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给我一个初吻
    感谢大家月票...会爆发的!

    ---

    “江队,不好回答是吗?”

    方雅继续其锲而不舍的劲头,非要让我给出一个明确答复。

    事实上,如果换成别的方面,比如在工作上,我肯定对方雅这份执着高看一眼,甚至觉得她会是我最好的帮手,最佳合作伙伴。

    但此时此刻,我却觉得她太过执拗,干嘛非要在这种很暧昧的问题上,得到一个肯定的解答呢?

    难道她方雅不知道我江枫早就心有所属,准确说名草有主,我就算想和她突破一层关系,发展得更加深入一些,她难道就真的愿意做那个…小?

    半晌,我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掏烟点火,徐徐将烟圈喷出各种不同的形状,这才开口,“方科,事实上,我是不怕的…”

    “你不怕什么?”

    “我不怕自己多一个女人!”我有些来气,索性挑衅地说出这句话,特么的,我直接挑明算了!

    方雅的娇躯在我怀里抖了一下,却没有躲开,反而像是怕冷一般竟然伸出手从后面抱住我的腰,叹了口气说,“哎,你们男人啊,占便宜谁会怕呢?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便宜不占不占,占了也白占…你们呐,一个个都是吃了腥然后抹抹嘴就走的坏家伙。”

    我苦笑,“方科,咱们现在这样子,你不觉得有些暧昧吗?”

    “别叫我方科,叫我方雅,或者…就叫我…雅,好吗?”

    她终于抬起头,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敢迎着我的目光,“江枫,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雅,行不行?”

    “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人家都说了是没人的时候!我一个大姑娘家家的都不在乎,你江枫还是不是大老爷们,干嘛畏畏缩缩?”

    我站定,继而以一种探寻、质疑、忐忑的目光回应对方,“方雅,我叫你名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唉,直说吧,咱们原本不是应该说汇报演出的事儿嘛,怎么现在反倒说起这个了?”

    “我不管!”

    方雅倔强起来,“江枫,此时此刻,我已经不想回避,更不愿意将自己的心思像以往那样默默藏在触碰不到的角落,我方雅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你有喜欢的女人,岚澜算是一个吧?哼,前几天你和程瑶馨从楼上掉下去…别以为我猜不出来,她一定也是喜欢你的,她是不是同样为情所困?”

    我没话,只能闷头抽烟。

    方雅又说,“你一定很奇怪,我和你的确没有太多交集,我们本不该发生什么…可是,我却更搞不懂,你和郝茹呢?按说你们俩打交道的机会更少,干嘛你却和她…你们,你们是,是情人!”

    这句话令我大惊失色,甚至于手指缝夹着的香烟一下掉在地上也懵然不知。

    身体有些发颤,我问对方,“方雅,你干嘛这么说,我和茹姐又怎么了?你告诉我,你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哼,那次在市里,你们在‘津沽一串’一起吃饭,还带着郝茹的儿子,你…你甚至喂她吃东西!江枫,那你告诉我,你和郝茹也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吗?如果这样也算的话,你干嘛不在咱们沙山食堂,一个个喂过来,喂所有女管教吃饭!”

    我彻底没话了,被她打败,甚至于在方雅的质问声中,脚步都有些踉跄!

    深感私情的可怕,而这种见不得光的地下情,如果一旦被曝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仅仅只是方雅的私下质问,已经令我心惊胆寒,这要是弄得尽人皆知,哪怕只是在我们沙山女监传得满城风雨,我就算还能扛着,可郝茹却肯定得死!

    深深呼吸几口冷冽的空气,我握住方雅的胳膊,有些恼怒,“方科…”

    “叫我雅!”

    “方科!!!”

    “叫我…雅!!!”

    我们四目相对,良久,竟然是我首先扛不住,躲开目光,叹息着说,“雅…你这是何苦呢?唉,我们…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还有,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上我?我江枫不过是一个刚刚转正没几天的小管教,惯常吊儿郎当,做事儿完全凭着感觉走…特么的,我自己都觉得在公务员体系里没办法混,你干啥却会喜欢上我?”

    的确,我没办法解释方雅的态度,更搞不明白这女人的心态。

    于是,在这个透着寒意的秋夜,我茫然,而且在这种茫然中,感觉到某种潜入着,此刻还没有彻底爆发出来的恐惧。

    说实在的,我怕了,怕自己生活里出现的这些女人们!

    我的心原本是一个整体,我大学三年的全部爱情只是给了一个名叫林芬的女人,甚至对李昕儿这样苦苦倒追我的青春亮丽女生无动于衷…那时候,我是多么简单而又纯洁!

    对,纯洁,就是这个词儿!

    心中未免有些悲哀,我江枫本不该是这个样子,我和许许多多陷入爱情中的男男女女一样,憧憬从一而终,向往宠着唯一一个女人,并且也被对方当做宝贝…

    可,这一切,曾几何时坚定在我心头的执念,究竟于什么时候改变了呢?

    它…被我丢到哪里去了?

    见我不说话,满面愁云,方雅或许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分,遂用双手抱住我,将头靠在我的胸口。

    我条件反射般想要挣扎,方雅却不容我推开她,不但越抱越紧,甚至将臻首抬起,踮起脚尖一下亲在我的嘴唇上。

    “唔~~~,方雅,方科,你别,唔~~~别这样!”

    方雅却不理我,狠狠咬着我的嘴唇,令我不敢挣扎。

    若是非要向后躲闪,我那个可怜的下嘴唇,恐怕第一时间就会从身体脱离。

    良久,方雅松开牙齿,惨笑着对我说,“江枫,你知道吗,这是我的初吻!”

    “...”

    “你,你干嘛不说话?你是不是觉得我方雅太不可理喻?我…我连接吻都不会,我只会咬你,我…呜呜,我是怕你推开我啊!”

    方雅一下哭起来,悲悲切切,而我心头那股怨念也在这哭声里,瞬间消失大半。

    我江枫,终究见不得女人掉眼泪。

    “呜呜呜,江枫,你是不是很奇怪,奇怪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喜欢你,对不对?那好,你抱我一下,给我一个真正的初吻,我就回答你,呜呜,嗯,嗯~~~”方雅哽咽,“并且我以后也不会再缠着你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