呼吸。

    对不起,我却没捉紧你。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像倾盆大雨,碎落满地,在心里清晰。

    …

    没有办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其实根本也顾不上去体味这一切,我心急似焚抱着方雅的娇躯狂奔,而身边偶尔飞驰过一辆轿车,只是没有人为我们停留…

    手脚沉重如铅,气喘吁吁,十几分钟后我已经打开方雅住所大门,冲进去将她平放在卧室床上。我甚至来不及为她脱掉鞋子就开始手忙脚乱翻找那该死的药。

    白色塑料瓶,麻痹的,到底在哪里?

    一时没有在显眼的地方发现,我开始四处拨拉,直到连自己也觉得老脸羞红,很不好意思。

    此刻,我身在方雅的闺房,而显然她这里平时除了自己没有别的男人进来,因此有些像小内内、蕾丝或者肚兜、bra之类的贴身小衣扔得随处都是。

    我嘟囔着骂了一句,你丫方雅就算性格大不咧咧,平时做事不拘小节,可…特么也没必要这样把自己的日子搞得一团乱糟吧!

    然而,那些女人贴身的物件又是那么惑人耳目,我即便刻意躲着,也总是管不住自己,时而瞟上一眼。

    这个过程中,我没在第一时间找到药瓶,自己却闹个大红脸,满头大汗甚至身体某处也起了反应…

    终于放弃,我开始摇晃方雅,“方科…那个,雅,你怎么样啊,那什么药,特么到底放在哪里?”

    担心昏迷时间太长造成神经和身体器官上的损伤,我开始催动内息,为她回魂。

    为了更好更快令方雅醒过来,我一咬牙,掀开她后背的衣服,让白皙娇嫩的皮肤露出,继而按住方雅背后的大椎、风门、神道、筋缩…顺着督脉一路摁下去,直到尾椎骨附近的腰俞、长强两处穴道。

    此刻,我已经顾不上不久之前才和她说过要遵守什么同事关系纯洁友谊,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救她,快点让方雅苏醒,别留下任何后遗症。

    心知肚明,在医学上,病人昏迷时间越长,对身体尤其中枢神经的损害越大!

    而方雅已经昏过去至少超过十五分钟,眼瞅着接近二十分钟却还没有半点转醒的迹象…我这心里,如同被一百只波斯猫没命挠着,更担忧如果不能找到那些药,方雅保不齐会出现生命危险。

    汗如雨下,我毛了!

    同时,由于为了更好催动气息加强效果,我只能脸红脖子粗地将她腰俞、长强那部分肌肤露出来,于是,方雅的小内内被我脱下一小半,颤动着两瓣雪白…

    我…

    好吧,我不想说自己动了某种可耻的龌龊心思,但口干舌燥,连吞咽唾沫也极为艰难,却是不争的事实…

    闭上眼,我不敢多看,存着悬壶济世医者仁心的念头,只是凭手指手掌的感觉去判断她身体那几处羞人位置上的穴位。

    内息流转,本以为很快能行遍小周天,却发现,方雅体内督脉和任脉交汇处的两个地方,舌下以及会阴,不知何故明显淤阻住!

    几个意思?我大惊!

    这情况太古怪了,舌下和会阴不通,这说明什么?说明方雅身上任督二脉之间的联络很可能不通畅!

    古典武侠小说中一般的写法,绝世高手养成的第一步,都是要打通任督二脉,从而令气息能够流转大周天。

    听着像是神话,但我却知道,在中医理论,尤其针灸炼气方面,这就是精髓,是神韵所在!

    甚至包括外公留下的那本《黄帝内经针灸篇详解》在内,很多古代医书上都对任督二脉的作用有着极为详尽又略有不同的解释。

    不过,和武侠小上的说法不一样,任督二脉本来就是相通的,并不存在打通不打通的概念。而因为我曾经多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知道所谓打通任督二脉之说,并非指人体内精气自然流动,而是如何控制一身精气、阳气,使其更加圆转自如在身体最主要的两条脉络中‘有意识’地游走,起到炼气养神的功效…说白了,就是催动内息的时候,需要做到‘指哪儿打哪儿’!

    现在,方雅身上任督二脉出现淤阻,别说炼气养神,甚至连人体最基本的气血通畅都算不上!

    怪不得呢,刚才方雅会突然倒地,双手捂着肚子痛苦不堪…

    通则不痛,痛着不通…此时此刻我甚至觉得,这两句就是为方雅量身定制的至理名言!

    看来,这才是方雅身体上潜藏着的,我所‘不知道的事’!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你的泪滴像倾盆大雨,碎落满地,在心里清晰…”

    王力宏的歌声再一次开始回荡在耳边,我知道自己出现了幻听!

    而这种幻听现象,正是因为我的心乱了,慌了…

    努力静气平心,我想帮她消除病痛折磨,却苦逼地发现,自己无法做到立即探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因为舌下位于方雅的樱桃小口中,而会阴更没办法描述,简单讲,除非我彻底脱掉她的小内内,做那种只有情人之间才可能存在的旖旎暧昧举动…

    “方雅,雅…你倒是醒醒啊!”

    我睁开眼急赤白脸,汗水甚至模糊住视线,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璧人的模样。

    生平第一次,我那无往不利,甚至能够从鬼门关上救人性命的内视外窥术不再起作用,而内息也只能在她背部督脉上来回攒动,进入任脉的精气连十分之一的量都不到。

    束手无策中,我抱起方雅,觉得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发凉…心里明白,这是对方生命体征开始消失的前奏。

    我大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抱着对方的身子转来转去,只是依旧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时间流逝,终于,我再也顾不上许多,抱定‘宁可让对方在醒来后打死我,也必须豁出去试一下’的念头,终于下了狠心---麻痹的,老子左右也要干了再说!

    只是,我的心砰砰乱跳,如千面战鼓一起擂响…我犹豫着---会阴和舌下,我特么到底该选择哪里才好?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