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你不知道的事
    我叹息,因为我不知道除了叹气之外,在这个苦情的时刻还能如何表达自己的郁闷之情。

    如果贼老天愿意赏赐给我一个发泄的机会,我一定会脱口而出,麻痹的,我江枫竟然被一个娇弱女人给强上了!

    只是看着在冷风中哭得梨花带雨的方雅,我却实在狠不下心肠怒斥对方。

    可,我就这样接受她的要求吗?然后于t市这样一个沉闷寒冷的秋夜,在街头拥着一个半小时前仅仅和我是同事关系的女孩子热吻?

    而她方雅真正意义上的初吻,更不应该以这种方式给了我江枫这个登徒子!

    我苦逼着,而方雅则躲在我怀中泪眼婆娑着。

    于是,没有人注意到,在这里,在这样一个街边路灯下,我和她正在上演一出男默女泪的悲情戏…

    良久,我下了狠心,柔声却坚定地回答对方,“雅,这样叫你我可以接受,但我不能答应…”

    “江枫,你不愿意和我接吻是吗?你是觉得我方雅下贱对不对?”

    “没,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不配得到这样珍贵的,珍贵的…”

    我说不下去,无法表述自己此刻的心态。

    “那她郝茹呢?”

    方雅一下抬起头,放开环抱我的双手,转而捧起我那张已经有些扭曲而又被秋的凉刺激得冰冷的脸,问我,“你就配得上她郝茹是吗?江枫,你干嘛这样言不由衷?你干嘛啊你!”

    我苦笑,“茹姐的情况和你不一样的…”

    “是吗?怎么不一样了,你说!”

    “她,她单身,独自带着一个孩子,她很可怜…”

    “卑鄙、虚伪!”

    方雅骂着我,却依然紧紧捧着我的脸,“她可怜?你就因为可怜才上了她郝茹的床?江枫,请你告诉我,你爱郝茹吗?如果爱她,那你就不该用可怜这种词找借口,如果不爱,那你就是在玩弄女性,玩女人你知道吗!”

    我被她数落的心情异常沮丧,却明白话糙理不糙,人家方雅说得都对。

    于是我改口,“对,我就是爱郝茹!”

    “那你,你…江枫,你能不能向对郝茹一样对我?”

    方雅的眼中开始闪烁烈焰,表情和语气明显热烈起来,“你说啊,我方雅还是黄花大闺女,我比郝茹…我不会比她差的,无论哪方面,哪怕在床上我也能让你舒服…我,要是我不会,你可以教我…”

    我,简直了,我都快被方雅这种疯话,被她此刻的疯狂举动逼出精神病!

    我不想承认,但我却不得不怀疑,今晚的方雅太异常,是不是突发癫痫症?

    不敢再温声细语劝慰对方,我一下将方雅推开,冷着脸狠心道,“对,我就是爱郝茹,她是比不上你,她结过婚有孩子,甚至也算不上青春靓丽,但我就是爱她,喜欢她!方雅,醒醒吧,我不知道你今晚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我不喜欢你,更不可能爱上你!”

    “哇~~~”

    我的话令脸色灰暗,伤心欲绝的方雅失声痛哭,泪水从她那两只美好的,有些西方人种特点的深眼窝中滚滚落下,继而又在失魂落魄中,干涩在自己的脸庞上。

    我想要帮她擦掉泪珠,不由自主伸出手,却在距离方雅俏脸几公分的地方顿住,似乎那里存在着一堵无形的气墙,将我的手生生拦住…

    “江枫,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呜呜呜…我,我…”方雅泣不成声,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再也忍不住,终于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叹息道,“傻丫头,你这是干嘛啊,我们之间怎么可能呢?我和你好,除了耽误你之外,根本不可能为你带来任何益处的!我江枫家境普通,父母还在西北老家…我在t市买不起房子,甚至曾经差点不能留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而且我脾气很不好,仕途上也没有什么强势的助力帮衬,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以后还会不会在沙山女监工作下去…唉,你到底让我和你说什么才好?你跟了我,你究竟能够得到什么?”

    洋洋洒洒,准确说断断续续心疼着她说了这许多,我以为方雅多少应该能听进去一些吧,然而结果却令我更加无奈---方雅忽然从我胸口仰起小脸,挂着晶莹却已经冰冷的泪珠对我说,“江枫,我不管,我不想听那么多!你的情况我很清楚…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要我或者吻我,你选一个吧!”

    “如果我都不选呢?”

    “都不选…”

    方雅一下放开我,凄惨又悲伤地笑着,“是的,江枫,你可以都不选,我是一个弱女子,是个小女人,我没办法强迫你…可,我伤害我自己总可以吧?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说完这句话,方雅转身,开始向远处跑。

    我想要追上去,双脚却宛若钉在地上,愣是迈不出脚步。

    渐渐地,眼看方雅修长窈窕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黑暗里,她却猛然瘫软,就像电影慢镜头播放,向地面上萎顿下去…

    我呆住,紧接着又带着双脚麻木的感觉向前狂奔,口中喊着,“方雅,方…雅,你这是干嘛啊,你怎么了啊?”

    几十米的距离,我竟然跑得气喘吁吁,心头就像着了火,不知道方雅到底发生什么意外了!

    弯腰抱起她,我惊骇地发现,方雅竟然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若不是她还能半睁着眼看我,我一定以为她已经昏迷。

    “雅~~~”我叫,眼泪也禁不住流出,“你这是干嘛啊,你,你…”

    “药…药,给我药…”

    “你说什么?什么药?在哪里?”

    我顾不上许多,伸手在方雅的口袋中、坤包中翻着。

    “没,没在身上…在我家,在…我床头那个白色小瓶子里。”

    说完这句话,方雅头一歪,倒在我怀中,失去知觉…

    这时候,不知哪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大半夜扰民,在屋里放着音乐。

    抱着方雅向之前电话里她告诉我的住处狂奔,那歌声却悠悠扬扬挡也挡不住侵入耳膜。

    我听出,那是王力宏的歌,《你不知道的事》!

    于是,在这该死却动听哀婉的歌声里,我脚步如飞,却泪如雨下…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