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3章 令我折磨令我忧
    “没事儿啊,您已经回答了!”

    方雅点点头,迅速在纸上记着。

    “下一个问题,如果时间并不充分,要求您在尽量短的日程安排中最大程度改造她们,您会怎么做?”

    “这个…”我开始沉思,不过却在方雅限定的半分钟内,还是遵照心里第一反应给出我的选择。

    我先反问道,“方科,她们的群体人数大概是多少?”

    “三十到五十名吧!”

    “有没有其他犯罪记录?或者说前科?程度怎么样?”

    “部分人有,但都不算重罪!”

    “哦,那好,方科,你也说了,给我的时间很短,因此我肯定无法做到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所以,出于犯罪心理和特种群体性行为心理,我会重新设定一种管理、教育、拯救她们的方案,主旨就是抽取其共性!”

    “比如呢?”

    “比如,”我想了想,“据我所知,每个成为小姐的女人,她们的初衷或者说堕落原因千奇百怪,因此肯定没办法从源头这种环节点归纳其统一心理特征。”

    “嗯,是这样的。”方雅点头,同时用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

    “但是方科,你想过没有,她们或者因为家里贫穷需要钱,或者因为虚荣心作祟,也可能上当受骗被人逼良为娼,甚至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理由…但是,当她们从事相当一段时间这种职业后,在心理上却一定会呈现出某种特殊状态,尤其时间越长,这种心理状态就会越显着。”

    “您说的是什么心理状态?”

    “麻木,麻木不仁!”

    我苦笑,“当一个人对生活失去希望,她所做的一切事情就只是按照设定好的轨迹,千篇一律的重复又重复,或者说惯性使然!方科,你想想,但凡有一丝机会脱离苦海,谁特么会一直这样干下去?卖肉…哎,千人骑万人滚,真是不可想象!”

    我点上一支烟,默默抽了几口,并将烟圈在空中吐出各种不同形状,这才又道,“方科您看,这些烟圈从我嘴里喷出来的瞬间,可能是圆的,椭圆的,不规则的…但最后,是不是都会化成一缕一缕直线,向各个方向散出去,最终没了踪迹?”

    “江队,您想告诉我什么呢?”

    “最开始的烟圈,就代表了那些可怜或者可憎的女人她们刚刚进入这种特殊行当的情况,而最后化作屡屡白雾消散空中,又代表其已经失去各自的个性,变成性状相似的同一族类。”

    我又解释,“我曾在网上关注过这个特殊群体,了解到一些她们的生活状态…首先,从作息时间来讲,她们基本处于昼伏夜出的情况!每当夜晚来临,这些女人就会打扮得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去站街,高级一点儿的会去宾馆、酒吧、夜总会、ktv、私人会所这种地方,然后又像是一个个货物那样,任客人挑选…”

    说到这里,我不禁为这些苦命的女人觉得有些心酸。

    黄、赌、毒沾不得,而黄,又排在三大害的首位,一旦进入这个职业,甚至可以说,很多女人的一生已经注定被悲惨填充,从而凄凉恓惶直到年老色衰,生命消逝。

    方雅若有所思,又问我,“那既然麻木不仁就是这个特殊群体的共性,您又有什么办法消除它呢?或者说,江队,如果让你来当那个改造教官,你会怎么拯救她们?”

    我点头,却又轻轻摇头,“方科,所谓麻木也只是存在于那些最为冥顽不化,甚至完全丧失生活希望的一少部分人。其实还有很多曾经短期做过吧女、舞女、三陪小姐、外围女等等性质的女性,她们大都会选择在一个特定的时期,从行当里跳出去,隐姓埋名或者改头换面开始新的人生。”

    “是啊,这就是她们的术语,冲凉(从良)!”

    “所以,”我凝视着方雅,将最后一口烟圈喷出,问她,“所以方科,您找我问的,应该是针对那部分最为顽固,并且对生活‘生无可恋’,索性就这么破罐子破摔下去的那些女人吧!”

    “嗯,江队,您说对了!”

    在咖啡厅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方雅的美目在这一刻散出几分流光溢彩,落在我脸上,竟然令我有些拘束。

    “方科,别这么看我,好像我是女性的…”

    “女性的什么?”

    “奶妈、保健医生、妇科专家、心理咨询师、大众情人…”我信口胡诌,有啥说啥。

    “其实你就是,难道不是吗?嘻嘻,你是我们所有人的‘知心姐姐’,哈!”

    我被她取笑,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太不仗义了吧!方科,我大晚上跑古来认认真真配合你测试,结果呢,你反倒笑话起我来了!”

    方雅就笑得更厉害,前仰后合的,好半天才止住笑意。

    “哎呦江队,你可真逗。”

    我看着她,一本正经道,“方科,我没感觉自己有什么逗乐的地方!”

    “哈哈,就你江队这种一脸痞相,却非要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就是最大的乐子!好了,说正经的,最后一个问题,江队,请你认真思考,然后如实回答我!”

    “ok!”我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喝掉最后一口咖啡,又点燃香烟准抽着,微微点头示意方雅可以开始了。

    “如果某些需要你挽救人生的小姐中,存在你的朋友、亲人、姐妹,甚至爱人,你没有时间苦口婆心劝导她们,却必须在一定时间内见到效果,让外人觉得这些风尘女子已经被你所感化…江队,我不问你怎么诱导或者教育她们,我只问你的手段,你,究竟会怎么做!”

    方雅的话说得有些绕口,我想了想反问她,“就是说,我面对亲人的时候,没时间教化对方,但却必须让某些人看到工作效果,是这样吗?”

    “是的…”

    方雅点头,又叹了口气,“唉,江队,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藏着很多疑问,比如,我干嘛非要和你说这些…江队,我保证会告诉你答案的,但现在我还是希望先听到您亲口说出自己会怎么做!”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